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英剧《堕落》第二季,继续优雅地逃亡和追捕

发布时间:2015-01-14 来源:

    BBC 2的《堕落》(The Fall)开播第二季了。作为罪案剧,它与《真探》(True Detective)、《小镇疑云》(Broadchurch)、《边桥谜案》(The Bridge)气质相近,皆不以谁是罪犯为卖点,而是凭如上帝般的视角俯瞰众生的冷酷为赢。

    再有就是里面的人物了。无论是《真探》里的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伍迪·哈里森(Woody Harrelson),还是《小镇疑云》的大卫·坦南特(David Tennant),都是超越剧本身的存在。一句话,这些男人们很有看头,不管他们是侦探还是酒鬼。

    《堕落》比这些剧更好的地方,在于看点不仅在一个男人,而是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是世界顶尖模特之一、女权主义者杰米·道南(Jamie Dornan),女人是《X-档案》的硬朗女星吉莲·安德森(Gillian Anderson),屏幕上最性感的女人之一。

    故事很简单,男主角保罗·斯派克特(杰米·道南饰)白天是心理咨询师,晚上则潜入黑夜成为捕猎女性的连环杀手。女主角斯特拉·吉布森(吉莲·安德森饰)从伦敦总局来到贝尔福斯特调查这起连环凶案。

    第一季终了,斯派克特的家庭分崩离析,他逃离贝尔福斯特。凶手早早现身,厉害的侦探用了五集却仍抓不住他,导演显然不仅想讲一个猫捉老鼠的故事。很多时候《堕落》像一出静默的舞台剧,观众透过屏幕默默地看男女主角们除了犯罪和追捕之外的生活——看他们遇见什么人,和谁上床,与谁说话,怎么做早餐煎蛋和香肠,哄孩子睡觉,照镜子,写日记,在黑夜行走。这一系列看似毫无目的的动作却有奇特的魅力,吸引人不想快进,而是愿意和他们一起藏身黑暗中,把呼吸放轻。

    就好像空气中有一根细细的透明线,你看着灰尘和阳光在它周围起舞,不知不觉就入迷了,尽管这本是微不足道的物事。

    一部剧要做到这样的效果,演员很关键。

    先说杰米·道南。这个孤独的顶级男模说起自己的工作,就是一年工作十天,收入就已很丰厚。工作是什么,就是靠在一面墙上假装自己很忧伤。然而就是这份工作给了他足够的自由来选择想演的角色。有记者问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好看得简直可笑?他说:我对自己的外貌很后知后觉。事实上,念书的时候我并不招女孩们的喜欢。我姐姐的同学们总是夸我长得可爱,我恨死别人说我可爱了。

    为了不再显得可爱,他始终留茂密的胡子。然而即使这样,道南依旧是个俊男子。剧中警察们画出他的素描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叹:连连环杀手都有可取的地方。然而在《堕落》中,他并未滥用他的美貌。剧中的这位阴暗的杀手一贯着夜行服,以大帽子遮脸,连换装的时候导演都舍不得给他一个哪怕稍微裸露的镜头。张力完全来自他阴冷却不面瘫的表情,看女儿时候的脆弱和怜爱,以及每一个冷静又不拖泥带水的动作。正是道南本人,建议给这个连环杀手的角色添加家庭和孩子的人物关系,让他的形象更为立体,因为道南本人正是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个在家也要时不时做伏地起身的人,因为他的肾上腺素水平高得惊人,如果不这样释放,他肯定是个易怒的人。这样的一个道南,与剧中的斯派克特有很高的重合度。同样是有家庭,也同样需要时时和内在的愤怒对抗。显露出来的,就是俊美脸庞下涌动的剧烈情绪。

    观剧的时候,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非常不希望斯派克特束手就擒或者自绝身亡。除了因为他帅,他对家庭和救助对象的爱,还因为他的追捕者是个与他相似,甚至更为冷酷的人。吉莲·安德森饰演的警探斯特拉·吉布森中年、独身、美貌,和斯派克特一样坚忍和聪敏。

    安德森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过:吉布森警探并非无情,随着剧情的发展她会流露出一点人性。但关键是不会太多。

    如果稍稍了解一点演员安德森,会发现这个角色和她本人亦有很多重合的地方。安德森自2岁至11岁生活在英国,之后随家庭迁往美国。她有过两次婚姻及一次长期的恋爱关系,为她带来三个孩子。在接受《每日电邮报》采访的时候她曾说过,很后悔在年轻时把大量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追随男人们上面。她过早地生下大女儿,尽管从未后悔,但是的确应该趁年轻多试试摆在面前的路,把自己的世界拓得宽广一点。而如今她意识到自己正在无可避免地衰老,于是告诉自己的女儿:去追逐更大的东西吧,而不是追随男人的脚步。

    只有这样的一个安德森,才能够演出剧中女警探充分掌握自己的感情和性,并分得清清楚楚,比周围所有男人更冷静,更坚定,更掌控一切的霸气。在自己生活中错失的,安德森决定要在电视剧中弥补。

    如今《堕落》第二季已出。安德森继续优雅地追捕,斯派克特继续优雅地逃亡,甚至在第一集的末尾冒险回到贝尔福斯特,还在回家的列车上和对面的美女搭讪,拿出铅笔在画有自己模拟像的报纸上刷刷几笔添上胡子,问陌生美人儿这样是不是更像我了?

    在捕猎者和被捕猎者浮出水面的当下,这部剧的节奏愈来愈慢了,全靠两位主角撑场。这对一部剧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光是罪案本身,估计很难再有什么出彩的桥段。大量的现场声,敏感的镜头,以及人性的多面性,我们都已看够。惟剩下隐藏的线头尚值得期待——两位主角会以什么方式见面,各自积聚的黑暗能量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不过,这样的一部剧顶好是在一季里结束。第二季无论如何都有狗尾续貂之嫌。

    

[ 责任编辑:张雯宁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