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最关注  >  
本期关注

产业聚合心灵契合发展融合——台盟中央“台资参与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开放发展,创造新供给相关问题”年度大调研综述

  2016年4月,受中共中央委托,台盟中央以“台资参与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开放发展,创造新供给相关问题”为主题,赴渝川陕调研。
 

  对中西部地区经济而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场必须打赢的攻坚之战。这不仅意味着挑战,更是机遇。在二者交融以及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转型期,以重庆、陕西、四川等为代表的中西部地区,显现出强大的发展后劲。

  值得关注的是,台资企业在转型升级中遇到的问题,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折射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共性问题。因此,台商企业如何参与供给侧改革,怎么能够进一步将台资成长壮大与祖国大陆的发展联结一体,助推两岸产业聚合、发展融合、心灵契合,成为民主党派乃至中共中央高度关注的课题。

  2016年,受中共中央委托,在中央统战部的统一部署指导下,台盟中央以“台资参与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开放发展,创造新供给相关问题”为主题,于4月下旬,先后赴重庆、四川、陕西等省市,开展了民主党派大调研。

林文漪率台盟中央调研组一行考察台资企业重庆元创工业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兵分三路开展调研

  4月25日,重庆,骤雨初歇,和风扑面,随着全国政协副主席、台盟中央主席林文漪率台盟中央调研组乘坐的航班在渝落地,台盟中央2016年度大调研就此展开。

  在渝期间,调研组考察了寸滩航交所、国内最大内河联运枢纽果园港、重庆台商工业园、台商工谷拓展园以及渝新欧重庆物流公司等,并召开专题座谈会深入研讨台资参与中西部供给侧改革进程等问题。

  “台盟中央今年的大调研,是台盟助力落实五大发展理念的具体行动,希望能够充分发挥党派特色和优势,找准重庆创新发展、开放发展与台资参与的契合点,找准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深化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结合点,为国家推动相关工作提供政策参考。”林文漪在出席课题调研座谈会上如是表示。

  事实上,近几年来,台盟中央充分发挥涉台、人才等资源优势,围绕重庆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等重点领域,联系协调专家学者和台湾各界人士多次赴渝考察调研,积极推动台资西进、项目引进,优惠政策落地,为促进渝台两地交往,实现渝台双方合作共赢奠定了坚实基础。

  台盟中央认为,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每个经济梯度区的产业结构特征不同,因此,为了能使供给侧改革政策行之有效,必须细化改革措施,从中西部地区实际产业特征入手,在原有要素禀赋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不同要素端和生产端的供给侧改革。

  为此,台盟中央将四川、陕西也作为主调研地之一,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黄志贤带领调研组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

  4月27日,黄志贤一行在成都结合成都国家科技创新示范区和西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对台资参与高端产业发展情况开展重点调研。4月28日,调研组深入陕西以周礼文化为切入点,以促进“两岸一家亲”文化认同为核心,重点调研了台资参与中西部文化产业发展的情况。

  与此同时,台盟中央副主席杨健一行深入重庆寸滩航运交易所、铜梁台商工谷拓展园、西永渝新欧重庆物流园等地,关心询问企业运营、产品创新和交易销售等情况,详细了解重庆市落实五大发展理念、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深化渝台产业合作、推进开放发展、创新发展的具体做法和成功经验。

  调研之前,台盟中央多次召开座谈会,征求地方政府及专家学者的意见建议,并在调研期间一次次对调研课题、成果进行推敲、修正。一个月后,一份科学、完整的供给侧改革调研思路,一条条详实有据的建言和思考呈现在台盟中央案头。

  “台盟这次大调研重点聚焦中西部地区的工业经济改革案例,希望从中总结典型经验,分析共性问题,为中央科学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言助力。”台盟中央研究室负责人说。

  要素价格瓶颈亟待破解

  如果说,企业是经济的主体,那么要素价格则是主体的四肢。四肢肌腱的强壮,预示着企业转型发展的稳健。调研组发现,当前,中西部地区电力、天然气等能源要素价格偏高,价格构成不尽合理,已成为企业经营性成本难以降低的重要原因,直接影响了企业供给能力的提升。

  “我们看到,重庆、四川、陕西等地结合自身实际,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生动实践。”台盟中央研究室工作人员表示,“但也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困难和问题。”

  “比如说,重庆10千伏大工业销售电价在0.75元/千瓦时左右,高于美国、德国等世界制造大国。天津、山东、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湖南、海南、西藏等地的电价还要更高。再如,川渝地区虽然气源富集,但由于天然气价格高企,极大地制约了当地天然气化工产业的发展……”在调研组行程中,来自企业及相关职能部门的抱怨多有提及。

  企业普遍反映,这两年政府在降成本上做了不少工作,企业也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但这些降价还远远不够。”

  调研组认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在于解决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问题。政府应该增强价格宏观调控能力,完善要素价格倒逼机制。注重运用价格手段,发挥差别价费政策导向作用,形成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倒逼机制。

  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液。金融兴,则经济活。这句经验总结已在经济界得到普遍印证。但在调研期间,调研组走访中发现,中西部地区经济血液输入导管并不畅通。银行等金融机构出于风险防范考虑,慎贷、惜贷、抽贷现象加重,部分中小企业依然面临着贷款难度大、审批周期长、贷款规模较小等问题。此外,“大量承兑汇票导致资金周转周期加长,融资成本进一步抬高等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

