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亦悲亦痴亦勇的郁达夫

发布时间:2022-09-22 08:53:23 来源:团结报

郁达夫

近日,笔者展读文史学者蒋增福先生和浙江师范大学陈其强教授合编的《走近郁达夫》一书,对郁达夫有了更深的了解。

郁达夫的一生,是悲情的一生

郁家祖上几代儒医,然而,到了郁达夫出生时的19世纪末期,富春江畔这个曾有“郁半街”之称的中产之家,也逃脱不了经济凋敝的冲击。郁达夫3岁时父亲去世,一家七口失去了唯一的依靠。郁达夫说自己“经验到的最初的感觉,便是饥饿”。

1907年底,郁达夫因成绩优秀跳级升入高两年的班级,他想买一双皮鞋。郁母无钱,只好带着郁达夫到皮鞋店去赊,结果从下街到上街,没有一家皮鞋店愿意赊欠。当郁母想要将衣服拿去典当时,郁达夫哭着抱住郁母的腿不放。母子俩哭成一团。

1913年,郁达夫跟着长兄郁曼陀东渡日本留学。在日本学校的体育课堂上,体质瘦弱的郁达夫被特务曹长一拳打倒在地,还被骂“东亚病夫”;在日本街上的一家咖啡店里,郁达夫被日本学生辱骂。

郁达夫的婚姻,也并不幸福。郁达夫因为母亲的含泪相劝,勉强应承和孙荃结婚,由于没有爱情,婚后没有什么乐趣,加上郁达夫工作不稳定,经济拮据,夫妻间经常吵架。

郁达夫与第二任妻子王映霞的婚姻,也在国家危难的大背景下走向破裂。郁达夫自言:“据映霞说,是因为我平时待她的不好,所以她不得不去另找一位精神上可以慰藉她的朋友;偕她到武汉以来,她每日每夜,对我愁眉苦眼,讨恨寻仇。一场口角,她竟负气出走,我在《大公报》上登了两天寻人的广告,又大大激怒了她。”

1937年,日本人占领富阳鹳山,郁达夫的母亲偷偷爬到山上的一个石洞里躲起来,再也不肯出来。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绝食而亡。

1938年,主张抗战的郁达夫遭到了国民党御用文人的攻击和诽谤,甚至对他的家庭纠纷也进行不堪的讥讽。国破家亡,郁达夫被迫出国,流亡海外。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郁达夫听到消息欣喜若狂,因为他从新加坡撤退到苏门答腊岛隐姓埋名,备尝艰辛已达三年。然而,万万没有想到,1945年8月29日,日本宪兵将郁达夫骗出家门,劫持上车,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将他残忍杀害。

郁达夫的一生,也是痴情的一生

郁达夫痴迷于读书。杭州梅花碑的旧书铺是少年郁达夫最喜欢去的地方,只要口袋里有一点盈余,他就会跑到那里淘书。在杭州求学期间,郁达夫的唯一娱乐就是到杭州街头的旧书铺看书买书。

1913年,郁达夫结束蕙兰中学的学业,回到富春江畔的夕阳楼索居独学。每日清晨,郁达夫一起床,总是不洗脸,就开始读一小时的外文,吃过早饭,回到楼上,拿出《资治通鉴》和《唐宋诗文醇》,端坐在书桌前,开始读国文,直到中午。

日本留学期间,郁达夫在入东京帝大之前的四年里,阅读了俄、德、英、日、法等国的小说1000多部。他到学校阅览室借书,往往是从书架上的第一栏第一本到第几本整批地借。整批借,整批看,一批看完,再看下一批。他嗜书如命,博览群书,兼收并蓄。

郁达夫在写作上,在办刊上,更是满怀着热爱,痴迷其中。《沉沦》《怀乡病者》《春风沉醉的晚上》……郁达夫的小说约44篇60多万字。《钓台的春昼》《故都的秋》《怀鲁迅》……郁达夫的散文众多,包括他的抒情散文、游记、杂感、政论、随笔、书信、日记、自传以及序跋、评论等各种门类的作品约117万余字。《自叙诗》《乱离杂诗》《满江红》……郁达夫一生共创作了600余首诗,10余首词以及断句对联等40余则。

