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施杰:行走秦城监狱的体验

发布时间:2015-12-3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从业近30年,始终坚守在刑辩这条路上。行走看守所的次数早已记不清,个中体会,却历久弥新。

  秦城监狱,神秘却简单

  在秦城监狱的当事人,一般都是曾经在全国颇有影响的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高墙之内,高官囚徒,平添不少神秘。

  我的这个当事人比较特殊(系某省省委原常委、常务副省长),与律师见面前,他表明伏法认罪,还向组织要求不聘请律师。家人委托律师后,我们与他见面,发现他非常强烈希望与我们多多交流。几次去,都会谈半天,当事人还意犹未尽。

  作为辩护人,我常常深刻感受到,一些当事人虽然曾经是高级领导干部,但身陷囹圄之后,对于法律的渴求、对于权利保障的期望,都来得尤为突出和迫切。每次会见结束之际,他们都对律师依依不舍。

  在秦城监狱,像这个当事人这样在侦查环节羁押在这里的很少。因此,提供的律师会见室只有一间,律师去之前要和监狱预约时间。虽然神秘,会见手续却很简单。会见只需要进两个门,都不需要复杂的验证登记以及押证的程序。直接进入到办案区,然后直接提交会见的相关法律文书和律师执业证,很快就会从院子的另一个门带出人来。挺简单。

  律师会见室严格按照公安部规定,只有一个监控探头,监狱方还会明确告诉我们,监控是“看得到听不到”。

  虽高墙萧索,却生如沐春风之感。

  “告状大户”,维权不妥协

  不是所有看守所都是秦城。

  在代理刑事案件的过程中,因为会见,和看守所、侦查机关较真的次数不少,落下了一个“告状大户”的称号。这是因为有一些司法机关有比较严重的特权思想,时不时排斥律师会见。

  代理成都某大型国有企业董事长受贿一案,到某县城看守所会见,两名办案人员全程陪同,不允许我们与当事人谈论案情并阻止当事人在会见笔录上签字,甚至诋毁律师。我们向市级、省级检察机关及其检察长提出控告,检察机关迅速作出了公正处理:当面向我们道歉,并对控告进行书面回复,两名办案人员被调离岗位并受到纪律处分。

  每遇到这种情形,只要觉得当事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我们都毫不犹豫地提出意见,依法申诉控告。我承办的案件还曾经投诉到最高检,在最高检直接监督下,有效落实律师会见权。

  但,并不是每次申诉控告,都能受到这样的礼遇。作为政协委员,我选择了在参政议政平台上继续为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呐喊。

  因为行走看守所的种种见闻,有了《关于完善看守所软硬件条件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辩护权利的提案》;因为孙伟铭醉驾案的辩护经历,有了“醉驾入刑”提案。2008年以来,我一共提交提案100余件,其中多数提案都与我参与刑事案件辩护有关。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是我的座右铭。我的提案都得到相关部门的积极回应,其中十余份对相关部门的决策起到了实质影响。

  在参政履职的舞台上,尽我所能,传递法治正能量。

  近两年,会见受阻的情形渐少。从中央到地方,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措施逐步得到落实。两高三部“史上最高规格”律师权利保障规定刚出台没几天,团队律师助理到德阳中江看守所顺利会见了当事人;成都市看守所还在律师会见室添置了复印机、手机充电台等设备,惊喜之余,倍感温暖。

  近两年,律师在刑事案件中发挥作用越来越明显。最高院、最高检多年来一直反复强调进一步规范司法行为,依法办案。

  最近,我们律所代理的好几起案件,侦查机关在充分听取律师意见后,一些证据不清,事实不足,甚至于按照法律规定不应起诉的部分,他们都及时进行了调整,不该诉的部分坚决取下来。这方面,个人觉得律师的作用是非常积极有效的。

  权利保障,任重而道远

  曾看到人民日报微博的一篇帖子,未来五年最有前途的职业之中,律师赫然在列。更觉律师的执业春天日近。

  尽管如此,仍不免有些担忧。到现在,有的看守所在要求律师提交除法律规定的“三证”之外,还人为设置押身份证,收执业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原件等障碍;有些看守所限制律师会见时间,有的限制律师带电脑、打印机;有的看守所律师会见室严重短缺,需要长时间排队等待等等。

  而看守所会见难,只是当前律师执业困境中的冰山一角。要打破律师执业权利保障“老三难”、“新三难”的坚冰,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除了会见权,还有知情权、辩护权、调查取证权、申诉控告权等,这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在这个权利保障的系统性工程中,关键还是在于制度的落实。这需要所有法治工作队伍的共同努力,尤其是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力的法官、检察官们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执法。

  前不久四川召开了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电视电话会议,省委政法委及各政法机关的主要领导高度重视,我给省委政法委提交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引导律师为治蜀兴川作贡献的建议》,在建议中汇报了我们律师发展的情况、面临的困难,并提出一些建议,比如政法机关在律师执业保障方面需要切实改进的工作,比如呼吁完善律师权利救济机制、加大对律师行业的支持力度、加强律师队伍建设等。省委政法委侍俊书记非常重视,还就其中的部分问题让我进行了专题补充报告。

  不管在哪个舞台,我始终不忘自己的律师身份,奔走呼喊,目的只有一个:惟愿律师兴。

  因为,律师兴,则法治兴;法治兴,则国家兴。

  我相信,律师的春天,法治的春天,就在不远处。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国浩律师(成都)事务所合伙人]

[ 责任编辑:周福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