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有位法官名叫“已然”

发布时间:2016-02-03 来源:人民法院报

她的微信名叫“已然”,凡是熟悉她的人,一看便知那肯定是周欣,因为只有周欣常常在谈吐中不经意地用到“是故”“已然”这些文绉绉的字眼,也只有周欣,喜欢把《红楼梦》、张爱玲小说当作枕边书。

“这不矛盾呀,刑事法官固然需要威严与理性,但同样需要温情与儒雅。”周欣微笑着,一头短发利索干净。

“已然”,充满认真严谨的职业精神

大部分时间里,周欣是一位“标准”的刑事女法官。这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的女法官从事刑事审判二十余载,办理了众多大要案,身上带有明显的职业习惯。

看见报刊上有发生恶性案件的报道,她的第一反应是“怎么案发的?死因是什么?起因有没有查明?”

夜晚搭乘电梯,走进来一个“神色可疑”的人,周欣会忍不住上前“盘问”,并且下意识地记住对方的体貌特征。“万一后面需要我回忆作证呢?”

“她就是一个为工作而生的人。”丈夫薛军这样评价。

周欣天生“适合”做刑事法官。早在读大学期间,她就对刑事法律有偏好,她各科成绩都很优秀,其中刑法、刑诉法的专业成绩最为突出。她还很喜欢法医学,每周上法医学课的时候,其他同学避之不及,只有周欣胆大心细,听得仔仔细细。晚上的自习结束后,别人在寝室里谈天说地,她一个人坐在床上翻看着法医类的书籍,越看越有兴趣。

作为一名刑事法官,常常要审阅卷宗里那些血淋淋的尸体照片,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但周欣看得很仔细。尸体一共有几处创口?先后被警方找到的尸块是否属于同一具尸体?尸体上还有哪些特征?

周欣不放过照片里的任何一个细节。“刑事法官看到的主要是书面材料,他(她)无法真正感受案发现场的情况,所以通过阅看这些卷宗照片,可以最大限度地对被告人的作案手段、案件的危害后果等有直观感受。”

“她对核实案情有近乎严苛的细节化要求,性格很稳妥。”张志杰曾担任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他对周欣的职业精神非常赞赏。

周欣刚办案不久,就负责审理一起社会高度关注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4名被告人都是澳门大圈帮成员,在光天化日之下,采用金属指环套击打被害人头部,用烟灰缸猛砸被害人头部,尖刀刺戳他人肢体及手、脚筋,导致两人死伤。

周欣是第一次承办这样的大要案,她精心准备预案,认真审查核实证据。庭审中,面对穷极恶煞的被告人,她镇定自若,毫不畏惧。

“面对被告人,你不害怕吗?”张志杰问。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以后这样的案子还很多吧?”周欣笑着回答。

张志杰在心里赞叹,这姑娘心理素质不错,巾帼不让须眉!

周欣办理的“沐某某故意杀人案”是被同行们常常提起的“经典案例”。那是一起发生在春节期间的灭门惨案,案件除了被告人有罪供述以外主要是间接证据,因此,审核被告人供述是否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显得非常重要。

这起案件后来上诉了,二审法官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长陆亚哲,陆亚哲听闻周欣在一审中加班观看审讯录像看了整整三遍。

“审讯录像为什么要加班看呀?”陆亚哲有些纳闷。

等到案件移到高院,陆亚哲终于明白了。原来,审讯视频一共有100多个小时。周欣看三遍:第一遍要安静地倾听口供内容,查明是否有刑讯逼供现象;第二遍要与笔录进行核对;第三遍对细节进行摘要,然后附进审理报告。

令人惊讶的是,周欣对其中很多细节的查证到了一种“苛刻”的程度。比如案发现场有一枚鞋印,犯罪嫌疑人曾经供述自己作案时穿了一双某品牌的皮鞋,这双鞋大约已穿了半个月。为了印证这一说法,周欣让公安机关做了侦查实验,找了一双同品牌同款式的皮鞋,让一名公安人员穿着这双鞋走了半个月,然后踩上一个脚印,与现场遗留下来的鞋印进行比对。

