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把握中华文明特质 汲取文化自信力量

发布时间:2022-08-20 10:27:47 来源:团结报

4月1日,游客在山西博物院参观展览。当日,山西博物院“文明摇篮”“夏商踪迹”“佛风遗韵”三个展厅完成改造提升工程,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游客。 张云 摄

6月26日,观众在南京博物院参观“晋国”特展。展览展出了来自山西博物院的231件(套)精品文物,通过“河汾骄子”“争霸春秋”“余烈三晋”三个单元,集中展示了我国古代晋国从“桐叶封弟”到“三家分晋”的历史。图为展出的荀侯匜。 泱波 摄

7月16日出版的第1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把中国文明历史研究引向深入,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文章指出,经过几代学者接续努力,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等重大工程的研究成果,实证了我国百万年的人类史、一万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文章强调,要深入了解中华文明五千多年发展史,推动把中国文明历史研究引向深入,推动全党全社会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就是要从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真正理解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深刻认识、认同中华文明,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

我们的文化自信,根植于中华文明的古老性、原生性、连续性、包容性。其一是中华农耕文明的本土原发、内生发展。距今两万年前的沁水下川、一万年前的浙江浦江上山等遗址,展现了华夏先人驯化野生动植物、培育农作物、养殖家畜家禽等农耕文明的初萌发端。距今八千年左右的河南贾湖遗址,再现了先民种植水稻、饲养家猪的农耕景象,由此耜耕农业走上历史舞台。距今五千多年前的浙江良渚遗址,宽大田埂纵横交错,河道沟渠规划有序,描绘出一幅大规模犁耕稻作的农业场景。及至仰韶晚期与龙山早期,农具与农地、工器与工况、生业与生境之间的适应、契合,协同迈入了一个新境界,农耕业、养殖业及分离而出的手工业达到了专业化、规模化生产的新高度,为原始农耕文明向早期文明化迈进提供了强有力的生产力支撑。我国是粟、黍、稻、桃、李等农作物的原产地,是最早饲养鸡、狗、猪、蚕的国家,本土生发的农耕文明为中华文明的萌发进化奠定了坚实基础、指引了发展进路。其二是中华文明的早期发轫、先行开化。距今五千八百年,黄河、长江、辽河的部分区域文明肇始起步;距今五千三百年,中华大地广大区域文明成型定格,良渚、陶寺、石峁、二里头大遗址,展示了当时阶级分化、社会分工、都邑建设、王权政治、早期国家等文明社会的鲜明特征,实锤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华文明是原生早发的本土文明,是我们的先祖先民在中华大地上耕耘、劳作中萌发、生长、结晶的文明形态。中国版的文明社会标准是对世界文明起源研究的原创贡献和丰富拓展。其三是中华人类史、文明史连续进化、绵延不断。从一百七十万年前的元谋人,到一百多万年前的蓝田人、五十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十万年前的丁村人,再到一万年前的柿子滩遗址,从五千年前后四个都邑性遗址以及众多的区域性聚落文化遗址,到商周秦汉,再到隋唐明清,五千年中华文明没有因广域深重的自然灾难而完全中断,也没有因域外异族的进占侵掠而彻底打断。能够一直传承下来的文明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特的、自己的、有活力的文明形态。中华文明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没有中断、持续进化的文明。其四是中华文明的开放兼收、包容吸纳。中华文明从来不尚固步自封、闭关锁国,而是海纳百川、兼收并蓄,既有广布各地的南稻北黍的早期农业文明,又有独特悠远的游牧文明和海洋文明,并始终以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作为华夏文明的历史地理枢纽。史前阶段中原地区与良渚、红山、石峁、屈家岭、石家寨等区域文明相互吸纳、交流,形成了“多元一体”的演进格局与文明特质。交流中孕育新质,融合中走向一统,这是中华文明的持久生命力所在。

结合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与史前史研究成果,学界概括出了“多元一体、兼收并蓄、延绵不断”的中华文明特质。上述古老早慧、自成一体的文明演进脉络,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文明本土原发、早期发轫的优异秉性和卓越品质。有鉴于此,建议在通行的中华文明特质表述中,增加“原生早发”一词,使其更加完整、科学、准确。 

