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接待尼克松访华代表团的前前后后

发布时间:2022-11-17 08:46:25 来源:团结报

1972年2月21日,周恩来总理举行宴会, 欢迎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夫人访华。

1972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期间,中美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标志着两国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这件深刻影响20世纪世界格局的大事件背后,包含着外事接待人员为此付出的努力。

高效的接待筹备工作

从源头上讲,外事接待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从衣食住行等“庶务”方面,具体落实国际间统一战线政策的重要体现。早在延安时期,中共中央即从战略高度看待外国人来访,并对接待工作制定了明确方针。1944年7月,美国罗斯福政府派军事观察组赴延安。中共中央在《关于外交工作的指示》中强调:“我们不应把他们的访问和观察当成普通行为,而应把这看做是我们在国际间统一战线的开展,是我们外交工作的开始。”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接待美军人员的方针,陕甘宁边区政府交际处除在工作上予以协助外,还在生活方面“热情、周到,给予优待和照顾”。招待宴会上,当他们端出自制的西点时,“客人欢欣至极,他们难以想象在陕北穷山沟里还能制作出如此丰富的西菜”。交际处还腾出延安北门外联防司令部的几孔石窑洞,供美军观察组办公。从战略高度看待并做好接待工作,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真实了解“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团结抗战、实行民主的政策,和共产党领导下的敌后抗战力量”,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有力配合了国际间统一战线的开展。1946年,美军观察组撤离延安。时隔多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率391人的庞大代表团访华,接待工作再次被提上重要议事日程。

1971年7月16日,中美双方同时宣布了尼克松总统将于1972年5月前访华的消息。11月下旬,经中央批准,准备接待尼克松访华的任务正式下达各有关单位。代表团接待方面,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牵头成立总务组,于11月26日起在民族饭店办公,具体负责“尼随行人员、记者和技术人员的住宿、车辆、饮食、医疗、礼品选购以及其他生活方面的工作”。组长高富有(国管局)、副组长刘懋(北京市),下设生活供应组、交通组、卫生组、财务组和办公室等,抽调各有关单位1272人参加接待工作。11月30日,新华社发表公告:中美两国政府商定,尼克松总统将于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开始对中国的访问。

根据周恩来总理关于接待工作“十二月上旬见眉目,中旬基本完成,下旬全部落实”的指示,各项筹备工作迅速展开。美方人员主要安排在民族饭店的4至8层,另安排前门饭店备用,由北京市服务局从饭店系统调配中西餐厨师;共抽调137辆大小车辆及一定数量的备用车,另由北京军区支援120名司机;北京医院、协和医院负责外宾的医疗卫生工作,外贸部、商业部联系有关省市落实供应外宾的商品。

筹备工作中难度最大的,当属思想政治工作。对于接待美国人,当时很多同志都想不通。为此,专门成立了临时党支部,组织各单位办学习班,学习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同美国友好人士斯诺谈话纪要等文件,强调要从为社会主义祖国增光的高度,认识此次接待工作的重大政治意义。经过深入的组织动员和思想教育,大家慢慢转过弯子,“为能在贯彻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上增砖添瓦而感到自豪和光荣”,这才基本扫除了观念障碍。至1971年12月底,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接待美方先遣组

1972年1月3日下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亚历山大·黑格准将率美方先遣组抵达北京,为尼克松访华进行具体安排。先遣组一行27人入住民族饭店,于1月7日下午离京赴上海、杭州。其间,周恩来先后三次就接待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1月3日,接待组在向周恩来汇报工作时,他问道,民族饭店配电室在厕所里面,有不安全的因素,长期得不到解决,现在解决了没有?在场的几位同志未能回答。周恩来当即要求清除隐患,确保用电安全。会后,民族饭店立即着手新建了配电室。

1月4日,周恩来在听取接待工作汇报时指出,民族饭店窗子透风要解决,不仅外宾感冒了不行,工作人员感冒了也不行,窗帘该换的要换、地板要油,所有接待用的上海车全都改装为带暖气的,并要求北京市抓一下八大饭店的窗子漏风问题。遵照指示,接待车队为外宾乘坐的上海车连夜加装了暖气,并配备了棉大衣、棉帽、棉鞋等御寒衣物。

1月5日,周恩来再次询问窗子、窗帘、地板的问题如何解决。接待组汇报了外宾住房的解决办法后,他说,也要考虑中国人,当前把民族饭店、前门饭店的修缮工作搞好,“五一”前,先后将北京、新侨、华侨、和平、西苑、香山等饭店整修好。他还特别强调了食品安全的问题,指出要防止敌人破坏。

会后,民族饭店对所有钢窗加装了胶皮条(少数仍透风的窗子则采取了糊缝密封的办法),餐厅和客房的地板、家具重新油漆,客房的550部电话全部更新并维修了总机,联系厂家赶制了外宾住房的窗帘。长春汽车制造厂和上海汽车厂在尼克松抵京前,生产了10辆带暖气的大轿车,并对没有暖气的旅行车、大轿车采取了密封措施。北京市各供应单位对食品安全做了严格把关。

