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音乐剧的民族化探索与创新

——以原创音乐剧《往事歌谣》和《江姐》为例

发布时间:2022-11-22 09:47:31 来源:团结报

音乐剧《往事歌谣》剧照

音乐剧《江姐》剧照

美国学者斯坦利·格林曾说过,“音乐剧从根本上说是漂亮的服装、快乐的舞蹈和轻松的富于情趣的音乐与台词组成的戏剧。”与古典的戏剧、歌剧、话剧、京剧等艺术形式不同,音乐剧是以音乐为主要载体和叙事媒介的现代舞台艺术。音乐剧的艺术样式源于欧美,是西方文化的产物,所以从题材内容到艺术表达形式都是非常西方化的。这种艺术形式艺术元素丰富、表达方式多样、风格样态活泼,深受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喜爱。

美与审美既有人类共同性,也有不同的民族性。源自西方的音乐剧在引入中国后逐渐开启了民族化美学的探索之路。近些年来,不少中国原创音乐剧在创作过程中,不是简单照搬西方音乐剧的模式,而是根据中国观众的审美和喜好不断调整创作理念。以《往事歌谣》《江姐》等音乐剧为代表,在题材内容和艺术表达形式等方面都做了大胆的民族化探索和创新。

中国音乐剧的民族性首先体现在题材内容的民族性。原创音乐剧《往事歌谣》和《江姐》讲述的都是中国人所熟知的人物、故事和题材内容。

《往事歌谣》是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西部歌王”王洛宾人生经历的音乐剧。该剧以1941年王洛宾被误关进沙沟监狱后的囚禁生活为线索,描述了在监狱里王洛宾结识了他的精神导师共产党员老罗、音乐挚友老白以及老罗一出生就生活在监狱里的女儿小力力。现实和回忆交叠,王洛宾带给小力力生活的美好希望,小力力带给王洛宾坚定音乐梦想的勇气。王洛宾渐渐醒悟,下定决心担起身为青年学子与中华儿女的责任。

《江姐》以共产党员江竹筠为革命事业英勇就义的真实历史故事为基础,讲述了在新中国成立前,重庆中共地下党员江竹筠在国民党军统渣滓洞集中营里坚守革命信念不动摇的英勇事迹。该剧用全新的视角聚焦江姐被捕入狱后的512天,生动形象地塑造了一组有血有肉的革命英雄群像。

音乐剧的艺术表达主要体现在音乐、舞蹈和舞台设计等方面。从音乐的民族性来看,《往事歌谣》和《江姐》都善于挖掘民族、区域文化中的资源并予以新的呈现。

《往事歌谣》的主要音乐元素大都取自中国西部的民歌和民谣,包括王洛宾采集并重新创作的《半个月亮爬上来》《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春舞曲》《达坂城的姑娘》等,此外还有《眼泪花把心淹了》等土生土长的西部民歌“花儿”。在主人公的演唱当中,也更多地融入了民族化的特别是西部少数民族歌曲的一些曲调、节奏和表达。《往事歌谣》的主题歌《望乡少年》虽然更现代、更浪漫、更富于时尚感,但其旋律依然没有脱离带着浓郁民族特色的西部音乐元素的支撑。

《江姐》的音乐一方面来自经典歌剧的部分旋律,另一方面也融入了如号子等四川重庆一带的民歌、民谣旋律素材。其中,江姐与渣滓洞监狱长黄锐津的对唱《本是同根生》、江姐和剧中小女孩娃娃的对唱《那一天》等,在引入川渝地方音乐元素方面体现得格外突出。

当然民族性也不是一个死板的概念,而是与时俱进的动态发展的存在,既表现在民族传统的传承上,也表现在时代性、创新性和现代性上。

《往事歌谣》中的歌曲《我要恋爱》和王洛宾与小力力的对唱《糖纸》等在民族传统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很多富于动感、更加明快的现代时尚元素。《江姐》对于歌曲《红梅赞》做了创新性的设计,改变了它以往的调式,带给观众听觉上新的体验。剧中也有经典版的《红梅赞》乐曲,这种新旧结合演绎的形式十分新颖独特。这些舞台上的设计、场景、彩蛋,都从不同的侧面说明,音乐剧《江姐》的内涵、风格和审美既有直面现实的冰冷与残酷,更有在爱与希望照耀下的温暖与感动。

从舞蹈的民族性来看,《往事歌谣》开篇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展现了西部辽阔牧场少男少女在放牧中热情歌舞的场景,带着浓郁民族风情;王洛宾与塞克等进入大西北后与当地百姓载歌载舞的场景,展现出开放、多情、热烈的西部舞蹈风采。《江姐》中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舞蹈段落也是随处可见,如剧中报童的群舞把川渝地区的舞蹈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杜疯子”的几段舞蹈夹杂着川渝一带的方言,用说唱加舞蹈的方式予以表达;而《绣红旗》中的群舞既有传统民族舞的基本要素,又加入了更加青春时尚的元素,看后令人赏心悦目,难以忘怀。

从舞台设计上看,《往事歌谣》的布景采用了大量带有西部风情的油菜花、牧场等场景,《江姐》则用了带有重庆特色的马头、江边等场景,各自呈现出非常浓郁的民族性特色。与此同时,《往事歌谣》的舞台不是简单地还原传统西部歌谣的状态,而是运用现代化的声音、交响乐电声以及旋转舞台给观众带来更新颖丰富的视听享受,营造出赏心悦目的沉浸式体验。15个可自由升降的牢笼、两层横空悬置的吊桥、再加上灯光和投影的配合,《江姐》充分运用现代舞台技术,仿佛将观众带入了那个黑暗阴冷的渣滓洞,视听效果可谓令人震撼。这些舞台艺术视听的表达元素相较于传统方式更立体、更丰富、更时尚,体现了年轻人所喜闻乐见的现代性的美学追求。

从中国原创音乐剧《往事歌谣》和《江姐》的创作中,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音乐剧要想收获创作与审美上的成功,离不开民族化的探索与创新,尤其是题材内容、艺术表达等方面。中国原创音乐剧在民族性的探索上体现出突出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美学自觉和美学自信,是根据中国人的审美理想、审美习惯和审美判断所作的一个创造性的选择。这种民族性的选择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应当得到充分的肯定和认可,这也是我们中国原创音乐剧所应当走的一条美学道路。(胡 冰)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