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女法医赵菲:“我平时连恐怖片都不敢看”

发布时间:2015-10-19 来源:法制日报

□ 本报记者 张淑秋

纯净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带着蕾丝花边的白色连衣裙,站在记者面前的赵菲瘦瘦小小,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赵菲喜欢扎个马尾辫,然后在发顶别上一支镶着水钻和细小珍珠的发夹,这样的她看来与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和同事聊穿衣打扮、聊韩剧明星的年轻女孩没什么两样。可令人很难相信的是,这位清纯的“年轻女孩”今年已经36岁了,有一个8岁大的儿子,而且是吉林省通化市唯一一位出现场的女法医。

“手机焦虑症”

随着科技发展,现在发展出了一些新型“疾病”,其中广为传播的一种就是“手机焦虑症”,据说最典型的症状就是总感觉好像听到自己手机响了。女法医赵菲也成了“焦虑家族”的一员。“因为随时都可能来任务要出现场,我手机从来不敢关机。有那么一段时间吧,总感觉好像来电话了,心里咯噔一下,结果拿起来一看,什么都没有!”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赵菲基本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经常在半夜接到任务通知,而且接到通知后就要迅速赶到现场,半点耽误不得。

2013年10月,柳河镇发生一起杀人抛尸案。被害人李某只身从黑龙江来到柳河,家中兄弟姊妹在失去其联系一个多月后,来到柳河多方寻找未果后报案。经民警摸排侦查,发现被害人李某被杀后被犯罪嫌疑人抛尸于梅河口市境内一处水塘中。

忙了一天的赵菲和同事一起连夜赶到现场。尸体在水中浸泡了一个多月,已经高度腐败。因为要保护现场,赵菲只能一个人伸手去把尸体拽上岸。手套戴了好几层,可是已经泡到发胀的皮肤一拽就脱落很难使力,冲天的臭气让同去的侦查员都受不了,跑到一边干呕。

开始解剖尸体后,赵菲好几次差点被熏晕,但她只能从室内出来换换气,就再走回去。最后从尸体的衣着到内脏,她都逐一详细进行了检验、记录,认真抽取了血迹等检材,成功确定了犯罪证据。

“神探”

2012年1月,柳河镇柳树村村南大河冰面上发现一具男尸,现场有大量血迹。经调查了解死者系柳树村村民徐某。

案件发生在夜间,东北寒冬夜晚室外温度可达摄氏零下二十多度,赵菲赶到现场后,看到现场有大量血迹和死者的随身物品,死者身上有开放性创口,现场的民警讨论后认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件,可赵菲没吱声。

她先检查了一下尸体,发现死者外穿的棉裤并未见任何破损,右大腿内侧有1.2厘米的创口,周围有较大血肿,创口较深,创腔内壁不光滑,分析致伤物应该是有尖角的钝性物体,并且有一定的重量。在现场,赵菲看到一台玉米脱粒机,该玉米脱粒机上方约距地面140厘米处少了一台电机,而缺少的这台电机被放在一个编织袋中。电机下方铁架上尖角经核对与死者身上的伤口符合,现场足迹及血迹均系死者一人所留,并且由玉米脱粒机向死者家方向延续。观察到这里,赵菲大胆推测死者系意外死亡。

最终的调查结果证实了赵菲的推断结论:本案死者徐某夜间偷窃村子附近的电机,在抬电机过程中由于电机过重,徐某体力不够,便想用大腿借力,未料尖锐的电机角造成他股静脉离断大量出血,徐某因失血过多死亡。

“活人更可怕”

在大家的感觉中,能干得了法医这一行,胆子一定很大。可赵菲却摇了摇头,“我平时连恐怖片都不敢看,我觉得恐怖片太吓人了。而且做了法医之后,我觉得死人也没什么可怕的,活人更可怕”。

几年前的一天,民警接到报案称自家孩子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怀疑是被人投毒。警察到达报案人家中后,却被告知孩子已经火化。

尸体都没了,要怎么查证呢?赵菲也犯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了尸体,那只能从犯罪现场查起。据孩子的奶奶供述,孩子死亡当天,孩子妈到她那说孩子感冒了,她买感冒药给孩子吃,但之后好好的孩子就这么突然地没了,所以她怀疑孩子服下的不是感冒药而是毒药,下毒的人就是孩子的母亲。

这个怀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警察们进一步侦查后,发现这位被怀疑下毒的母亲原来是被害孩子的继母。究竟是因为继母的敏感身份所以才被家里人怀疑,还是这真的是一个现实版的白雪公主?面对警察的询问,这位继母诡异地保持了沉默。赵菲感觉到这其中大有文章,于是细心地从家里搜出了孩子当天吃的感冒胶囊。一板感冒胶囊中,唯独缺了孩子吃下的那一颗。

赵菲把感冒胶囊拿回去仔细化验,终于在胶囊板上发现了遗留的微量剧毒物质,至此案情真相大白。后续审讯中,这位继母也终于承认了自己因嫉妒而用毒药换掉感冒药,毒杀继女的犯罪事实。

提起这个案子,赵菲至今仍觉得心痛,“那小姑娘可好看了,学习也好,还特别懂事特别听话,可能因为我自己也是当妈妈的,每次想起这案子真的觉得心里特别难受,案子是破了,可是小姑娘再也回不来了。”面对记者,她神情微微黯然,流露出伤感。

当法医13年,赵菲有时在梦里都还在出任务。当记者问及她第一次出现场时是什么案子,有什么感受的时候,赵菲偏着头回忆“好像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持刀伤人的案子,在2003年……”回忆到这里,赵菲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唉,太久了,其实都忘了。”

赵菲的故事,也许并不像影视剧中那么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她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每天不是在警局就是在医院,尸检、验伤忙个不停。当儿子好奇地问她“妈妈你到底是医生还是警察啊?”赵菲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答案:“妈妈是警察中的医生,医生中的警察。”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