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新时代赋予文学以新的使命——专访青年文学批评家、《小说选刊》副主编李云雷

发布时间:2022-08-13 10:13:36 来源:团结报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为我们打开了新的视野,带来了新的经验,也赋予文学以新的使命。近年来,文学界涌现许多优秀作品,比如徐怀中的《牵风记》、梁晓声的《人世间》、阿来的《云中记》等,既是艺术上精品,也体现了社会价值观,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新时代文学“新”在何处?文学如何更好融入现代传播格局?在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之际,青年文学批评家、《小说选刊》副主编李云雷就文学界一些热点问题接受了团结报记者专访。

李云雷,1976年生,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小说选刊》副主编。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委员会委员。著有评论集《如何讲述新的中国故事》《重申“新文学”的理想》《当代中国文学的前沿问题》等;著有小说集《父亲与果园》《再见,牛魔王》《到姐姐家去》《沉默的人》等。曾获2008年“年度青年批评家奖”、“十月文学奖”、《南方文坛》优秀论文奖、《当代作家评论》优秀论文奖、冯牧文学奖、茅盾新人奖、鲁迅文学奖理论批评提名奖等。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由杨佳音担任导演,苑彬编剧,改编自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梁晓声同名小说的现实主义话剧《人世间》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正式开启首轮演出。 史春阳 摄

走出娱乐化消遣化主题性创作让文学更关注宏大主题

“十年来文学界最大的变化,在于整个格局的转变。”

20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着大众文化的崛起,一套以市场为中心的出版发行机制逐渐形成。市场化在促进通俗文学、类型文学发展的同时,也催生了大量低俗、庸俗、媚俗的作品,在整体上突出了文学的娱乐、消遣功能,而削弱了传统观念中文学所具有的认识世界、启迪人生、塑造艺术品格的功能。

这种市场经济和资本运作的模式,让严肃文学在文学市场乃至整个社会领域逐渐边缘化,失去了对世界观的塑造、引领作用。“尤其是网络文学兴起之后,文学娱乐化趋势更强,不注重跟现实人生的联系。一路开挂、打怪升级的‘爽文’备受年轻人的喜爱,文学创作也更多向这种模式倾斜。”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提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这一要求的提出对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学艺术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新时代以来,文学界娱乐化、消遣化的发展趋势得到了极大扭转,文学风气整体改变,文艺格局得以重塑,文学主题与民族复兴的宏大主题紧密关联。

“主题性创作”是新时代下产生的一种新的创作类型,即用文艺的方式去表达国家的重大的主题。近年来,我国涌现出一批重大主题性文学创作的优秀之作,如重大工程建设主题、脱贫攻坚主题、纪念改革开放主题、庆祝建党百年相关主题等,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反响。这是文学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问题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充分体现,也是中国作家讲述中国故事的突出成就。

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在李云雷看来,主题性创作不仅对于展示国家成就有着重要作用,还有助于作家打开视野、提升创作水平。

“作家大部分都是个体化的劳动,主要写的也都是自己的身边人身边事。主题性创作的出现,给作家提供了一个深入其他领域生活的契机,走出个人生活、走出书斋,避免陷入想象中的世界,真正去接触和感知时代的重大变化。”李云雷说。

在重大主题性创作中,也要注意一些问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要注意避免人为地拔高人物形象、脱离事物发展的内在逻辑塑造形象、硬套主题。违背生活内在矛盾、一味按照某种先验逻辑去进行创作,其作品往往干瘪、生硬、面目可憎。李云雷认为,主题性创作要走向高峰,必须首先尊重生活的内在逻辑与艺术的自身规律,只有这样,才能让主题性创作真正贴近现实,更具有艺术的说服力与强大的感染力。

徐怀中的《牵风记》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促进精神交流认同 对文学冷热及其本质的思考

“文学占据文化界中心位置的那个历史阶段是很难复制的,在当下,文学需要寻找到新的定位。”

