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最关注  >  
本期关注

做好京津冀的“加减法”

  京津冀协同发展,一个两年多以前提出的战略,要求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供给侧改革,从2015年底开始家喻户晓,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当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供给侧改革相遇,二者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三地哪些领域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又该如何去改?
 

本报记者 黄昌盛 通讯员 张剑羽

京津冀协同发展,一个两年多以前提出的战略,要求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供给侧改革,从2015年底开始家喻户晓,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当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供给侧改革相遇,二者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三地哪些领域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又该如何去改?京津冀三省市民革组织和党员为此进行了调研和探索,并于日前齐聚天津,召开“为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贡献”主题研讨会。

给过剩库存和产能瘦身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达71853万平方米,创下历史新高。如果按照我国人均30平方米的住房面积计算,这些待售住宅可供约1.46亿人居住。

民革天津市委会城建环保委员会副主任邵四华分享了这么一组数据。他分析指出,房地产库存总量过大且多集中于三四线城市,去库存任务艰巨而浩繁;天津等大城市也存在结构性、区域性的供需矛盾。“一是个别住宅区供过于求,二是非住宅库存情况严峻,三是保障房无法完全消化。”他说。

事实上,不只是房地产库存的问题,钢铁、水泥等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也相当严峻。如何针对这些过剩问题做好“减法”?

邵四华建议,从供和需两方面着手,达到去库存的目的。供给方面,出台政策支持跨界地产发展,重点发展养老服务业,分流现有库存的用途;需求方面,扩围公租房出租群体,在库存多的地区支持新市民和农民工购房。他还提出,建立完善的楼市长效调控机制,以科学规划促使平稳发展。

针对产能过剩的问题,民革河北省委会文化卫生专委会副主任王书波从长效机制方面提出建议。她表示,一要完善法律政策体系,创新行业管理方式,实现依法化解;二要完善激励政策,通过合理的创新驱动和有序退出机制,优化产业结构;三是创新政府管理,通过行政管理、绩效考核、信息公开等方面的改革,建立去产能的长效机制。

让人才和金融助力发展

世界95%的基础创新,是由科技型中小企业完成的。我国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了66%的发明专利、74%的技术创新成果、82%的新产品开发。而人才和金融的支持则是创新驱动改革和发展的重要支撑。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作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纲要,明确了河北省在京津冀产业分工中的主要定位——积极承接首都产业功能转移和京津科技成果转化。

然而在民革河北省委会看来,这一定位,也正是目前河北的短板所在。导致短板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端人才的缺失、高新技术的不足和由此诱发的资金外流。民革河北省委会呼吁,要从协调三地教育资源方面入手,提高河北的人才供给率。调整京津冀三地招生计划,实行京津冀三地统一高考试卷、统一录取标准,按考生报名或者参考人数分配录取学生比例。

相比于河北对人才的渴求,民革北京市委会更希望在金融领域下功夫。《纲要》提出北京金融管理、天津金融创新运营和河北金融后台服务的基本功能划分。这在民革北京市委会调研处处长刘家麒看来,很好地切合了京津冀三地金融的互补性,但相对分割的金融市场、配资不均的金融资源等仍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刘家麒认为,金融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应以异地业务同城化为目标,从强化金融协同顶层设计、推进政策制度创新、加大金融产品服务创新力度三个方面着力。

民革天津市委会科技教育委员会副主任齐成喜也把目光聚焦于以创新驱动供给侧改革。他建议,以科技型中小企业为核心,给予资源配置、财政扶持、产业集群培育、创新人才培养等方面的支持,最终形成以创新为驱动力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市场环境,助力京津冀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以妥善安置为改革松绑

据天津市人力社保局、发改委、工信委的初步统计,天津共存在中型及以上工业困难企业(僵尸企业)一百一十三家,总共涉及职工七万七千人,其中二万五千余人需要分流安置。

“产能过剩产业多为劳动密集型产业,供给侧改革,尤其是去产能,必然伴随着人员的大量流动。”民革天津市委会科教委员会委员冯昱认为,妥善安置职工是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关键,关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顺利实施,关系职工切身利益和改革发展稳定大局。

天津市统计数据显示,市内中型及以上工业困难企业113家,总共涉及职工7.7万人,其中2.53万人需要分流安置。这还仅是天津一地,在整个京津冀地区,这个数目更为庞大。如何维护好职工和企业双方的利益,如何促进失业人员转岗就业,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民革天津市委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钟茂初特别强调,“不能打无准备的仗”。一方面,要有投入足够资源,做好社会保障托底的准备;另一方面,要准确评估相关群体的受影响程度,通盘考虑直接承担改革成本职工的短期利益和中长期利益。

“与其养企业,不如养职工。”钟茂初建议,对于中青年员工,通过补贴为其进行技术培训;对于接近退休年龄的员工,通过补贴为其缴足相应社保费用之后使之退休;对于短时期内难以获得完全就业的困难职工,可考虑较长时间内发放补贴以保障其基本生活。

冯昱也建议,在对需安置人员结构动态分析后,采取多种方法处理相关问题。“可以鼓励企业兼并重组,支持内部人员分流;可以通过提升人员素质,增强再就业能力;也可以鼓励朝阳产业发展,大力开发公益性岗位,促进转岗就业创业。”他说。

网友留言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