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陈庆阳:共和国第一代律师

发布时间:2016-01-04 来源:法制日报

陈庆阳,辽宁省鞍山市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律师。1955年成为共和国第一代律师,身背冤屈22载后重返律师岗位,荣获全国、省、市优秀律师等荣誉称号,被辽宁省司法厅荣记一等功

□ 本报记者 韩宇 张国强

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坐40多分钟公交车,在7点半之前第一个赶到单位开始忙碌的一天,看卷宗、找证据、上法庭……这些看似程序化的工作已经被一位耄耋律师重复了数十年。办公室中,桌子上、窗台下、角落里堆得满是案件材料,《法制日报》记者对他的采访正是隔着这些材料开始的。

这位受访对象,是共和国第一代律师,曾经的打击让他与律师岗位阔别22载,重返辩护席便一案成名,精彩的辩护词被写进法学教材,心中始终装着当事人无私奉献着,工作的操劳让他忘记自己的病痛,一直在追寻着自己的法治梦。

他,就是辽宁省鞍山市80岁高龄的全国优秀律师陈庆阳。

“判决可以理解为‘生杀予夺’,对于每一名当事人至关重要,我选择律师工作的根本原因就是要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陈庆阳

记者一直在等待采访陈庆阳的机会,直到他刚刚从内蒙古办案归来,采访也由此开始。

“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集资案件,我的当事人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被牵扯其中。”在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办公室,陈庆阳告诉记者,为了能最大限度地为这位当事人辩护,他已经多次赶赴内蒙古赤峰市,和助手累计用了两天时间在65本案卷中选择复印出6000多页有价值部分。

在陈庆阳座位右后方,记者看到了装着那6000多页材料的大纸箱子,这些材料被陈庆阳细心地分类,标注上整体案情以及证据要目。

陈庆阳说:“我认为一个律师办理任何一个案件,必须要掌握第一手材料,它可能体现在卷宗里面,这对准确掌握、分析证据至关重要。”

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建平坦言,那位财务总监之所以会选择陈庆阳做辩护,是因为鞍山联营公司一位经理的推荐,陈庆阳曾在2003年为联营公司打赢了一场官司。

“那起案件涉案数额巨大,关系到联营公司存亡。”陈庆阳回忆道。他通过心细入微的工作,发现原告在合同中的漏洞,靠证据最终使联营公司赢了官司。

陈庆阳工作认真是出了名的,鞍山市颇有名气的律师翟铁羽向记者讲述起一件事。

鞍山市曾发生一起轰动全国的抢劫“君子兰花”案,陈庆阳当时提醒翟铁羽,翟铁羽的当事人有“坦白”和揭发交代同案人情节。原来陈庆阳在担任另一名当事人律师期间,已细致阅读了全部讯问笔录,发现翟铁羽的当事人比其他被告人提前30分钟供述了犯罪事实。

“我工作认真既是对我的当事人负责,也是为了维护公平正义。”陈庆阳掷地有声地说。

2013年10月1日,本溪市民刘娜经营的氧气站被强制拆除,刘娜在此前因氧气站被要求拆除问题已将本溪市平山区政府告上法庭,强拆事件发生后,本溪市中级法院驳回了刘娜诉讼请求。2014年,刘娜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听说鞍山有个陈大律师,便慕名而来。

陈庆阳接过这个案子后,以2011年施行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应条款作为依据申辩,2014年5月18日,省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本溪市中级法院的行政判决,确认本溪市平山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临时建筑的决定违法。

“父亲把自己奉献给了律师事业,他只有办案时才神采奕奕,我们曾经劝他退休的念头也就打消了。”

——陈庆阳女儿 陈刚华

面对采访,陈庆阳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不像是一位耄耋老者,更让记者敬佩的是,他已经与病魔抗争18载,将自己奉献给了律师事业。

因材料遗失,数字难于统计,仅最近10年,陈庆阳承办三大诉讼和仲裁案件近500件,代写、审查各类法律文书,解答法律咨询其数不计,并荣获全国、省、市优秀律师等荣誉称号,被辽宁省司法厅荣记一等功。

“为了不落下庭审的每一个细节,陈庆阳养成了在法庭上憋尿的习惯。”刘建平紧皱眉头地说,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他的身体发生了病变。

1997年9月2日早晨,陈庆阳出现血尿。

陈庆阳的老伴王淑岩回忆说:“发现老头子尿血,我和孩子们催他赶紧去医院检查,但随后的治疗可不是一帆风顺。”

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直言相告:陈庆阳得的是膀胱癌,劝他马上停止工作,抓紧治疗。