郁达夫前后一共负责主编过11种报纸副刊和杂志,最多同时编8种,所有这些都并非挂名,而是自己动手。郁达夫为《创造》创刊号赶写中篇小说《茫茫夜》,翻译王尔德的《杜蓬格来》序文,撰写《艺文私见》及《编辑余谈》;为支持鲁迅,郁达夫和鲁迅合编《奔流》月刊;郁达夫兼任《星洲日报》代主笔期间,每天笔耕总要四五千字。

郁达夫的一生,更是勇敢的一生

1912年春天,郁达夫从杭州乘坐夜航船回家乡富阳,在三江口附近遇到了强盗。被洗劫一空的旅客推举郁达夫代表大家到县衙告状。年仅17岁的郁达夫没有退缩,写好状子,借了长衫,像模像样地进了县衙,第一次见到了民国后的“县太爷”。

1912年9月,郁达夫在美国长老协会办的之江大学预科学习,因不满学校厨师殴打学生,于是参与罢课,被学校开除。当时,孙中山刚把中华民国的临时大总统职位让给袁世凯,到杭州暂住。郁达夫勇敢地站出来,奋笔疾书,写好请愿呈文,带领闹学潮的学生,来到孙中山的临时寓所告状。

日本留学期间,郁达夫在一次讲演会上,怒斥有“日宪之神”之称的尾崎行雄。当时,尾崎行雄在会上对中国又是讽刺又是威胁,对中国留学生完全是一种“教师爷”式的训斥口吻。郁达夫勇敢地站了出来,指出尾崎行雄称当时中华民国为清国的常识性错误,并斥责他出口不逊,有失身份。郁达夫的反击使得尾崎行雄哑口无言,尾崎行雄借口有事灰溜溜地离开了会场。舌战尾崎,使得郁达夫在留日的中国学生中声名大振。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郁达夫不但没有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所吓倒,反而激发了他的革命斗志。在《诉诸日本无产阶级文艺界同志》一文中,他公开揭露了蒋介石的反革命真面目:“蒋介石头脑昏乱,封建思想未除,这一回中华民族的解放运动,功败垂成,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1938年,抗日战争的烽火燃遍了中国大地。郁达夫奉命到前线劳军。他驱车到黄河南岸看望守卫国土的士兵;他向台儿庄将士敬献“还我河山”的锦旗;他冒着敌人的炮火,接连视察山东、江苏、河南等战区。他用大量作品热情歌颂爱国军民英勇杀敌的意志,给将士们带来极大的鼓舞。

1939年,郁达夫在新加坡发起成立了文化界战时工作团,担任干部训练班主任,在炮火中训练青年干部。面对敌机的轰炸,郁达夫冒着生命危险,在炮火中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不畏缩。他不仅是一名作家,还是一位勇敢的战士。

郁达夫和难友们在新加坡沦陷时被迫渡海到荷属殖民地苏门答腊岛隐蔽。为掩护抗日文化人士的秘密工作和维持抗日文化人士的流亡生活,郁达夫化名赵廉,以老板的公开身份做起生意,集资开设赵豫记酒厂。由于郁达夫精通日语,竟被日本宪兵强聘为翻译官。郁达夫利用自己任翻译的方便,暗中巧妙而勇敢地保护着爱国华侨。郁达夫曾掩护当时华侨抗日领袖陈嘉庚,援救了许多被捕的侨领。因为汉奸告密,郁达夫的身份暴露。郁达夫暗中把朋友们转移到别的地方,留下自己与敌人周旋。他清楚知道自己已不能幸免,所以“每年岁首,例作遗言,以防万一”。

徐 军,作者单位:中共富阳区委宣传部)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