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从此温柔以待

记浙江绍兴中院民一庭审判员夏鸿

发布时间:2016-01-19 来源:人民法院报

本报记者 孟焕良 本报通讯员 祝 璐

“尽量别做法官,万一真的做了法官,去哪儿也别去民庭!”

11年前,结束了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书记员历时4个月的实习,捧走当年四川大学法学院优秀实习生奖状的同时,夏鸿在心里暗暗打鼓。

2015年的冬天,这个当年青涩懵懂的川妹子,坐在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办公室里。不仅成为了法官,忙着开庭写判决书接电话,而且已经在这个当年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民一庭,干了整整8个年头。

那些误打误撞的缘分

和很多从小就立志从事法律的法官相比,夏鸿似乎是误打误撞地进了法律圈子,但回头想想,她和“法”却是格外有缘。

高考选志愿的时候,第一志向是财税,担心分数不够,父亲做主又报了法律。

其实那时法律录取分数也很高,没想到的是,她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被四川大学法律系录取,成了一名法学生。

这个从小不事张扬却成绩优秀的姑娘,索性既来之则安之,沉下心来慢慢地读出了法律的好味道,成绩一直领先,大四之后保送本校研究生继续深造。

实习期初尝了法官的不易,原本对法院敬而远之,结果因为青梅竹马的爱人到了绍兴工作,夏鸿也就随着他从四川来到了遥远的浙江,考入了绍兴中院。

怕什么来什么。2008年,一进绍兴中院,夏鸿便被分配到了民一庭。

一干就是8年。也许这就是和法律的缘分使然。

“新课堂”里的小跟班

起初还未任命助理审判员,没有审判资格,庭长交给她的“重要任务”就是当好老法官们的“小跟班”。

于是,“小跟班”每天跟着老法官们去开庭,坐在旁听席上,法槌一敲,另一堂课开始了。

在学校里读书顶呱呱的夏鸿坐到真实的法庭里,才发现背得出法条距离办得好案子还差得远呢,看看法条觉得门儿清,看到案子还是两眼一抹黑!

于是她沉下心来,在这个“新课堂”上逐字逐句地记录案情、双方当事人陈述,揣摩老法官们如何提问、如何控制庭审节奏,琢磨如果自己是法官,裁判文书该怎么开篇,如何说理……

如此这般在庭审课堂上暗暗“模拟”了两年,犹如打通了任督二脉,入门了。

但即便心中无数遍演练,在第一次主办案件要面对当事人时,夏鸿还是心怦怦直跳,太紧张了。

再三深呼吸,心还是怦怦跳得急。最后,她拜托庭里的“山哥”出马陪着一起去。

被庭里年轻人亲切地称作“山哥”的吕景山,是绍兴中院民一庭的老法官,调解方面的一把好手。

有这样高水准的“陪练”,夏鸿再次偷学不少。“‘山哥’调解就是比我有说服力。”

但这个踏实的姑娘没指望学几招秘籍就能出师:技巧可以学,但老法官们厚实的底气绝不是只靠几招“绝技”就行,还得靠历练。

慢慢暖和起来的炭火

有多类型案子可供学习操练,有前辈可以随时叨扰请教,有不分年龄自由讨论的钻研氛围,夏鸿开始庆幸自己来了民一庭。

浸润其中,不声不响地埋头办案,家庭婚姻、侵权、道交、劳动争议……一条线一条线地捋过去,整理总结办案思路,结合案情分析法条。

时间厚待踏实的孩子,慢慢地,这个不张扬的姑娘办案量逐年增加,案子办得稳健扎实,名字也一次次出现在嘉奖名单、考核优秀等次、绍兴十佳优秀法官等荣誉榜里……

她可能不是庭里最光芒四射的那团火,但开始像块暖和的炭,不急不躁、安安静静地在那里,让人觉得踏实可靠。

35岁以下的青年干警在绍兴中院民一庭占了50%,如何抓准纠葛核心、适用法条、理清审判思路……要学的东西有很多很多。

另一方面案子却每年都在增长——2015年结案数量就同比上升了27.31%。

“慢慢培养显然远水救不了近火,得让年轻人成为审判的生力军。”民一庭庭长杨雪伟从广度和深度两方面入手,给这群年轻人制订了“特别训练计划”:

一方面,让这些年轻人轮流每季度担任一次审判长,从只埋头自己手上的案子,变成抬头看看多种类型案件不同的审判思路,学会通盘考虑。

另一方面,将5个合议庭专业化分工,劳动争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大家各有钻研,培养某一领域的专家型法官。

“看得多了、想得深了,庭里的年轻人既能快速上手办案,又能稳扎稳打夯实根基。” 杨雪伟说,民一庭的年轻人就这样成长起来,夏鸿便是其中之一。

审判长“脑子里的案子多了几百个”

2015年,工作细致踏实的夏鸿被委以重任,代任审判长之职撑起民一庭五大合议庭之一,以劳动争议案件为主,同时办理其他民事类案件。

这个变化,在夏鸿的体验里:“自己手边承办的案件数量少了几十个,但脑子里的案子却多了几百个。”

按照绍兴中院传统,合议庭的案子统一先分到审判长手里,再由审判长分给合议庭成员。

在分案时,这个“操心”的审判长就要看过所有案卷再分配;

办案过程中,法官说起案件办理中遇到的问题她也都记在心里,适时提醒或给出建议。

审判长的名字写在判决书署名栏的第一个,当事人的电话也常常绕过承办人,直接打给审判长。

合议庭一年将近500件案子,接到某个当事人电话就要从这片茫茫案海中记起案件情况细节,犹如抽查考试!

好在这个“操心”的审判长从分案阶段一路大脑就随时更新“存档”,来了电话,及时“调档”,考不倒!

“夏鸿姐记性真好!”合议庭成员杜杭莉把这句话说了三遍!

冯奇也是合议庭成员之一,2015年以近300件案件的结案量在庭里结案榜上名列前茅。他说起夏鸿的“操心”也有一肚子故事:“夏鸿的确非常细心,原审判决也仔仔细细地看,看到有差错的地方还会打电话给原审法院,提醒他们出补正裁定。”

“当年,我的审判长也是这样改判决书”

合议庭成员的判决书,夏鸿更是要逐字逐句地改,不光改说理,还改错别字。“当年我的审判长也是这样改我的判决书,如今想来,还真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她说。

杜杭莉来绍兴中院挂职之前,在嵊州市人民法院办公室工作过,自认算是心细认真的,有时居然也能被夏鸿这“纠错达人”揪出错别字来。

“下一次绝对绝对不能有错别字!”要强的杜杭莉暗下决心,私下想想这回是不是还能揪出漏网之鱼,也是辛苦工作中的乐趣之一。

而公正的细节也就在这一来一往间,一经一纬、一针一线的织补严密。

文书出不得错别字,案子也要尽量补充细节。前不久,杜杭莉承办了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上诉人要求解除合同,其上诉理由之一是消防通道不符合规定。

夏鸿和杜杭莉在实地勘察的时候,上诉人也多次提出消防通道的问题。

杜杭莉认为,上诉人以此理由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不能成立,可以判决驳回这个上诉人的诉请。

但是夏鸿想了想却建议她,还是去消防大队咨询清楚,即便不影响合同解除,也可以在判后答疑中反馈当事人,自己也是补强了一个常识。虽然消防大队的回复和杜杭莉最初的意见一致,但是这一步做到了,就觉得案子办出去心里更踏实了。判决书出具之后,当事人也没有再来要求解释答疑。

办过的案子坚持写电话记录,重要的事项除了电话沟通,务必做好笔录……这些事哪件都不难,难的是始终坚持。

踏实点儿再踏实点儿,“这是民一庭的风格。”年轻的审判长夏鸿就这样把自己当初从前辈那里学到的,一点一点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合议庭里的小伙伴们。

“让他说痛快就好了”

