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经历风雨的人生更精彩

——记河北省玉田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宋海健

发布时间:2015-12-14 来源:检察日报

直到13年后,宋海健仍然记得那个下午。身为老检察官的父亲拿着一本《方工办案纪实》走进他的办公室,交到他的手上。打开一看,扉页上有父亲工工整整题写的8个字——“要想做事,先要做人”。那时,宋海健刚由河北省玉田县委办调到该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此后的13年,他从未离开公诉岗位,办理各类刑事案件522件801人,并成长为该院公诉科科长,被评为“河北省专门型公诉人才”“唐山市首届金牌检察官”“玉田县道德楷模”。近日,记者专程赶赴玉田县,采访了这位有故事的检察官。

“你看我说话,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吧”

深秋的阳光照在宋海健的脸上,刚毅、忠诚;与其交谈,会发现他有着公诉人的特质——语言流畅、思维敏捷、逻辑严密。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的右半侧脸颊常常都是麻木的,还不时会有一种过电的感觉。这都是手术留下的后遗症。

2005年4月,作为公诉科内勤的宋海健整天忙着收案、整理卷宗、领取送达法律文书,时常感觉头晕目眩。到医院一检查,才发现脑内有一个10公分大的胶质瘤。这对于年仅26岁的宋海健来说,不啻晴天霹雳。他是家中的顶梁柱,而妻子刚刚怀孕。

在同事的热心帮助下,宋海健来到北京天坛医院做手术。整整10个小时之后,他成功地走下了手术台。但由于脑膜在手术中受损,他高烧40多度、头痛欲裂,不得不在病床上躺了半个月,每天做穿刺抽取积液。这一切,宋海健都挺了过来。更让人惊奇的是,在随后几个月的养病期间,他也没闲着,开始自学法律准备参加司法考试。在当年9月的司法考试中,并非法律科班出身的他一次性通过。

“经历这一劫,让我更加懂得珍爱生命、珍惜生活。”宋海健说,无论对事对人,他都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对待,关心身边的亲朋好友,认真审慎办理每一个案件。

尽管宋海健说起自己的病情时轻描淡写,但病痛给他带来的困扰并未远离。他的右侧面部神经终生麻痹,右侧牙齿不能正常咀嚼,还影响了右眼和右侧嘴角的闭合,更严重的是由于脑部神经密集,手术时病灶无法彻底清除干净,残留的肿瘤时常会“袭击”神经,让他感到头痛难忍,只能用拳头使劲捶头。

玉田县检察院主管公诉工作的副检察长静君好几次在旁听宋海健出庭公诉时,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法庭辩论非常激烈的时候,双方唇枪舌剑、情绪激动,有时就会引起海健头疼,他就用巴掌抽自己的脸。看到他这样,真的让我非常心痛。”

但宋海健却十分乐观:“为了不影响语言功能,我每天嘴里都嚼着口香糖锻炼面部肌肉。你看我说话,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吧。”

认真细致,让每一个案件都经得起考验

“认真”“勤奋”,记者在采访宋海健身边的人时,人们常用这两个词来描述他们眼中的宋海健。每接手一个案件,他都仔仔细细审查每一个证据,任何疑点都绝不放过;对事实认定、案件定性、法律适用,他都反复推敲、力求准确;每次出庭前,他都做足预案,庭上表现得总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而对于法院判决中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存在错误的,他也据理力争,用扎实的证据说服法官。

一次,公安机关移送来一件故意伤害案:犯罪嫌疑人申某和两个朋友(均另案处理)一天晚上在KTV唱歌,因琐事与在另一包间娱乐的丁某某发生口角。丁某某于是喊来刘某、丁某,同申某等三人打斗起来。互殴过程中,申某用刀将丁某某、丁某刺成轻伤,申某自己也被对方打成轻微伤。

但公安机关仅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申某侦查取证。宋海健审查后则认为,两伙人在公共场所持械斗殴,有聚众斗殴情节。于是调取KTV的监控录像查看,发现双方抄起啤酒瓶、消防栓互殴,刘某还从车内取出甩棍参加斗殴;调查还发现,此次事件给KTV的设施设备、正常经营也造成很大影响。因此,宋海健将该案退回补充侦查,并在其后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将申某、丁某某、丁某、刘某提起公诉,被告人最终全部认罪服判。

宋海健对案件的这种敏感,来源于他常年养成的勤奋好学的习惯。“他没有什么别的爱好,晚上在家我们看电视,他就是看书。”宋海健的妻子说,有时候看得太晚,连他退休前当老师的妈妈都看不下去了,催他赶紧睡觉去。

不但自己勤于学习,宋海健还带动身边的人一块儿学。每天下班前的半个小时,是公诉科的集体学习时间,大家坐在一起讨论法律知识、交流办案心得。这些日子,他们正在学习刑法修正案九。

公诉科的青年干警张绍平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法学专业,她对科长宋海健的理论功底、实战能力非常佩服,刚参加工作时的一件小事让她记忆犹新:“那时我拟写了一份交通肇事案的审查报告,他看完后告诉我,交通肇事案中用‘撞’这个字不太妥当,会让人感觉好像是故意犯罪,用‘剐’的话就比较客观,能表明是过失犯罪。”

“有事就找这个小伙子,他说话靠谱”

办理各类刑事案件802件1052人,追诉犯罪嫌疑人15名,抗诉10件,这是玉田县检察院公诉科从2014年至今的办案数据。数字背后,是宋海健无数个日夜的加班。公诉科除了宋海健,只有三名女干警,而在2014年,她们三人先后怀孕、生子、休产假,所有的重担就都压在了宋海健身上。

“我们怀孕的时候,宋哥就特别照顾我们,把很多本该我们做的工作揽了过来。后来我们前后脚都休产假了,不知道那七八个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回来上班后,发现他白头发一下子冒出来好多。”张绍平说,宋海健平时就像一位大哥哥一样关心她们,因此私下里她们都叫他“宋哥”。

不仅对同事亲朋关心备至,宋海健对当事人同样春风送暖。近几年,玉田县出现了很多诸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等涉众型犯罪,被害人往往会成群结队来到检察院“讨说法”,这时候宋海健就会出面接待,耐心解答办案进度、维权途径等问题。

牛娜曾经和宋海健一块儿出庭支持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公诉,“旁听席上坐了二三十位退休老人,他们都是被害人,没少到院里找宋哥。庭审结束后,他们全围了上来表示感谢,我还听到一位大爷给其他人介绍宋哥——‘有事就找这个小伙子,他说话靠谱’。”

玉田县检察院检察长周金刚非常看重宋海健这个得力爱将:“18年前,我和他父亲一块儿站在唐山市十佳检察官的领奖台上;两年前,他被评为唐山市首届金牌检察官。看着他快速成长,我非常高兴。不管是办理大要案、疑难案件,还是妥善处理信访难题,我都愿意让他出马,可靠、放心。”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