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豪情永不灭

发布时间:2016-01-19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5年10月9日,年仅49岁的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法官范豪情不幸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审判台和他钟爱的法治事业。

弥留之际,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原定于10月8日开庭审理的一起刑事案件。“我……对……不……起……你……”他用含糊不清的语言向前来看望的邵阳中院刑二庭庭长唐保良作了人生最后一次案件交接。

唐保良热泪难抑:“豪情,庭里给你安排案件,我犹豫了很久,但你态度坚决,我知道庭里案子多,你想帮大家分担,所以最后一刻还是同意了你的请求,我内疚啊!”

“他太不容易了,他太苦了自己啊!”众多赶来探视的亲友、群众无不扼腕叹息。

而在离医院数里外的家里,还有中风偏瘫的父亲需要他帮着翻身洗澡,还有患精神病常年住院的母亲需要他哄她开心,还有远在广东求学的身患骨癌的儿子需要他的呵护。然而,他自己却走了,走得这样匆忙……

油灯下的梦想

80年代,传统乡土社会的群众对法治还很陌生。

1985年,高中毕业不久的范豪情,怀着青涩的法治梦想,经过层层选拔被录取为新邵县人民法院书记员。工作地点是一个离县城有二十多公里的边远法庭——新田铺人民法庭。

进法庭工作没多久,他就作出了一个决定——自学法律本科课程。同事和朋友都不解,“一个书记员做好记录就行了,学那么深奥的东西干什么?”

范豪情却自有一番理解:“虽然我干的是书记员的工作,但人在法院不懂法,那是给法院丢脸!”

基层法庭人少事多,白天很少有闲暇时间,范豪情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学习。由于乡下没通电,他便买来一盏煤油灯,就着昏暗的灯火通宵达旦看书。夏天蚊虫肆虐,经常叮得他满脸包;冬天寒风刺骨,范豪情就把脚缩在被窝中熬灯苦读,手指因长时间翻阅书本而生满冻疮,有时肿得连笔都握不住,范豪情就倒一杯热水暖暖手,待缓过劲儿来继续学习。由于长时间被煤烟熏烤,他的眼睛经常红红的,一见光就流泪。

范豪情的母亲看着他一双因冻疮溃烂化脓的手,心疼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几易寒暑,范豪情人瘦了几圈,终于换来了十余万字的读书笔记和一张沉甸甸的法律本科自考文凭。他也很快成为庭里的业务骨干,并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

1991年,因出色的表现和工作业绩,范豪情被调入邵阳中院从事审判工作。

新的岗位带来了新的挑战,在一次审理工作中,由于一时疏忽,一份判决书出现了一点疏漏,引起当事人的不满。

看到当事人责备的眼神,范豪情的心深深地被刺痛了。

“对于法官来说,起草一份判决书也许只是其日常工作中的一件小事,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是涉及其财产、甚至生命权的一件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范豪情一遍又一遍反省自己。

自此,范豪情在案件审理和法律文书的制作上下功夫,把每年撰写的审理报告和司法裁判文书编辑整理成册,不断反复进行对比和完善,每年一册,二十余年从未间断,总计二十余册,几乎摆满了办公室的整个书柜。

“一份审理报告修改达12次,大到证据分析、法律适用,小到文字架构、标点符号的应用均反复进行修正。”在清理遗物时,大家看到那一份份数易其稿的审理报告和裁判文书,无不被范豪情对事业的执著和热情所打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范豪情制作的法律文书由于说理透彻,制作规范、严谨,迅速成为大家争相学习的“范本”,多次在全省法院法律文书比赛中获奖。其本人也多次被省、市法院评为办案能手、先进个人。

一壶米酒的坚守

“做一名法官难,做一名好法官更难。”范豪情常常这样劝诫年轻同志。

在范豪情的日记本上,记者发现了他手抄的宣誓文本:“我愿意献身于祖国的法律事业,并为此理想终生奋斗;我准备用公正、清白、勤劳和不懈的追求去写好自己的人生——范豪情。”

自踏入法院门槛之日起,范豪情就给自己立了一条规矩:“法官不能沾上铜臭味,否则会弄脏司法;法官不能没有担当,否则整个司法就会坍塌!”