  调研组建议通过贷款贴息、风险补偿、担保补贴、挂牌上市奖励等方式,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支持地方通过设立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等方式,创新财政资金投入方式,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渠道,进一步减少企业融资负担。

  长江经济带,航道先行

  虽然中国西部地区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产业优势,但是由于交通和运输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使其成为制约中西部地区发展的瓶颈和短板。

  调研组得知,长江货运吞吐量虽每年以两位数增长,但其52.5%的通航里程并未得到充分高效利用,通江达海的资源配置、集疏运网络还十分薄弱,尤其以沿江港口为节点枢纽,水、铁、公、空、管等五大运输方式分割独立、布局分散、标准各异、结构不一,不仅对接与联运能力缺乏,还带来商品中转和流通环节多、耗时长等问题。

  “三峡船闸2011年就已提前19年超过设计通过能力。目前,平均待闸船舶每天超过200艘,上水集装箱班轮平均等闸时间在3-4天,拥堵日益严重。重庆涪陵区至主城段,在枯水期无法满足主力吨位船舶航行,影响了长江航道整体效益的发挥。”在重庆调研期间,果园港有关负责人告诉调研组。

  当前,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航运的发展越发被摆在了突出位置。“构建我国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毫无疑问要充分利用好长江黄金水道这一重要战略资源。”台盟中央认为。

  “重点应该是突出互联互通,强化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李钺锋说,尽早启动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论证、建设,以及三峡大坝与葛洲坝间航道整治工作,解决三峡船闸瓶颈制约问题。“在已按照3.5米水深标准启动长江涪陵至朝天门航道整治工作基础上,开展4.5米水深标准的可行性研究工作,以满足5000吨级主力货船(吃水深度4.2米)航行需求,解决货船减载上行问题,充分发挥该航段果园港、寸滩港等大型码头枢纽作用,提升长江黄金水道通航货运能力。”

  厚植创新沃土

  看得见的交通网络不完善,制约着中西部经济发展。而看不见的“网路”,也同样在影响着其在时下的电商发展热潮中拥抱“互联网”。

  数据显示,在全国电商网购格局中,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西部落后地区的电商发展差距远超过了GDP的距离。即便在中西部地区,省份与省份之间在电商发展的差距,远大过于它们在GDP方面的差距。这种顺、逆差的扩大甚至对部分地方经济带来了影响。

  调研组发现,作为新兴崛起的科技城市,重庆、成都等地在科技创新上先行先试,闯出一片天地。

  “通过调研,我们由衷地感到,中央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了全面部署,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各地推进改革开局起步、次第展开,台资参与中西部地区发展适势当时、可为助力。”台盟中央参与调研工作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表示。

  除了改善“硬件”之外,“软件”的提升也至关重要。台盟中央认为,中西部科技创新发展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前沿核心技术以及应用推广不足、缺乏企业创新环境。此外,科研资源缺乏有效的整合,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尚未形成。

  供给侧改革,既是需求侧的,也是供给侧的。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发力和需求政策的加码,中西部地区经济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但也在推进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一些地区,在去产能、调结构过程中,化解钢铁、煤炭等过剩产能,清理“僵尸企业”,需要大量财政资金用于人员安置等社会保障工作,以应对产业急剧调整对就业、民生等方面带来的影响。

  然而,由于中西部地区财政保障能力较弱,政府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加之中西部处于后发地区,财政统筹调剂回旋余地较小。调研期间,台盟中央建议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的财政倾斜力度,通过中央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等,支持钢铁、煤炭等行业化解落后过剩产能。

  参与供给侧改革,台资怎么做?

  面对供给侧改革,台商怎么干?台盟中央认为,在中西部发展的台资仍可大有作为。台资企业大部分从事实体经济,对于它们而言,转型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是制造业、高新科技企业,而在于企业的产品是否有市场需求。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大任务是补短板。台湾企业有身份特殊的独特优势,台商台企有着丰富的国际合作经验,在政治生态迥异、利益诉求多元、地区间关系错综复杂的‘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有机会大显身手,扮演大陆企业无法替代的角色。政府要创新投资贸易新途径,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方面,尤其是资金融通、综合交通运输网络、电力输送、光缆通信等方面鼓励和帮助台资企业积极参与。”台盟中央两岸经济合作交流委员会主任、福建省台联会会长江尔雄说。

  台盟中央认为,从调研了解的情况来看,制造业过去是,未来也仍然会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政府应创新投资导向和激励机制,引导社会资本向高端制造业集聚,积极培育、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促进新旧动力加快转换。对传统台资企业只搞技术改造升级,坚决不投过剩产能。要进一步加快以台湾电子信息产业为龙头的项目向重庆集聚。要依托重庆现有工业体系,它为新兴产业提供了技术、装备、人才、品牌和市场,二者可以互相促进,融合发展。

  “这次调研,不仅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处于新的重要节点的重要考虑,也是为进一步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巩固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增添助力。”黄志贤说,希望地方政府通过政策宣讲、投资推介等多种形式,探索建立面向台资企业的宏观政策宣传解读机制,进一步引导台资优势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调研组在与当地台资企业交流时表示,台盟将在深入考察研究的基础上,认真总结当地先进经验,分析存在的困难和问题,通过各种渠道,向党和国家提出相关建议,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岸一家亲,共圆中国梦”重要理念作出应有的贡献!(文/王泳原载于人民政协报9月9日第八版)

网友留言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