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最关注  >  
本期关注

民营医院何去何从

  怕人山人海排队时间长、怕问诊检查程序烦琐、怕医生护士态度不好……一连串的“怕”说出了老百姓对医疗机构的期盼。近年来,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密集出台,那么民营医院的现状究竟如何?民营医院的发展过程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怕人山人海排队时间长、怕问诊检查程序烦琐、怕医生护士态度不好……一连串的“怕”说出了老百姓对医疗机构的期盼。

8月,国家卫计委出台《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取消了社会办医的诸多限制。有人形容这是民营医院的又一春。近年来,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密集出台,那么民营医院的现状究竟如何?民营医院的发展过程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现状: 地位和重要性不匹配

我国一直在鼓励社会资本办医,近年来更是出台系列措施促进社会资本办医的发展。然而,社会资本办医的多家医院发现,仍有很多问题捆绑住了民营医院发展的手脚。

“国家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给了我们生存的空间,然而许多民营医院发展的束缚,却始终挣脱不了。”

海口市华海路上,海南妇产医院守候在这里已经21年了。

看到一楼大厅众多的候诊病人,听到又有人提出住单间病房的要求,院长冉建敏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文件柜里,压放着一份新建医院规划,这是一份“老”规划了。

“几年前,我就专门请设计师,设计出了我心中的一所现代化妇产医院,只可惜,它如今还只能落在纸上。”冉建敏叹道。

海南妇产医院1994年落户在海口市华海路时,是当时海南为数不多的还算有规模的民营医院。

“怎么会不难呢!”回想起21年的发展历程,冉建敏脱口而出的是这样一句话。

民营医院一切都是从头做起。缺少了政策的保护和必要的社会资源,我国的民营医院发展整体水平低,而且所蕴含的社会矛盾和问题也十分突出。怎么往前走,把自己做强做大?

截至2015年年底,民营医院达到1.45万家,占全国医院总数的52.7%,比2010年增加了106%;民营医院的床位数达到103.4万张,占医院床位总数的19.4%,比2010年增加了161%。在国家支持社会资本办医这个大背景下,众多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正在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

困境: 掣肘因素太多

“因为房租上涨,医院差点没法做下去!”海南现代妇婴医院总经理李日成面对办院场所问题,头疼不已。

在众多发展的挑战中,场地问题是目前社会资本办医面临最头疼的问题,场地难找,房租贵,已经成为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一大问题。2014年民盟、农工党深圳市委会联合调研时,有民营医院指出,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竞争。公立医院用地免费,盖楼、购买设备都由财政出资,且日常运营费用中约有17%来自于财政补贴。而民营医院不但要自己承担25%的所得税,还需自己租赁房屋,投资购置固定资产设备。

对此,民盟深圳市委会建议,要突破政府只补贴公立医院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传统做法,借鉴深圳市教育系统购买非公义务教育学位的政策,参照公立医院基本医疗服务补贴标准,购买社会医疗机构的基本医疗服务,实现公共财政的“公益化、公平化”,而不是“公办化”。农工党深圳市委会提出,要在用地、税收、价格方面,给予非公立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同等待遇。在用地政策上,非营利性医疗卫生设施用地,可以划拨方式提供土地使用权。营利性医疗机构建设用地实行有偿使用。

除场地外,“人才”也是民营医院最为紧缺的资源。“无编制、没前途”等问题,则成了社会资本办医招人才、留人才迈不过去的门槛。

2014年,民盟毕节市委会主委卢凤礼一行到纳雍县新立医院就“社会资本(民营资本)参与贵州省医疗机构改革的探索及模式”进行调研。调研发现,民营医院在人才的培养和引进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和不便。邀请公立医院退休医生或自己培养医生梯队,是目前多数社会资本办医解决人才问题的主要途径。

针对民营医院不能引进高端人才、业务技术人员流动性大和收费标准低等问题,调研组建议各级政府在上级投入到县一级的医疗设备上适当考虑一点给新立医院,请求上级医疗管理部门将纳雍县新立医院列为三甲医院的对口帮扶点,并希望大型医院对新立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专业技术培训。

民营医院另一个发展难点就是自身规范不足,亟待完善。很多民营医院为扩大规模,夸大自身的实力和水平,造成“过度治疗”“夸大疗效”等现象。一些民营医院急功近利,出现虚假广告、过度医疗等种种不诚信、不自律行为;有的经营观念落后,内部管理不科学。主管部门未能真正将民营医院纳入行业监管范围,例行的工作会议和行业管理文件等大都与民营医院无缘。

针对这些问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指出,强对民营医院的监督管理和行业指导。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强对民营医院的规划引导、政策宣传、信息交流、工作指导等管理,规范民营医院医疗服务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促使民营医院摒弃急功近利的营利模式,以良好社会效益实现正当经济效益。

出路: 深化医疗体制改革

目前,我国缺乏对民营医院的管理体系,依法治理是民营医院未来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民革宁夏区委会在《建议尽快出台民营医院管理办法》的提案中就指出,多途径、多形式办医院将是一种必然趋势。

民革宁夏区委会建议尽快出台《民营医院管理办法》,对民营医院的名称使用、经营形式、广告审批、政府补助政策、各项税收、收入分配等进行规定。针对民营医院存在的突出问题,特别是广告宣传、非法行医、牟取暴利等,工商、卫生等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严肃查处。对行为不规范、服务质量差的民营医院要责令其限期整改,经过整改仍不达标者坚决停办。

民营医院的方向不仅仅是公立医院的补充,更应当是未来医疗发展的一个方向。满足多样化的医疗需求。这就要求,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能够横向进行资源和人才的流动。

“要全面开放医保定点医院,将就医选择权交给病人。所有医疗机构只要具备条件,都应毫无例外地成为医保和新农合定点医院。”赖明表示,应将辖区内民营医院的数量、规模一并纳入整体卫生规划,明确医疗机构设置条件。县市与医疗机构签约应以完善服务内容为导向,避免签约成为定点资格准入壁垒。基层履行逐级转诊职责,不应限制或指定只转公立医院。

民进贵州省委会主委左定超认为,公立的和私立的都发展,才能共同提高医疗水平,共同为老百姓服务。公立医院享受的人事、社保、培养、培训引进人才、职称评定,私立医院应该同等享受,在管理上也要统筹,一并纳入管理。

“一定要有公立医院,有民营医院。政府应该鼓励民营医院发展,满足多样化医疗需求。”民建广西区委会主委钱学明表示,公立医院可以满足基本医疗需求,民营医院则可以满足多样化需求,政府应花大力气真正地去支持民营医院的发展。(林 风)

网友留言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