王某贩毒一案,由于毒品数量巨大,情节十分严重,有可能判处较为严重的刑罚。王某亲属动用了各种社会关系说情,有的是范豪情的好友,有的是昔日的领导、上司。但范豪情不为所动,“法官必须忠于法律,否则正义荡然无存。”

王某亲属为达目的,甚至写恐吓信,威胁要伤害范豪情的家人和孩子,并把范豪情家住宅的玻璃窗砸碎,门锁钥匙孔塞进钉子,吓得家中的老人和小孩晚上几乎不敢出门。

院领导和同事担心他的安全,范豪情却平静地说:“法官如果在邪恶面前低了头,那还能有谁替老百姓伸张正义?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王某被依法判处刑罚后,王某的亲属说:“范法官是一个硬骨头,虽然恨他不给面子,但他公正廉洁、不畏强暴的风格和品性着实让人佩服!”

然而,命运似乎在故意考验他对司法的忠诚。

从2007年开始,家庭的不幸一个个接踵而来。先是母亲患精神病住院,后是父亲中风偏瘫卧床不起,再是儿子患骨癌生命垂危。由于家庭不堪重负,妻子也舍家弃子离他而去。

为了给父母和儿子治病,范豪情卖掉了家中的房子。

“他平时总是省吃俭用,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虽然喜欢抽烟,但抽的都是几元一包的白沙烟。”与他同庭的同事伍新宇介绍说,“他太需要钱了,常常是一分钱恨不得当作两分钱来花。”

对于仅凭微薄工资养家的范豪情来说,“钱”,不仅意味着解决家庭困难,更意味着家人的生命与希望。

看着因缺钱而被病痛折磨的父母、孩子,范豪情的心在滴血,暗暗责怪自己的无能。

“是坚守,还是沉沦?”长期在审判工作第一线,掌握着利益权衡、甚至“生杀予夺”刑事审判权的他并不是没有“伸手”的机会。

被告人黄某系某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站负责人。被告人高某于2010年10月无证开办了一家洗砂厂,从事来料洗砂加工销售。2012年6月23日,黄某在该厂进行安全生产检查时发现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当场发出整改指令书,责令高某予以整改。尔后,在安全监管过程中,黄某两次发现安全隐患而未能督促高某整改落实到位,致使发生一人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一审法院认为黄某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

二审中,合议庭成员对黄某是否构成犯罪产生分歧。范豪情经过对证据和案件事实认真分析后,认为黄某在履行安全监管职责过程中,发现安全隐患后不按规定上报,也未采取有效措施督促整改到位,严重不负责任,并造成了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主张应以玩忽职守罪予以处罚,得到了合议庭的认可和支持,让黄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人一方亲属为减轻被告人刑事处罚,几次到范豪情办公室邀请聚餐都被他严词拒绝了,后来当事人了解到范豪情父母生病的情况,以看望范豪情父母之名,硬塞了一个红包。

对于苦于缺乏资金救命的范豪情来说,这笔钱无疑是“雪中送炭”。但范豪情在知道情况后,没有丝毫犹豫,立即电话通知当事人把红包退了回去。“我是需要钱,非常需要钱,但绝不拿法律和正义做交易。”当事人羞愧不已。

“在审判工作岗位,没有诱惑不可能。”邵阳中院副院长莫争春说,“但范豪情能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中自觉抵制各种诱惑,从不接受当事人的吃请,不接受请客送礼,敢于依法办案,难能可贵。”

面对诱惑与坚持,生命与信仰的抉择,范豪情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绝不能为了治愈身体上的病,而让自己的良心患上病。”

对于廉洁的坚守,范豪情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早年“一壶米酒闯深圳”的故事至今还在同事和当事人之间广为流传。

1993年,范豪情带领同事一块去汕头、深圳调查取证。当地政法部门提出要在宾馆接待他们,被他当即拒绝。范豪情和同事在附近的一家路边小店随便点了几个菜吃了起来。席间,他还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一壶自家酿的米酒,让几个同事大为惊讶。

