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刘玲律师:读报纸,还是看电子报?

发布时间:2015-06-25 来源:北京刑事辩护

  作者刘玲,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从事律师、检察官21年,清华大学法律硕士联合导师。1994年执业律师,后在检察院工作八年,被评为省级优秀公诉人,2005年再次执业律师。

  《新京报》一副图片吸引了我,于是翻拍后发到朋友圈同时标明出处。

  一图激起千层浪,微友们惊诧不已:你——眼不花耳不聋尚能在青年队伍里赖上一阵,咋还读报,还天天看???

  说的我汗颜不止。手机、电脑随时获取铺天盖地的资讯,新鲜出炉的时事新闻同步传送地球人,几十亿人同步接收,边看边吐槽,如现场看球赛一般热闹……,便捷如此,为什么我还读报呢?

  源于习惯?九十年代开始工作,荷包骤然鼓起来,心底生出一股“买豆浆喝一碗倒一碗”的土豪气,出手极阔绰,把学生时代倾羡的书统统搬回家,把报刊亭里报纸买个遍,把装潢考究的通史、百科之类请来装点门面……最后应了那句话——“书非借不能读也”,大部分书最终去了回收站,换回几碗豆浆。因为惦记娱乐八卦版,买报纸的习惯却保留下来,呵呵

  买报的乐趣?如果在邮局或向报业集团订报,打折优惠还可送报到家,但是,就体味不到买报纸的乐趣了。北京的街头巷尾地铁站,报亭处处可见,掏钱买份报边走边浏览图片,进入地铁翻开细读,到站阅毕即送给站口收报老人。轻松顺畅,天下事一览无余,一份报换来短暂旅程的充实。

  乐趣不止这些。《新京报》刚创刊伊始,买报纸总有惊喜:送花送包送饮料送钥匙链。团购还未出现时,报纸一角的优惠券着实实惠,套餐五折。赠品优惠券用或不用,传递而来的总是真诚美意。

  清晨傍晚光顾报亭最多的是老人,他们在固定的报亭买固定的报纸,已经成为生活中雷打不动的习惯。京华时报、北京晚报是他们的最爱,这些报纸为他们聊天提供了足够的谈资。北京侃爷们以报纸为信息基础,分析国际形势、调侃西方首领、评议国事、鞭挞现实、畅想未来……整个脱口秀巨星范儿。

  小报?大报?报亭的报纸多是百姓喜闻乐见、接近市民生活的,晨报、晚报占据半壁江山,广播电视报至今有市场,足球报销量随着赛季走。我每天买《新京报》,习惯从后往前翻,先看戏说天气、城市表情,再看外国形势,替他们操一把心捏一把汗,随后在娱乐版稍稍放松一下马上关注货币政策、新三板、p2p、房产地价,心脏略感不适马上跳转至读书、教育、演出信息版,待呼吸脉搏正常后,气定神闲地把法治新闻、时事评论逐字逐句读完。

  有人根据尺寸将报纸分为大报和小报,还坏坏地在小报前面加个修饰语——“街头”。其实,小报更接地气、和百姓生活联系更紧密,小报有读者来信、有爆料热线挑错热线、有百姓声音有记者暗访,小报是离不开的家常菜。报亭出售的大报寥寥,《人民日报》、《检察日报》、《人民法院报》等都没有,报亭老板很实在:“这些报纸都是单位公款订,老百姓不买。”

  有一份大尺寸报纸很另类,就是《南方周末》。这份报纸曾是报亭镇亭之宝,鹤立于众多小报间,身价也不菲,十多年前售价1.5元,而1.5元当时能买三个直径十公分的热焙子(烧饼),去年改版后涨到5元。如今《南方周末》在报亭里依然有一席之地,但气若游丝像一个过气明星,只有被老读者点名后,老板才将蜷缩一角被小报层层压着的瘦身窄条报纸抽出来,抖抖上面灰尘连同夹带的数页广告一并交到读者手里。《南方周末》曾是发行量最大、影响广泛的周报,其深度报道震撼了许多热血青年,启发人们理性思考世界。曾经无数个星期四,我习惯性地问报亭“南方周末来了吗”,犹如等待一个老朋友。

  信息绑架?网络改变世界,纸媒终结时代可能来临,传统纸媒亦步亦趋有了网络电子版、手机版,或者通过APP、微信公众号免费推送。信息海量,读者被淹没在大海里失去了方向,谁是头条全凭推送者的意愿,读者只有被动等待的份儿。常见情景:写字楼N多手机提示音同时响起,继而大家低头读同一新闻,信息获取神同步。读者无形被“绑架”,推送者想推的就是“头条”。

  而一份报纸,包含时事、经济、社区、文化、便民等诸多板块,你看或不看,它都在那里,不强迫不绑架,任你自由翻阅。读者面对报纸犹如面对一桌饭菜,爱吃的多吃一些,不爱吃的少吃一点,新鲜的尝尝鲜,不偏食不暴饮,一份报纸读完摄取均衡营养,获得信息量面广,知识面也有所拓展。

  信息茧房?看报纸看到了很多新词,“信息茧房”就是其中之一,感兴趣便请度娘解释:信息茧房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

  网络时代,人和人的交流越来越少,甚至完全依赖网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你我相向而坐却刷着各自的朋友圈。现代社会相同族群(以行业、爱好、知识背景、地域等形成的群体)借助网络沟通信息顺畅,交换着本族群共同关注的信息,但是在不同社群、部落之间,壁垒越来越高,难以逾越,人被紧紧套在一个个孤立的“信息茧房”中。

  不过,话又说回来,报纸或者手机报,它将个人与社会联系起来,发挥的是媒介作用。至于是读报纸还是看手机报,完全凭个人喜好,正如赴宴时选择穿旗袍还是礼服,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心情。

[ 责任编辑:周福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