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民革党员、律师李继泉:我愿天下无纷争

发布时间:2014-12-25 来源:团结报

 

        李继泉工作照。

 

        李继泉为困难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咨询。


    “律师不应只关注纷争,还要用更多的精力来推动社会体系尊重法律和规则。”在民革党员、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继泉看来,律师这一职业应承担化解矛盾、弘扬社会正义的社会作用。从事律师行业多年,他说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愿天下无纷争”。

只身闯京城

1974年,李继泉出生在山东临清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小时候,他和很多同时代的人一样,梦想着当一名科学家。199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的他被招录到当地最有名的龙头企业——临清国营棉纺织厂。

当时,市场经济的大潮已经开启,工作中不断接触新事物的李继泉,愈加认识到法律和规则的重要性。工作之余,他以极大的热情自学法律,并去函大专修法律。“那时很流行香港电影和欧美大片,每次看到在法庭上义正辞言、捍卫正义的律师,就觉得特别帅,感觉像古代的大侠。”不知不觉中,一个行侠仗义、靠法律为生的梦想开始在他心里萌动。

1996年,李继泉离开了令很多人羡慕的棉纺织厂,考入临清司法局。虽然工资很低,但却感觉距离他的梦想更近了,他的所学有了用武之地。而且,从那时开始有人请他做代理人,让他行起了律师之实。由于代理效果还不错,很快一传十十传百,找他代理的案件源源不断。

1999年,李继泉辞去在司法局的公职,下海成为一名专职律师。“一下子没了铁饭碗,成了一名连基本工资都没有的‘云游律师’。”一开始,李继泉压力很大,但凭着肯钻研学习、思维敏捷且敢为当事人据理力争的职业态度,他很快在当地律师圈站稳脚跟。

2004年,年仅30岁的李继泉在临清、聊城乃至鲁西北律师圈已小有知名度。但他又一次让身边的人“大跌眼镜”。在众多挽留和惋惜声中,他离开了临清,只身闯荡北京,成为了一名‘北漂’律师。谈起原因,他并不避讳。“在一个地方太熟了,各方面人都认识,有时请你讲关系的多,而不是依靠法律,这有违我的职业操守。北京平台更广阔,法治环境更规范,竞争更公平,更能实现一个律师的职业梦想。”

不能重效果而轻结果

“律师是个实践职业,需要大量案件才能历练提升,而青年律师特别是刚入门者,案源少阅历浅收入少,日子很难。”北京律师行业竞争激烈,庆幸的是,李继泉有一定的基层办案经验。“但如果没有这些积累,我想我也很难熬。”李继泉说,这也是后来担任北京青年律师联谊会秘书长的他,参与发起阳光成长计划,专门为青年律师提供培训和支持的重要原因。

2004年底,头部包裹着纱布、满脸无助的瘦弱小伙子李林在哥哥的带领下,找到了李继泉。李林说,他刚应聘到某设备公司担任家具市场保安,但第一个月工资还没领,就受工伤,经诊断为颅脑震荡、两颗门牙被磕断,左臂骨折。随后的遭遇更让他心寒,家具市场拒绝了他提出的2万元工伤赔偿。而设备公司也拒绝承认与他有劳动关系。

“这个公道讨得太不容易了。”李继泉苦笑说,历经3次劳动仲裁、3场诉讼官司,李林方才讨回一个劳动关系的确立。2008年8月,李林终于拿到2万多元的工伤赔偿金。幸亏李继泉为他提供了公益援助,否则李林索赔的费用恐怕连支付官司费都不够。“类似的维权事件很多,过程漫长,成本高昂,这种现象值得我们深思。”李继泉说。

而在《一起如厕纠纷引发的血案》中,李继泉援助的对象则是一名争执中持刀将保安刺成重伤的农村贫困大学生。为弱势困难群体提供法律援助,这在李继泉的从业生涯中一直占据相当比重。在他看来,这是律师的社会职责,每个公益诉讼个案,都是见证和推动法治进步的过程。

作为民革北京朝阳二支主委,李继泉还先后为在京民革党员义务解答法律咨询120余件,并为多位党员进行义务维权,尤其是义务帮助张新吾老人就其大作《傅作义传》被京华出版社侵权事宜进行维权,义务担任何宗智老人传奇一生《何公传记》的法律顾问等。

进京10年来,李继泉从一名普通律师做起,辗转几家律所,期间还自己创办了一家律所,后应邀加盟在全国律师圈颇有知名度的京都律师事务所,担任高级合伙人。

期间,他代理了联想被诉侵权案、《吉祥三宝》网上维权事件、法国MATIS诉淘宝网侵权纠纷、北京王荣珍涉黑案及北斗星与中国移动等合作项目等多个颇有影响的大案要案和重大项目。

“我自己是做小事的人,从法律专业角度,我更建议化解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一味把事情搞大。”李继泉说,律师办案应认清自己的定位,不能只片面追求效果,比如搞轰动效应、借机炒作等,甚至比当事人还愤世嫉俗,律师更应追求的是法律框架内的结果,要对当事人负责,因为最终承担结果的是当事人。

决策应有专业法律人士参与

“律师首先应尊重法律,尊重自己,不做违法的事。”谈起如何做一名合格律师,李继泉认为,除了要具备扎实的法律学识和较广的社会人文知识外,还要具有运用法律解决问题的能力,善于用合适的方式调解各种关系,同时还要有坚定的职业信仰,对法律的信仰和对现行法律体系的尊重。

从开庭延迟未被通知、律师正常权利不被保障,到该立案的不立案、立了案的被拖延,再到权力对案件的干预、案件不被依法审判……和很多律师一样,在办案过程中,李继泉也遭遇了不少挫折。“律师都会碰壁,甚至把鼻子都碰平了,我认为整个法律共同体也应给予律师应有的尊重。”

“现在不少法官是大学毕业就进来,一方面社会经验不足,另一方面生活压力巨大,出现司法个案偏差或抵挡不住诱惑有其客观因素。” 李继泉说,可以把律师队伍中的优秀人才吸纳进来,这不仅是对律师队伍的认可,也有助于我国的司法队伍建设。

近年来,李继泉先后荣获朝阳区社会公益服务先进个人、北京市优秀调解律师、百名优秀刑辩律师等荣誉,并担任“亚洲律师领袖论坛”颁奖嘉宾、演讲嘉宾。他还兼任中华全国律协政府法律顾问专委会秘书长、第九届北京市律协公司与公职律师工作委员会主任、历任北京市律协青年律师联谊会秘书长、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朝阳区律协青工委主任等。

“目前,政府法律顾问参与的程度还比较有限,权责不够明晰,由于不了解前因后果较难给出准确建议。”李继泉说,政府付费购买法律服务的意识还不够强,大多是免费提供,一次两次可以,长此以往容易影响法律顾问的服务效果和积极性。

李继泉建议,建设法治政府,政府决策层应有专业法律人士,通过参与决策的全过程,把好法律关,同时还可以参考企业风控体系,探索建立政府决策风控体系,管控行政决策过程的各项风险。

“我愿天下无纷争,是说功夫在平常,我们不要等到有事的时候才想起法律。”李继泉说,法律除了调解矛盾、守卫底线外,它还是整个社会的共同准则,我们不应只关注底线,还要用更多的精力来推动社会体系在运行过程中尊重法律和规则。”

[ 责任编辑:周福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