“范豪情是一个很硬扎的人,在家里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不仅当事人送的东西不能让他动心,就是组织和同事给予的帮助他都坚决予以拒绝。”邵阳中院刑一庭庭长周红旆眼泛泪光。

父母生病卧床十余年,自己和儿子患病缺钱少药,范豪情硬是不让家里人告诉单位和领导,组织和同事们要予以救济,他坚决不同意,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扛。

“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在法院工作几十年,范豪情不知道挡了多少人的说情路,不知断了多少人的人情线,而自己则是一贫如洗。

“无端得罪人,也让自己和家人受罪,真傻!”一些亲朋好友曾经误解他、怨恨他,甚至与他决裂,但范豪情始终固守心灵中那片净土,坚如磐石。

儿子曾天真地问范豪情:“爸爸,你是法官啊,咋这么穷呢?”范豪情严肃地对儿子说:“物质富有不是真正的富有,心灵的安宁和平静才是真正的富有。”儿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一位“铁人”的倒下

2014年10月,范豪情被检查为肺癌晚期,病情急剧恶化。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并没有把病情告诉领导和同事,而是利用休假和周末偷偷去化疗。

由于病痛的折磨,范豪情身体极度虚弱,头发几乎掉光,为了怕领导和同事看出端倪,范豪情无论寒暑都戴着一顶大帽子把头捂得严严实实,坚持正常开展工作。一时间,“范大帽”成为了大家对他的昵称。

尽管范豪情遮掩得很好,但细心的同事还是发现了苗头,“有时写材料好好的,忽然脸色发白,剧烈咳嗽;有时庭审刚过一半,忽然按住胸部,皱紧眉头,汗如雨下。”周红旆说,“我们问他是否病了,要他多休息,他总是摇摇头说,忍一下就好了。”

2014年12月,香港人罗某等人贩毒一案正在结案关键阶段。罗某身份较为特殊,且涉案人数较多,涉及面较广,涉案毒品数量较大,社会各界普遍关注。作为主审法官的范豪情,为了按时结案,强忍着剧痛没日没夜没周末加班阅卷。

当时,范豪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由于超负荷运行,经常引起肺部剧烈疼痛和咳嗽,有时咳嗽还伴有出血。为了怕人发现,他总是偷偷用餐巾纸把血擦干净。

一天晚上,范豪情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加班,忽然一阵剧痛,倒在了办公桌上。

伍新宇发现后,急忙跑过去,见范豪情趴在桌子上大口喘气,帽子掉落在地,一头浓发早已掉光,嘴角正在溢血,垃圾篓里盛满了带血的纸巾,大家才知道范豪情病得这么严重。

在大家一再追问下,范豪情才道出实情。周红旆痛心不已,大声斥责范豪情:“都病成这样子了,还加班,你不要命了!”

尽管院领导和同事都要求他休息,第二天范豪情还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准时出现在了办公室。“案子不能拖,也不能拖了庭里办案的进度。”范豪情说。

就这样,范豪情一边与病魔搏斗,一边继续坚持办案,累了,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儿,实在熬不住了,就用书本顶住胸膛缓减疼痛。就这样他硬是把这起案情复杂、案卷多达68本的重案、要案啃了下来。

直到去世前一个月,范豪情还在主动要求给他安排新的案件,案子的开庭日期已经排到了他去世之后……

“我知道,你担心庭里案子多,不想给同事增加负担,不想给领导添麻烦。”在追悼会现场,周红旆几度落泪,“你心里装满了别人,唯独没有你自己。”

在同事眼里,范豪情就是一位真正的“铁人”,工作几十年来,他几乎没有休过假。即便是在自己病重、家中父母卧床不起、孩子患病需要人照顾的情况下,他也从没有因此耽误过工作。无论法定节假日还是周末,范豪情都主动加班,积极完成自己手头的工作,从不假手他人。有人问他为啥这么拼,范豪情淡淡地说:“我干不了什么大事,但总要把手中的小事干好才行!”