在周恩来的亲切关怀与具体指导下,接待组在衣食住行医等各方面的周到细致,给美方先遣组留下了深刻印象。1月5日,美方先遣组赴八达岭和定陵参观。时值北京下雪,道路湿滑,能见度低。赴八达岭途中,总统特别顾问约翰·斯卡利乘坐的4号上海车变压器失灵,车队当即用备用车作了更换。返程途中行驶到昌平南口附近时,黑格乘坐的1号红旗车脚制动发生故障。趁美方人员在十三陵石人石马前下车照相之际,车队迅速换了备用车,确保了行车安全。有一次,美方人员在民族饭店吃“菊花火锅”,围在一起又说又唱,为美味的中餐干杯拍照。总统副助理德怀特·查平问,核桃虾是怎么做出来的?总统新闻秘书罗纳德·齐格勒对红旗轿车很感兴趣,称赞车内装置好,询问什么样的木头这样好看。齐格勒患感冒后,服用六神丸、解毒消炎片等中药有效,向中方医护人员表达了谢意。随行医生切斯特·沃德中校赴北京医院和协和医院参观,称赞中国人是热情的主人。这些会场外的点点滴滴,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大大缩短了双方的距离感。1月10日,美方先遣组从上海启程回国。

接待美方先遣组,检验了我方的服务保障和应急应变能力,为随后接待代表团来访起到了暖场练兵、查漏补缺的作用。

接待访华代表团

1972年1月下旬至2月中旬,周恩来多次召开有关会议,研究布置接待尼克松一行的各项工作,确定了“不冷不热,不亢不卑,待之以礼,不强加于人”的接待工作总方针。

2月1日、2日,美方前站人员飞抵北京,带有上百吨各种物资设备。在首都机场,我方人员仅用3个小时就完成了上万件机器及行李的装卸运输工作。美方人员不禁鼓掌致谢并拍照,因为他们有比较:上次在别国机场装卸同样的设备,足足用了7个小时。

就在尼克松即将到访之际,发生了一起意外。2月6日凌晨3时许,美方一工作人员睡觉时抽烟,睡着后烟头掉下来引燃卧具。其人酣睡,对此毫无察觉。民族饭店六层服务员谷凤明正值夜班,忽见走廊有烟冒出,又闻到羊毛烧着的煳味。他当机立断,迅速取来两个泡沫灭火器,在两名同事协助下奋力敲开房门,推出外宾并将火扑灭。事后,中方及时向美方作了通报,并严格控制知悉范围,将事件影响降到最低程度。当晚7时许,美方先遣组领队、总统工作助理罗纳德·沃尔克在翻译陪同下,专程就失火事件向中方致歉,并当面向谷凤明表示感谢。夜半失火事发突然,所幸发现及时、处置得当,未造成人员伤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久,美方另一工作人员旧疾发作,诊疗后奉命提前回国。在机场,他对我方送行人员说道:“你们对我的款待,对尼克松总统访华代表团的工作人员的款待,这种热情,会像烽火一样在美国人民中传开。”

1972年2月21日上午,尼克松总统率团抵达北京,开启访华之旅。尼克松及主要随行人员下榻钓鱼台国宾馆,其他随行人员和中方工作人员入住民族饭店。2月的北京,先后下了四场大雪。遵照周恩来关于“车速要慢”的指示,中方接待车队反复进行雪地行车安全教育和演练。2月24日是安排美方代表团参观八达岭的日子。头一天下午和晚上,北京大雪纷飞。数十万军民连夜扫雪,将市区通往长城的道路清扫得干干净净;接待车队驾驶不同类型的车辆,提前奔赴八达岭验路。访华期间,代表团赴八达岭参观、机场迎送等大型活动,以及赴故宫、清华大学、四季青公社等61处地点参观,车队平安行驶达21万余公里。

1972年2月24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夫人等游览长城。

赠送外事礼品是接待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1971年12月,就以外交部驻外机构供应处为主成立礼品小组,着手进行筹划。中央确定,礼品分为特、甲、乙、丙、丁五级赠送,其中特级一份送尼克松夫妇,甲级两份送罗杰斯、基辛格。这批赠礼充分反映了我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精湛的工艺美术,连装潢费和木箱包装费在内不过数万元,花钱不多,效果不错。

随着尼克松在北京的行程渐近尾声,2月25日深夜,大批记者离京,民族饭店新闻室只剩下一名美国记者在工作。目睹此景,服务员主动为他送上热茶。这名记者当即在广播中说,大批美国记者已经走了,新闻室只有自己一人是外国记者,中国的工作人员仍然给他送茶水,态度始终如一。寒夜里一杯热茶带来的温暖,就这样通过电波传递到大洋彼岸。

2月28日,中美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当天,外交部礼宾司司长韩叙专程从上海打来电话,传达周恩来重要指示:“北京接待要照常进行,不能松懈,不能虎头蛇尾,不能出问题,要坚持下去搞好。”在京的接待组立即组织了传达学习。由于坚决贯彻了中央的接待方针,各项工作始终井然有序。美方电视中心通信专家理查德·菲斯克临行前,在桌上留下一封信,写道:“我的中国朋友们,再见,感谢你们的款待,愿不久再次见面。”

半个世纪前,中美“跨越太平洋的握手”震撼了全世界。在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接待尼克松访华代表团的各项工作顺利完成,不但有力配合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还为此后外事接待工作积累了经验。1972年至1975年,日本、法国、朝鲜、菲律宾、联邦德国、美国等国元首或政府首脑相继访华,代表团接待工作均沿用了接待尼克松访华的基本模式。

祁 峰,作者单位: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室)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