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首届民革榜样人物、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从人海寻人到科技寻人

发布时间:2022-09-28 08:59:50 来源:团结报

张宝艳,女,2015年4月加入民革,首届民革榜样人物,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现任全国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委员,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我在2007年自费创立宝贝回家寻子网站,2008年创建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至今免费帮助了9400多个家庭团圆。2015年4月我加入民革,2018年担任民革十三届中央委员、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通过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型政党制度的重要论述的学习,加深了我对多党合作的认识,对参政党性质、地位和作用的了解。中共十二大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十六字方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基本方针,也是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团结合作的指导方针。

宝贝回家作为民间公益组织,一直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将自己作为政府力量的有力补充,注重与各方面加强合作,共同致力于寻找走失被拐儿童,帮助离散家庭团圆。网站创立16年来,我每天超负荷工作,不分节假日,日夜工作在寻亲第一线。与寻亲人加强交流,随时沟通,及时了解需求,积极收集民意,改进工作方法。

宝贝回家主要是以网络为载体开展工作,最初我们的工作方式单一,基本上是靠志愿者一点一点分析排查,抽丝剥茧,深入挖掘,实地走访,直至寻亲双方团圆。这样的寻人方式有利有弊,利在于能有效培养志愿者的积极性,提高志愿者的参与度,弊在于耗费时间长,投入人力过多,甚至一个案例会出现几十乃至上百个志愿者全程跟进的现象。其中耗费的人力物力难以计算,投入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巨大。

这些年随着宝贝回家在社会上知名度的提升,很多爱心企业都关注到了我们,我也在不断地摸索新的寻人方式。今日头条是最早与宝贝回家达成合作的企业之一,经过多次商讨后,我们推出了“定向推送”寻人技术,寻家孩子王富,就是这个技术的受益人。他记得自己的家在山西太原,我们将他的寻人信息整理后发布在了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信息发布的第二天,就被王富的亲表姐看到,当即联系了我们,经过DNA鉴定,确认王富就是这家失散多年的孩子。仅仅一个晚上就让王富一家成功团圆,这不得不让人感叹科技的力量给寻人工作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这些年兴起的短视频平台,对宝贝回家的寻人工作也打开了一个新局面。我们通过短视频平台已经促成了200多个家庭团圆,其中时间最短的仅仅10个小时。

宝贝回家最早的宣传方式,就是街头设点,发放海报,以这样最简单最直接的渠道向社会各界扩散寻人信息。这样的宣传活动,往往持续好几天,循环一个周期,在多个城市同时开展,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这些年随着社会关注度的提升,我们的宣传渠道也变得多样化,不仅仅通过电视、电影等平台宣传,还有微博、微信公众号、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加入到爱心队伍中,与我们一起传播扩散寻人信息,帮助离散家庭团圆。

作为公益组织的领头人,我亲身感受了宝贝回家的蜕变。从十年前的人海战术,到十年后的科技寻人,不断改进的寻人方式,促成了越来越多的离散家庭团圆,寻人效率的提高,让几千个家庭在最短的时间内收获幸福,宣传渠道的拓宽,引发了全社会对离散家庭的关注。

与此同时,我也在与寻亲人不间断地保持着交流与沟通,特别是在当选民革中央委员与全国人大代表之后,我更加注重提高自己的履职能力,认真做好参政议政工作。

2015年,张宝艳(左一)、秦艳友夫妇获得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

在做好寻亲工作的同时,我通过QQ群、微信群、微博、抖音等各种平台,在个人账户上开通直播,与网友互动交流,征集网友意见。每年两会前夕,我都会与网友、寻亲人加强沟通,将与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整理成文,在两会上提交。这些年我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提交的与打拐相关的几项建议,诸如“修改拐卖犯罪诉讼时效”“加重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量刑标准”等,都在网上引起了网民热议,各网络平台的最高点击率达到9.6亿。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不仅组织志愿者积极抗疫,筹措物资,募捐善款,还积极投身抗疫一线,联系公益组织五家,筹集防疫物资价值八十多万元,充分体现了一位民革党员在关键时刻的责任担当。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参政议政是民主党派的生命线,它有助于我们党和国家的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和民意。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我将坚定捍卫“两个确立”、坚决做到“两个维护”,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勇于担当敢于作为,切实履行好民主党派成员职能,在新征程中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