面对自己的病情,陈庆阳却全然不顾,依然按照自己的日程表,我行我素。

为千山区五大班子讲新刑法、赶写新刑法讲义;完成70分钟的新刑法讲座的录像;去各个法院与他承办案件主审法官联系协调开庭日期……

一直忙到9月8日,陈庆阳才联系北京亲属,定在9月10日去京就医。可在9月9日,陈庆阳隐瞒自己的病情,接下了辽宁省司法厅律管处交办的给一起律师受贿案出具意见的任务。

在北京医院的病床上,陈庆阳用7天时间看完这起受贿案足有一尺厚的材料,并写出了3000多字的法律意见书,赶在手术前一天完成了任务。

同病室的法官病友打趣道:“你们这些律师,躺在病床上还办案,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陈庆阳幽默地说:“钱是个好东西,可这个案子我是无钱奉献啊。”

手术进行得很成功,陈庆阳的病灶被顺利摘除,9月30日,他又出现在法庭的辩护席上。

随后的7年当中,陈庆阳先后做了3次手术,但每次手术后他都像上足了发条一般,每年办理的案子仍达近百件。

陈庆阳在工作上对自己“刻薄”,但心中却时刻装着当事人。

他为了给当事人省一张卧铺票,从哈尔滨一直站到沈阳;为了给当事人省下打车钱,顶着炎炎烈日徒步走回了旅馆阅读了一下午卷宗;看着被判刑的当事人家庭困难,将4000元的代理费送还到亲属手中……

“律师虽然是靠业务收入维持生活,但我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更是一名党员,决不能见钱眼开,唯利是图。”

——陈庆阳

陈庆阳业务精湛、无私奉献,却在47岁才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点让记者疑惑不解。

原来,陈庆阳遭遇过一次重大人生打击,却没有让他改变入党的决心。

1954年,从四川大学政法系(该系后并入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陈庆阳成为了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永乐法庭的一名书记员。第二年4月,国家宣布成立法律顾问处,陈庆阳按照鞍山中院要求成为共和国第一代律师,是鞍山最早的两名律师之一。

1957年,22岁的陈庆阳因为没有苟同于市委主要领导对一个案子的定性和做法,被扣上了“右派”帽子,岂能料到这顶帽子一戴就是22年。陈庆阳由一个律师变成了石匠,后来又到农场养猪,再后来当上了铁匠。

“从一名律师变成铁匠,当时我们都挺替陈庆阳鸣不平的。”原鞍山钢球厂职工迟令德回忆说,当时大家都觉得陈庆阳是铁打的人,那么累的工作愣是不叫一声苦一声累。

“我不恨党,我信任党。”陈庆阳回忆这段历史说,逆境中他用毛泽东主席的辩证思想来积极对待自己的问题,22年间锻炼了身体,磨炼了意志。

1979年4月,陈庆阳的“右派”冤案得到了平反,被安排参加鞍山市法律顾问处的恢复组建工作。

1979年9月,在距新中国第一部刑法正式实施前的一百多天,鞍山中院决定将周强、匡平、褚明亮殴斗致死一案,作为贯彻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各项审判制度的公开审判试点庭。这是恢复律师制度以来鞍山第一个大型审判庭。

陈庆阳被指定为被告人匡平的辩护人,他重新又坐在了阔别22年的辩护席上。

陈庆阳依据本案的事实,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匡平构成犯罪予以了强有力的辩护,并向法庭建议,宣告被告人匡平无罪。第3天,匡平被无罪释放,而陈庆阳精彩的辩护后来也被写进了法学教材。

1982年,已经47岁的陈庆阳终于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此后的律师工作中,党员标准成为陈庆阳的座右铭。

几年前,胡某与鞍山市某县交通局打官司败诉,通过朋友找到了给某县交通局做法律顾问的陈庆阳。

胡某对陈庆阳说:“陈律师,县交通局给你多少顾问费,我给双倍,请你关照一下!”

“如果你委托我,对方也给我双倍,我出卖你的合法权益,你觉得怎么样?”陈庆阳怒斥回绝。

刘建平告诉记者,陈庆阳抵御利益诱惑的事情可不只那一回,2012年,鞍山一个村子的村书记找到刘建平,以每年20万元的价格要求陈庆阳做他们村的法律顾问。

“村民高光晨和村里矛盾很深,总去告村里的状。”刘建平说,陈庆阳曾在2008年帮高光晨打赢过一场官司,对他有说服力,村书记想让陈庆阳阻止高光晨告状。

最终,考虑到利害关系,陈庆阳断然回绝了这个价格不菲的“差事”。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