都说川妹子辣,夏鸿这个非典型川妹子却以好脾气著称,杜杭莉说,还真没见过夏鸿姐跟谁急过眼、红过脸。

一次劳动争议案件开庭结束,当事人人数众多,一审败诉的上诉人你一言我一语还在不依不饶的,眼看情绪越来越激动。夏鸿赶紧把其他两位合议庭成员“赶”回办公室:“快回去,我会跟他们慢慢说的。”(在开庭过程中,上诉人方人数众多,多次打断庭审进程,并拿出手机拍照录像,被合议庭制止,庭审结束后,上诉人就此借题发挥,称法官冤枉他,并怀疑法官是看不起他,所以就有了言语争执。)

半个多小时后,夏鸿回来了,气定神闲。

“怎么样?”杜杭莉着急地问。

“没事儿,让他说痛快了就好了。”

夏鸿说:“民事法官不能动气,本来明明是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你一动气,双方的矛头就都指向你了,也不利于冷静地思考判断。”

在法庭上,这位审判长的风格也是很少打断当事人的陈述,即便其有时叙述偏离要点,也只是温和提示。

这样不会让庭审节奏过于冗长吗?夏鸿有她自己的看法。

她曾经办过一个兄弟反目的案子,就案论案其实并不复杂,两兄弟因为相邻的一堵围墙,赔偿款仅仅1800元,争得不可开交,一路打官司到了二审,怎么调解也没有效果。

两人的亲戚为了劝和这对兄弟,甚至偷偷自掏腰包将1800元放在法院,希望能让兄弟俩化干戈为玉帛。

没想到两位当事人却不领情:“我就是赌一口气,我们俩的事情不止这笔钱。”

案子最后当然是没调解成,夏鸿却从这个案子中品出了另一个道理:“民事案件当事人有时赌一口气,憋着一肚子火,宜疏不宜堵,应该让他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让他把话说痛快了,对法院的误解也会减少。”

倔起来也是要命

水至柔,也至刚。别看夏鸿温和,倔起来也是要命。

绍兴中院书记员处处长王安洁曾经也是民一庭审判长。说起那时有起医疗过错纠纷案件,一审判医院方无过错,夏鸿为了把案子办实,不知道跑了几趟绍兴医学会。最后仔细求证,认为医院存在一定过错,改判后双方都服判息诉。

这个柔而韧的姑娘类似的“倔事儿”一箩筐。

2015年,一起家庭纠纷案交到夏鸿手上,上诉人申请司法鉴定却坚持不肯交鉴定费:“法院难道不该把事儿查清楚吗?为啥要我交钱?”

“鉴定是第三方鉴定机构做的,钱也是交给他们,不是法院受理费用的范围,我们没有权利免的。”

“我不管!你们法院给我解决!”啪!电话就挂了。

这位“硬钉子”一审败诉正是因为没有必要的鉴定意见,合理诉求不能得到支持,劝其鉴定反倒好心成了“找骂”,好脾气的夏鸿也是一肚子委屈。

但委屈归委屈,她还是一次次地主动打电话“找骂”,没事儿人似的解释说服;同时,她也请教领导,四处打听,穷尽办法找“鉴定”免单的方法。

终于找到了可以向当地政法部门申请这个方法!

还来不及告知上诉人,“硬钉子”的电话倒是先来了:“夏法官,鉴定费我交了,我也就是希望你们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公正处理!”

这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真诚,还是能让人听得到的!”放下电话,夏鸿觉得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又可以去琢磨下一件案子了。

如果还有一个8年

民一庭的办公室集中在绍兴中院的五楼,开庭、写判决书、接电话,一年又一年,夏鸿和小伙伴们用一件件案子计量时间和青春,接电话戏称为“陪聊”,实地勘察戏称为“房产中介”……民一庭必备的外挂技能还包括苦中作乐、心理调适。

当年那个“最怕民庭”的川妹子从一只小菜鸟慢慢蜕变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法官,也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小伙伴们:“案子再难再多,也没有人推案子的,没有抱怨的;案子遇到难处了,请教、讨论,工作生活得有声有色。”

据了解,民一庭人均结案率连续三年位列绍兴中院第一,2013年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授予集体二等功,2015年又被推报为全国法院先进集体。

“身为其中一员,谁不自豪?”她说,如果说一开始和法院是缘分,现在已经慢慢地变成了情分。

如果再待8年呢?她笑答:为什么不呢?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