一种付出的幸福

范豪情母亲患精神病,病情严重时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甚至自残。

为了阻止母亲伤害自己,范豪情身上不知被割了多少口子、抓出了多少伤痕,有一次被一个瓷壶砸中脑袋,血流不止,在医院缝了几针……

发病状态的母亲不会自己吃饭,要一勺一勺地喂,不会自己上洗手间,要范豪情伺候,有时甚至把大小便弄得满脸、满身都是。范豪情也不嫌脏,仔细认真地把母亲清洗干净。有人问他怎么能做得这么好,范豪情淡淡地说:“母亲生我养我,做这点小事算啥!”

不久,父亲中风偏瘫,卧床不起,范豪情更忙了。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做早餐,然后匆匆赶去单位上班,中午又急匆匆赶回家为老人做午饭,还要忍着难闻的气味帮老人清理大小便,替老人擦身、洗头。每天晚饭后又要去看望已经住院的母亲,陪她说话、散步。

日久天长,他母亲便养成了每天等他的习惯。有几次,范豪情因为有事实在耽搁了,他母亲便在医院大吵大闹,直到范豪情闻讯赶过去,老人才安静下来。

“范豪情就是一个陀螺,每天忙得团团转。”邻居黄云说。但范豪情没有丝毫怨言,对父母总是尽心竭力,从没有给过父母脸色。十多年来,范豪情几乎没有按时吃过一顿饭,更难得一刻休假的时间。

“范豪情是个大孝子,父母一个偏瘫,一个痴呆,他细心周到照顾十几年,没有一丝抱怨,难得!”邻居刘大妈竖起大拇指。

2010年,儿子被查出患有骨癌,范豪情强忍悲痛,带儿子四处求医,北京、上海、长沙……凡是听说能够治疗的地方,范豪情都去走访求助。

那时,范豪情已经得知自己患肺癌,为了不让孩子担心,范豪情隐瞒了病情。“几次带我去检查,您疼得面如白纸,满头大汗,我问怎么回事,要您去检查,您硬是不肯,说是感冒,忍一会儿就没事了!”儿子悲痛不已,“您是怕我担心,省下钱来替我治病啊!”

“我哥身体早就不对劲了,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一直硬撑着,直到倒地不起,这时已经是肺癌晚期。”范豪情的妹妹说。

在得知自己患了重病后,范豪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如何照顾好家人。“他知道孝顺父母,照顾儿子的时间不多了。每天强忍剧痛,努力装出笑容,尽量挤出时间来陪陪家人,安排好他们的饮食起居,帮助他们康复。”周红旆眼含热泪地说。

宁可苦自己,也不苦亲人;宁可亏自己,也不亏他人。这是范豪情的处世原则。

看见身边的人有困难,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帮人一把:路见老太太挑箩筐迈不开步,他急忙上前帮人挑一程;见小贩推三轮车上坡吃力,他主动伸手推一把;见同事朋友有困难,他总是急人之所急。

在应对“汶川大地震”“印尼海啸”等人类大灾害时,尽管自己困难重重,但范豪情总是千方百计捐款捐物,尽力帮助他人。

儿子问范豪情:“爸,我家那么困难,你还捐什么!”范豪情认真地对儿子说:“人不能总想着获得什么,还要想想能干什么,有时候付出也是一种幸福!”

范豪情走了,带着不舍和遗憾,然而他带给我们的温暖和感动却从未离开过。

“豪情同志是个硬扎的人,咬着牙生活,咬着牙工作,不为困难折腰,不为金钱折腰,是个对工作、对人生充满豪情的法官。他的一生虽然短暂而且平凡,却绽放出了一个人民法官的生命价值与光辉。”在范豪情的追悼会上,邵阳中院院长尹南飞哽咽着说。

范豪情走了,寂寂而来,静静离去,但他对工作、生活、事业的豪情却永远在邵阳这片热土,这豪情永不熄灭,已经在邵阳法院人心中扎下了根。

一位素未谋面的网友读到范豪情的事迹后,欣然写下这样的诗句作为悼念:“当双脚离开大地/你的身影还在法庭中屹立/亲人忍住泪水拼命呼吸/多想挽留属于你的空气/盛开或凋零同样美丽/你的芬芳已撒满天地/生命的大门虽已紧闭/法治路上却早镌刻下你的足迹……”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