从“五四新文学”到“新中国前30年文学”,文学在当时的社会发展进程中起到了重要的思想文化启蒙作用,因而占据了整个文化界的中心位置,可以算是文学发展的辉煌时期。

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无论是从事文学工作的人还是普通读者,知识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电视、互联网等技术的普及,给大众提供了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更多渠道,人们不再需要仅通过文学来接受新知识。加之市场经济的冲击,文学的娱乐化倾向愈加明显,由此引发了文学界对于人文精神危机以及文学价值失落等问题的激烈争论。

当下,新的媒介不断涌现,对于文学的发展是机遇也是挑战。在李云雷看来,文学要突破、要发展,就要认清并接受现实,并积极寻找自己新的定位。“文学要跟新的媒介媒体结合,融入新的现代传播格局。”

新时代,文学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其本质和功能。本雅明在《讲故事的人》中谈到,远古时期原始人围绕着篝火讲故事,这是阅读和写作的最初形态,正是通过听故事和讲故事,他们才驱散漫漫长夜,建立起共同体意识,这也是文明的起源,故事是与人类文明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李云雷认为,文学的本质就在于人们能够通过故事表达情感,通过彼此互相交流形成精神上的认同。“无论什么时期,无论文学的形态如何转变,这一本质和功能都是一直存在的。”

奋力铸就艺术高峰 新时代文学呼唤更多精品佳作

“新时代文学要更加有自信,期待更多反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佳作出现。”

“新时代文学是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凝聚伟大复兴精神力量的文学;是以人民为中心,激励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文学;是以提高质量为根本,奋力铸就艺术高峰的文学;是以创新为动力,勇于拓展新空间塑造新形态的文学;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文学;是主动融入现代传播格局,有力证明文学地位价值尊严的文学;是参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体现广大人类关怀的文学。”2021年12月,中国文联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召开,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张宏森在工作报告中用七个部分阐述了什么是新时代文学。

为进一步推进新时代文学发展,近期,中国作家协会启动了两个具体的创作计划——“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和“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致力于不断提升新时代文学的创作质量,让广大作家有实践的抓手。

8月1日,“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在湖南省益阳市清溪村启动。清溪村是著名作家周立波的故乡。20世纪50年代,周立波从北京归来,以家乡为原型,创作了反映中国农村深刻变革的长篇现实主义力作《山乡巨变》。据了解,“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是一项长期开展的文学行动,第一阶段自2022年开始,共5年,由作家出版社具体承办。起始阶段主要通过全国性稿件征集和中国作协各部门专家推荐,遴选和发现潜力作者和作品。作品体裁须为原创长篇小说,内容主要展现新时代中国农业、农村、农民在经济、生活、文化等方面的巨大变化。

“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于7月31日启动。该计划由中国作协牵头,主要对以长篇小说为主的优质选题提供支持,目标是立足新发展阶段,创新文学发展理念,广泛搭建平台,整合文学创作、生产、传播、转化各环节的中坚力量,依托全国重点文艺出版社、重点文学期刊等,从作家创作、编辑出版、宣传推广、成果转化、对外译介等多方面统筹协调,形成联动机制,推动文学精品的传播、转化,彰显新时代文学的价值。

“这两个计划能够充分发挥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积极性、创造性,调动各方力量,推动新时代文学高质量发展。我认为以后会对整个文学界的面貌产生极大的变化。”李云雷说道。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都处于飞速发展与剧烈变动之中,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日新月异的变化。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目前也存在着如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解决阶层固化等诸多社会问题。可以说,当代中国经验的丰富复杂超越了以往任何时代,在世界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各种矛盾与问题交织,但又前途光明。这一切都为中国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且独特的素材。

“如果有作家能够把这些东西写出来,我觉得不光是对我们中国的贡献,也是对世界的贡献,这也是一种文化自信。”李云雷表示,“现在已经有一些作家在做这方面的探索,比如罗伟章的《谁在敲门》、阿来的《云中记》、胡学文的《有生》等。期待未来有更多的反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优秀作品。”(团结报记者 邵宏华 见习记者 王佳雯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