我们的文化自信,来自于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的独特贡献以及交流互鉴。两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制作出条纹陶,一万两千年前就会用“双料混炼”技术制作“陶雏器”,四千二百年前制作出原始青瓷,到唐代瓷器制作技艺高度成熟,宋代名瓷名窑遍及大半个中国,明清时代从制坯、装饰、施釉到烧成已近极致,以“瓷器之国”载入人类陶瓷发展的史册。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的国家,在六千年前就饲养家蚕,四千年前就能缫丝并织出最原始的帛,到商代蚕丝业已较为发达,西汉以后丝绸输往西亚和欧洲各国,开辟了陆上海上两条“丝绸之路”,赢得了“赛里斯”(意即“丝国”)的美誉。我国的玉器及玉文化走过了八千年的悠久历史,在新石器时代,玉是沟通天地的使者;夏、商、周三代,玉融入了国家礼乐体系;秦汉以后,玉更成为修身喻德的象征。从唐宋至今,玉器及玉文化备受推崇,成为中华文化独有的文化现象和个性特质。还有商周时期的复合范青铜铸造技艺,古代“四大发明”,世界科学史上唯一葆有活力的古老学科——中华医学,至今仍然生机盎然的古老文字——方块汉字,都显著地改变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

中华文明既推动了世界文明发展,也在积极吸纳借鉴域外古老文明成果。五千年前小麦、黄牛、绵羊、冶金术从西亚陆续传入,两汉、南北朝时期胡麻、胡饼等“胡”字辈食物,明朝时期番茄、番薯等“番”字辈食物,清末、民国时期洋芋、洋姜等“洋”字辈食物传入中国,历朝历代还有西方的珠宝香料、玻璃器皿,中亚、西亚的穿着、音乐、舞蹈等陆续进入中原。交流中借鉴,学习中吸纳,引进中改造,中华文明迸发出更强的创新动力与发展活力。

我们的文化自信,有赖于中华文明的进一步发掘、普及与传播。文化是最深沉的力量,历史自觉和文化自信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竭动力。中华文明的传承创新,有赖于文明的深度与厚度的继续拓展,有赖于文明的普及性与认知度的接续扩展,有赖于文明的国际性与影响力的持续延展。为此建议,一是深化考古工作。继续推进文明探源工程,密切学科协同,加大豫西、晋南中华文化核心区、主体区的重要遗址发掘力度,抓紧整理出版考古成果报告,把最新探源成果编入教材、走进课堂,丰富历史内涵。同时,创新应用“二重互证法”,强化考古工作与传世文献、历史传说的结合,深化五帝时代、夏商时代的文明形成研究,延伸历史轴线,增强历史信度。二是活化展览展示。加强重要遗址博物馆与考古公园建设,扩大公众考古参与度,加快文物数字化步伐,拓展考古研学旅游活动,丰富鲜活地展示早期文明成果,让公众在活化的历史场景中与古人握手,与时空对话。三是强化国际交流。增加遗址考古国际合作项目,提升国际性考古学术会议的层次与频次,用外国人能听得懂的方式讲好中国文明故事,发出中国声音,提供中国方案,增强考古学国际话语权。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璀璨绚丽;在融合中创新,互鉴中进步,传承中光大。现在我们可以自豪地站在一直以来先祖们耕耘开拓的中华大地上,自若地使用自己古老独特的汉语语言和方块文字,自信地面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古老的民族、经典的文明和现代的国家,阐释中华文明的发展路径,揭示中华文明未断线、未折裂的一体化演进脉络,描绘多元一体、融合一统的中华文明图景,展示勤劳、包容、平和、自强的中华文明气质,盘点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独特而卓越的贡献。五千年文明史铸就了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和卓尔不群的文化品格,焕发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精神力量,我们怎么能没有历史自觉和文化自信。这就是我们的底气所在,这就是我们的自信所依,这就是我们的发展所系。

(作者张复明,系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民革山西省委会主委)

[ 责任编辑:刘雪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