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以人间烟火书写近代岭南变迁——读葛亮《燕食记》

发布时间:2022-10-08 09:29:10 来源:团结报

饮食里有传奇,有人生,也有历史。长篇小说《燕食记》是葛亮继《北鸢》《朱雀》后潜心耕耘的一部全新力作。该书以荣贻生、陈五举等厨师的人生传奇及饮食传承为线索,聚焦沉潜于寻常百姓日常生活的近代岭南美食文化流变过程,描摹中国近百年的社会变迁和世态人情,书写中国人共有的朴质的家国情怀和继承传统、改革创新的人文风骨。

六年前葛亮创作《北鸢》中即言:“中国人的道理,都在这吃里头了。”葛亮出生成长于江南,求学与工作在岭南20多年,跨地域的文化经历丰富着他的小说创作内容,岭南美食与故土佳肴的不同气象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北鸢》如此,《燕食记》亦如此。于岭南饮食江湖的构建中,他化身为一位“烹饪高手”,以笔为勺,化纸为锅,用岭南饮食为主料,辅以取自民间的粤菜烹饪技艺、方言习俗、传奇逸闻等佐料,出品一道貌不惊人却内含奇妙功夫、名为“燕食记”的菜肴,不仅引出观者味觉上的渴望,细品之后,内里乾坤直抵心灵深处,掀起万丈波涛。荣贻生继承了大案师傅叶凤池制作“双蓉”月饼的手艺,却独将一味盐的秘密藏在无字信里,让他去找寻、去体会、去明悟,缺少的这一味盐早已超越了食物制作的本身,蕴藏着“万物有序,相左者亦能相生”的哲理,这是师傅留给徒弟最重要的一堂人生课。京、川、粤、港等菜系原本各有特色,泾渭分明,看似难以调和鼎鼐,可随着多地人群迁入,多元文化融合,各种口味的菜式不断迁就与混杂,融合相生,如陈五举由师父荣贻生看着,做出的“鸳鸯”月饼,一块月饼里包裹着的两种不同馅料,“犹如阴阳,包容相照,壁垒分明”,而让它们“各安其事,相得益彰”的,是一片薄薄的、极具包容性的豆腐。

如果说《北鸢》展示的是在谦卑的骨头里,流淌着千里山川江河塑造的人文风骨,那么,《燕食记》则是以岭南饮食风物,呈现近代百年风云际会的磅礴气象。特定的历史时代里,酒楼茶肆、梨园寺院等满足民众饮食需求之地,常有五行八作各色人等聚集相会,书中数百位大小人物,他们生前身后镌刻的历史痕迹,其见证的浩大历史片段也会被食物所定格,进而串联起一部饮食背后的中国近代史。例如孙中山建立临时政府的政策大纲、确立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等重要历史事件,都是以杏花楼为背景商讨完成的。当荣贻生师徒二人随同钦楼落地香港,山伯陈五举与上海本帮菜馆“十八行”的女少东凤行相恋,为了爱情“叛逃”师门改做上海本帮菜,众多人物与“十八行”菜馆产生交集,每个人的故事串联起单一个体艰难求存,又彼此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香港生活,多侧面呈现近代香港的历史变迁和文化转型。当然,《燕食记》中的饮食,除却见证历史的跌宕起伏,补足宏大叙事的民间细节,更以饮食文化的微观书写来呈现中国传统、规矩和情感的传承。

诚如葛亮所说,“中国人是把饮食与人生连在一起的,饭菜的滋味就是人生的滋味”。饮食分南北,可饮食凝结的人生百味和历史记忆却是共有的,《燕食记》借以几代人的生命流转,抒发藏在一日三餐、碗中百味里的永恒冀望,顺着他的叙事和讲述,可一步踏入日常盛宴、冷暖人间,更会一眼望见民族复兴百姓富足的美好未来。(李钊)

[ 责任编辑:张翕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