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何捷:教学培训不能只喝“心灵鸡汤”

发布时间:2016-09-29 来源:《福建民进》2016年第2期

  一个青年毕业后和女友留北京工作,生活有困难,给某个心灵鸡汤大师公众号留言:

  我在北京租房,收入微薄,但朋友众多,总喜欢邀约吃饭。时间一长我很困惑,我们俩实在没有钱回请,所以就不好意思出席饭局。但是朋友就感觉疏远了。怎么办?我的人生为什么这么痛苦?

  大师答曰:

  第一,你毕业后留北京工作,这是多少毕业生渴望不及的幸福;

  第二,你的女友不离不弃和你相伴,这是何等的幸福;

  第三,你朋友众多,邀约吃饭,说明你人缘好,这也是一种幸福。

  你有什么苦恼?

  青年一想,欢喜滋生,不再纠结……

  心灵鸡汤就这样三言两语偷换概念,给青年隔空打了一剂麻醉针。暂缓了压力,留下梦幻的甜蜜,于问题解决毫无用处。青年提出的是物质方面实实在在的困惑,鸡汤给予的是精神方面幻想中的幸福。精神的满足和虚荣短暂掩盖了物质的切肤痛感,这就是“麻醉剂”的典型效果。

  并非我们不需要心灵鸡汤。滚滚红尘,熙熙攘攘地往来,疲劳的心灵需要慰藉;庸庸碌碌,荆棘丛生的前途,身体也需要给养。但,只喝心灵鸡汤,不给一点干货,是无法满足实际的温饱需求。想必那青年因再次受邀而苦恼,因房租涨价而惆怅时,早就将大师赐予的幸福三重门抛诸脑后了。

  在课堂教学领域,不少培训也仅仅给嗷嗷待哺的一线教师心灵鸡汤式的空乏的理论慰藉。看,我们熟悉的理论鸡汤端上来了:新颖的主张在一声惊雷后横空出世,似救世主诞生般光芒四射,专门应教学困惑而来。理念本身的建构系统完美无缺,理论上证明其完全是解决问题的金钥匙,确保无误达成效果。自圆其说正是鸡汤本色;如今仅具有本土特色自然不能征服大众,不少理念包装了一层层的海外背景,追溯千百年前言论根源,找到无数先贤与之若即若离的关联话语,看上去像是经典学院派嫡传,有着一副不容置疑的面孔。金灿灿发光是鸡汤的品相;一些专家面对一线教师时如同和幼儿传法,个性化极浓的片面经验也能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地布道:照这么做,得大自在,获大解脱。鸡汤的功效不需要广告,鸡汤本身就是一种广告。不管哪一类,所有鸡汤几乎的共同话语是:你原先做的都是错的。如今传此法门与你,只因不忍看到小孩受苦。好好读读我的真经……

  一线教师的理想向来丰满,现实再骨感也容易在精神饱胀的充盈下,有充气膨胀后虚幻的美感。所以,培训后,不少一线教师有“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悔过感。周星驰《功夫》中有一本真经,一部奇幻到离谱的电影中把《儿歌三百首》当做真经,《武穆遗书》《玉女心经》《九阴真经》……每本武侠小说中至少都有一本广为流传却神秘莫测的真经。我们看电影读小说时都知道那只是杜撰,为什么在课堂教学操作领域中会信仰?当一线教师把真经中所授方法应用到实践中时,变化多端的现实却无情击碎热切的心。“我怎么这么笨啊?”江南七怪传授郭靖武功后,郭靖因无法掌握而懊恼地在大漠深处发出呐喊,也在饮下心灵鸡汤后梦碎时响起。

  鸡汤的炮制者自己是不要亲身进入课堂的;不要陪伴小孩学习;不要为小孩的学业负责;不要面对家长对的置疑。他们只需要找到现实中的困境,之后自圆其说把理论阐述得周全即可。其实,一线教师如果也能这样无实际的牵绊,删除教学现实中活生生的烦恼,也能熬制一碗鸡汤。这不是笑话,鸡汤都是柔弱暖心的话语,鸡汤指向的是未来,描述的是理想状态,只要自证周全,不需要经过实验验证。

  一线教师,缺少的只是熬制鸡汤的身份和闲暇。

  好吧,让我们少喝鸡汤,期待干货吧。

  教育教学培训,请实实在在告诉一线教师:该怎么做?具体先做什么?今后还可以怎么做?不能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有可能的话,请手把手教我,做给我看。不要说我只管立论,你只管论证。立论者不尝试论证,原本就是滑稽的悖论。教育教学培训,一线教师太需要“问题解决式”“话题讨论式”“围课辩论式”“合作研究式”等行之有效,现学现用的“干货”,如:集中研讨一个教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集中攻关一个教学中明摆着的疑难,提供多种解困方法;集中针对一节课例展开讨论,充分发挥样本的借鉴作用;集中进行一次团队间合作,大家互帮互助研修出行之有效的教案。

  请不要指责一线教师“理论无知”,他们用几乎所有的生命投入一线切切实实的工作,面对这随时突发的变化多端的学情,提供给研究者宝贵的实践素材。其实,正是一线教师确保了理论研究者有时间,有心情去思考,去钻研。一线教师是极其需要被敬畏的。如今,他们迷茫时,不过需要具体详实的方法指点。

  (作者系福州民进会员)

[ 责任编辑:韩金伟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