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一名老律师的忠诚与担当

发布时间:2015-10-19 来源:法制日报

□ 本报记者  韩 宇 张国强

□ 本报通讯员 徐成君

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坐公交经过40多分钟车程,在7点半之前第一个赶到单位开始忙碌的一天,看卷宗、找证据、上法庭……这些看似程序化的工作已经被一位耄耋律师重复了数十年。办公室中,桌子上、窗台下、角落里堆得满是案件材料,《法制日报》记者对他的采访正是隔着材料开始的。

这位受访对象,是共和国第一代律师,曾经的打击让他与律师岗位阔别22载,重返辩护席便一案成名,心中总是装着当事人无私奉献着,工作的操劳让他忘记身患癌症,始终忠诚地履行着律师的职责。他就是辽宁省鞍山市80岁高龄的全国优秀律师陈庆阳。

“生杀予夺”需公正

记者一直在等待采访陈庆阳的机会,直到他刚刚从内蒙古办案归来,采访由此开始。

“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我的当事人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被牵扯其中。”在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办公室,陈庆阳告诉记者,他已经多次赶赴内蒙古赤峰市了解案情。

这起案件共有65本卷宗,多达两万余页,陈庆阳和助手累计用两天时间从中选择复印出6000多页有价值部分,正在阅读推敲之中。

陈庆阳说:“我认为律师办理任何一个案件,必须要掌握第一手材料,它很可能体现在卷宗里,这对准确掌握、分析证据至关重要。”

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建平坦言,那位财务总监之所以会选择陈庆阳做辩护,是因为鞍山联营公司一位经理的推荐,陈庆阳曾在2003年为联营公司打赢了一场官司。

“那起案件涉案数额巨大,关系到联营公司存亡。”陈庆阳回忆道。他通过心细入微的工作,发现原告在合同中的漏洞,靠证据最终使联营公司赢了官司。

陈庆阳工作认真是出了名的,鞍山市颇有名气的律师吴哲向记者讲述了一件事。

“陈老办事特别认真,阅卷出奇地仔细。”吴哲钦佩地说,有一次两人同办一案,陈庆阳阅卷时发现其当事人讯问笔录的时间比其他当事人都早,从而提出“主动坦白交代共同行为人,为侦破全案创造条件”的辩护意见。

“我工作认真是对当事人负责,也是忠于法律,维护公平正义。”陈庆阳掷地有声地说,判决可以理解为“生杀予夺”,这对于每一名当事人至关重要。

1997年11月21日下午,原辽宁省黑山县检察院检察长谭某驾驶本院的桑塔纳轿车,因躲避一辆大货车,将同向行驶的村民于某、杨某当场撞死。案子本身并不复杂,但因谭某的特殊身份,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陈庆阳当年作为谭某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做出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庭表示接受,这使谭某家属减轻了精神压力,也恢复了案件的本来面目。

人民重托不辜负

2013年10月1日,本溪市民刘娜经营的氧气站被强制拆除,她在此前因不服强拆决定,将本溪市平山区政府告上法庭,强拆事件发生后,本溪市中级法院驳回了刘娜诉讼请求。2014年,刘娜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听说鞍山有个陈大律师不阿于权贵,便慕名而来。

陈庆阳接过这个案子后,利用2011年施行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应条款作为新证据,2014年5月18日,省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本溪市中级法院的行政判决,确认本溪市平山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临时建筑的决定违法。

在办案过程中,陈庆阳心中还始终装着当事人。他曾为了给当事人省一张卧铺票,从哈尔滨一直站到沈阳;为了给当事人省下打车钱,顶着炎炎烈日徒步走回旅馆阅读了一下午卷宗;看着被判刑的当事人家庭苦难,将4000元的代理费送还到亲属手中……

有一次,一位年轻律师在开会休息时发现陈庆阳在看一份卷宗,就问他:“这个案子你收了多少代理费?”

陈庆阳平静地回答:“收了500元。”

“陈老曾和我谈过,他从业数十载,少收和拒收当事人的钱款,我粗略算了不下500万元。”刘建平说,陈庆阳不仅不计较代理费的多少,面对利益诱惑时,他更是忠于人民。

始终不变入党心

陈庆阳业务精湛、无私奉献,却在47岁才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点让记者疑惑不解。

原来,陈庆阳遭遇过一次人生重大打击,却没让他改变入党的决心。

“我信任党!”陈庆阳回忆这段历史说。

1979年4月,陈庆阳的“右派”冤案得到了平反。

1982年,已经47岁的陈庆阳终于如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此后的律师工作中,党员标准成了他的座右铭。

据统计,仅最近十年,陈庆阳承办三大诉讼和仲裁案件近500件,代写、审查各类法律文书,解答法律咨询不计其数。

面对采访,陈庆阳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不像是一位已然步入耄耋的老者,更让记者敬佩的是,他已经与病魔抗争18载。

1997年9月2日早晨,陈庆阳去卫生间尿了血,马桶里的红色液体让他心里一惊。

陈庆阳的老伴王淑岩回忆说:“发现老头子尿血,我和孩子们催他赶紧去医院检查,但随后的治疗可不是一帆风顺。”

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直言相告:陈庆阳得的是膀胱癌,劝他马上停止工作,抓紧治疗。

面对自己的病情,陈庆阳却全然不顾,一直忙到9月8日,他才联系北京亲属,定在9月10日去京就医。可在9月9日,陈庆阳隐瞒自己的病情,又接下了辽宁省司法厅律管处交办的给一起律师受贿案出具意见的任务。

在北京医院的病床上,陈庆阳用7天时间看完这起受贿案足有一尺厚的材料,并写出了3000多字的法律意见书,赶在手术前一天完成了任务。

手术进行得很成功,陈庆阳的病灶被顺利摘除,9月30日,他又出现在法庭的辩护席上。

“我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更是一名党员,为了心中的那份忠诚,我会一直走下去。”陈庆阳动情地说。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