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解锁文化“密码” 擦亮城市“名片”

——民革天津市委会建言近代中国文化名城建设

发布时间:2022-07-30 09:48:56 来源:团结报

“天津之眼”摩天轮 新华社记者 孙凡越 摄

启动“天津夜生活节”,策划丰富多彩的特色市集和体验活动;打造“意风故事会”,为梁启超、曹禺等名人故居量身定制沉浸式体验项目;推出仿古“铛铛车”观光路线,串联意风区、天津之眼、德云社等热门景点……

7月12日,天津市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介绍天津意式风情区提升打造新亮点情况,再次将全国游客的目光拉向天津这座文化名城。

天津,位于中国三大平原之一的华北平原东北部,和北京相接,与渤海为邻。正如“天津”二字的字面意思,众多河流在这片滨海平原上交汇成华北最大的海河水系,连接着天津的过去与未来,造就了“银河渡口”的文化和经济奇迹。

天津历史文化有着怎样的特质?如何将之融入新时代城市发展整体脉络?不久前,民革天津市委会提出的“近代中国文化名城”概念为此提供了一种思路。

天津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

天津文化旅游景区古文化街吸引游客。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九河下梢天津卫呀,呀儿哟,咿儿呀儿哟;天津还有四面城啊,呀儿哟,咿儿呀儿哟……”这是半个多世纪前一直响彻天津运河的号子,如今只有在天津部分旅游区游船上能够听到。

天津因河而生、靠海而行,海河、京杭大运河、港口、码头、漕运等元素,可以说是其最直观的具象文化符号。同时,海河连接着运河与海洋,也连通着近代中国与世界,造就了天津中西合璧、古今兼容的独特历史文化和城市风貌,也注定天津的特色文化不只在商贸领域。

外界对天津的认识,除了漕运文化,往往是从一座座别具风情的历史建筑开始的。北京有四合院,而天津闻名遐迩的是小洋楼。天津的五大道街区,几乎同时汇集了近代欧洲最流行的建筑样式,2000多所遵循西方建筑风格建造的寓所,构成了后人口中的“万国建筑博览园”的美誉。20世纪初,中国政局多变,不少显要人物住进小洋楼,也让这里融入了中国主人的口味,成为东西方文化融合的最佳土壤。

与美轮美奂的西式建筑相比,天津传统街区毫不逊色。位于天津古文化街中心位置的天后宫,见证着漕运文化的兴盛;估衣街上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天津总商会是五四运动的重要遗址;“谦祥益”“劝业场”仿若内涵丰富的商业历史博物馆……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装进各类建筑的,是天津的“红色革命文化”基因、“现代化工业和科技文化”基础、“人民文化”气息、“现代商贸文化”氛围、和“东西方融合文化”历史。同时,天津还拥有梁启超、李叔同、曹禺、骆玉笙、冯骥才、冯巩等文化艺术大家,他们创作了大批人民喜欢的、讴歌祖国繁荣昌盛、民族复兴的艺术作品。

曾受邀参与民革天津市委会相关调研的民革天津市委会城市发展委员会委员、天津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建筑师陈喆对此表示,天津的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有很多可开发、可挖掘的资源,这些都是建设近代中国文化名城的有利条件。

让文化服务于高质量发展

天津杨柳青画社青年传承人在为其创作的年画作品进行彩绘。 新华社记者 孙凡越 摄

位于海河北岸的意大利风情旅游区,脱胎始建于1902年的意大利租界。区内保存有200余幢意式建筑,街区风貌独特,是目前亚洲唯一保存良好的意大利风貌建筑群落。如今,这里被赋予了建筑文化之外的新内涵,以外地旅游者“打卡地”、天津本地人休闲场所的新身份诠释着中国人的自信。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竞争力的重要标志,是推动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天津有14处历史文化街区、超过800幢历史风貌建筑。像意风区一样,每一处历史文化街区,都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也有着可供开发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

“将这些文化背后串联的资源整合起来,以文化繁荣带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对于提高天津的城市影响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其意义不言而喻。”陈喆认为,在这一过程中,文化传承保护、艺术创作、旅游观光、休闲体验、创意挖掘,每一个方面都可以有其着力点。

天津目前在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陈喆建议,可以进一步丰富文化业态,除了依托特色文化的博物馆、艺术馆、展览馆、文化馆、画廊等,还可以在民宿酒店、旅游餐饮、文艺展演等多方面融合发展,同时引入高水平的文化领军人物和国内外消费人群。在形成文化产业聚集地的同时,满足消费者的精神文化需求,最终服务于天津的高质量发展,也让天津成为讲好历史建筑故事、讲好中国故事的窗口。

民革天津市委会则有一个更具体的设想——制定相应鼓励政策,把空置的楼宇装进先进文化的内容,形成展示近代中国文化和先进文化的文旅老街区或者文化不夜城,进而形成“近代中国文化名城”。配合天津丰富的山、河、海等旅游资源,使天津市成为文化艺术爱好者和旅游者的目的地,使文旅产业和文化消费成为天津市的支柱产业,为天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大都市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保护和开发两端同时发力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内景。 新华社记者 赵子硕 摄

2019年1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天津视察梁启超旧居时强调,要爱惜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不久后,天津在其公示的《天津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20-2035)》中,确定了“一城、双区、两带、多点”的整体保护结构。

天津五大道一角。 张剑羽 摄

如果说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城市的建筑及街区则是其灵魂的直接载体。从事历史建筑研究多年,陈喆说,文化,特别是历史建筑文化具有不可再生的宝贵价值,其开发建设必须遵循“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原则,不能搞大拆大建,不能磨灭其原有的文化符号和内涵特质。

事实上,天津早在2005年就首开国内先河,制定颁布了《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以立法的形式为历史文脉在建筑符号上的传承提供了针对性、操作性较强的法规依据。对于“特殊保护”的建筑,其外部造型、饰面材料和色彩,甚至包括主体结构、平面布局和重要装饰,都不能随意更改。据介绍,还有专人为854幢老建筑逐一临摹画像,颁发独一无二的“身份证”。

天津素有“九河下梢”之称,《天津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20-2035)》提出的“两带”(大运河文化带和海河文化带)是其保护和开发的重点。以大运河文化带的保护利用与发展建设为例,天津对区域沿线文物及遗存建立了保护清单,形成北洋大学堂、泥人张彩塑、杨柳青木版年画等文物保护单位55处、非物质文化遗产122项,所涉工程项目总投资达310亿元。

要建设好近代中国文化名城,如何在现有举措基础上,进一步在保护和开发两端发力?陈喆说,在建筑领域,首要的一点是坚持好“修旧如旧”的原则,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注入符合时代需求的文化内涵。“以意风区为例,我们向历史取经,按照一百多年前周边领事馆、教堂等建筑的形式和商贸活动情况,修复建筑外延,同时赋予其音乐、艺术等新的充满快乐与浪漫的内涵。”

“文化保护和开发也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过程。”陈喆表示,一代又一代文化工作者以对历史的尊重和谦卑投身文化传承事业,希望我们这一代人也能够担负起这样一种责任,既要把文化名城建设好,也要讲好天津故事、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华优秀文化的内涵越来越丰富、家底越来越厚实。(黄昌盛)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