“这个周欣真够较真的!”陆亚哲感叹。

这起案件的一审审理报告周欣足足写了97页,此后,这份对案件细节考虑周全、逻辑严密的审理报告成为了刑庭指导办案新手的参考范本。

“已然”,拥有一颗温情善良的心

很多人戏称周欣为“红颜杀手”。

周欣笑了,惩恶扬善是刑事法官的职责,但刑事法官在公正严明的同时,也需要善良、温情的一面。

每次庭审结束后,周欣都习惯与被害人家属聊一聊,听一听他们的诉说,了解他们内心的声音。“我们要多站在被害人家属的角度去想一想,要理解他们失去亲人的悲痛,让他们通过我们的审判感受到法律的公正和人性的温暖。”

为了做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调解工作,周欣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做当事人工作,打电话、接待谈话,到相关部门走访等。周欣觉得这些苦这些累都很值得,如果能够促成双方达成和解,这不仅能够避免矛盾激化,还可以弥补被害人家属的心灵伤痛,有利于被告人认真改造,为什么不去做好做足这些工作呢?

“我有时也挺同情被告人的家属,真的,他们也是无辜的。”周欣低下头沉吟道。

在周欣心里,有一起案件让她难以忘怀。

那是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是一名20多岁的年轻小伙儿。执行死刑前,周欣安排他的父母最后一次会见自己的儿子。

厚厚的玻璃隔着相望无言的母子,虽然彼此都看得见,却再也无法享受天伦之乐,生离死别的痛苦紧紧抓着那位母亲的心。

当法警押着被告人走出会见室时,疯狂的母亲冲向儿子,但一道铁门把他们分开了。

“周法官,你救救我儿子吧,那是我的独生子啊!”母亲跪在地上不停地哭喊着,身后站着强忍泪水的父亲。在家属眼里,穿着法袍的法官代表着权力,代表着一线希望。

周欣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她只是一名法官,法律不是儿戏,判决已经生效,一切都已成定局!

冷冷的会见室里,两架默默无语的电话机对望着,那是让家属隔着玻璃与被告人通话用的。

“多么无辜的父母,接下来的后半辈子他们将面临一种怎样的丧子之痛!”这样的场面常常提醒着周欣,以后办理案件一定要慎之又慎,尤其是死刑案件。

于是,为了办理新类型毒品案件,周欣请教803专家,走访食品药品监管局、缉毒总队,查找文献及法律,查阅全国范围内的司法实践是否有类似案例,在量刑上反复考虑。

为了查明杀人案件中作案工具究竟是榔头还是自来水钢管,周欣询问法医的鉴定意见,寻找公安当年讯问其他人的笔录,将新找到的物证送检,在法庭上展开细致的调查。

周欣认真努力地在事业上行走着。

“已然”,行进在传承之路上

大学毕业时,周欣被评为“上海市优秀毕业生”,而她最开心的,就是自己进入法院被分配到刑庭,很幸运地跟着沈维嘉、徐翠萍两位法官做起了书记员。

“我觉得直到现在,我的本事都不及他们的十之一二。”周欣特别欣赏那批老法官身上的严谨和敬业,“这些法官不仅办案仔细,对年轻同志也非常爱护,从来不说一句重话。”

沈维嘉常常埋首在小山般堆砌的卷宗里,用一支钢笔安静地写着审理报告,如果外出办公,他便把桌上的卷宗收起,放进柜子,把蓝色的法官制服搭在椅背上,把椅子规整地朝里放好。每当周欣打印完法律文书拿给沈维嘉核对时,沈维嘉便一个人坐在茶水间里,反复阅看文书。此时的周欣心里惴惴不安,就好像一个向老师交作业的学生。

“你看,这个字错了!”每当发现一个错别字,沈维嘉都会仔细地指给周欣看,接着教如何分辨易错词,再接着教她文书的写作思路等。

“他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我觉得他们都已经不用拿模范法官、优秀法官来评价了,他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模范法官、优秀法官。”周欣感慨地说。

现在的周欣和自己的师傅们如出一辙。每次离开办公室时,她一定会把所有卷宗收好。核对法律文书时,一个人躲到安静的茶水间反复查看,若是发现判决书里有错字,她一定会细心地向书记员指出,告诉书记员哪些字特别容易出错、要注意。

“每份文书我都要看上五遍,否则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周欣笑笑。

阅卷、整理思路、审理案件,周欣认真地做着每一件事,认真地捕捉案件中的更多细节,让自己稳妥地去把握每一起案件的定罪量刑。

“笨鸟先飞”是周欣经常挂在口头上的话。她经常阅读大量书籍,只要有新的法律法规出台或者是现有法规修改,她都最先学习并应用在工作中。在处理案件时,如果遇到了非法律类、但关系案件事实查证的问题,她都会请教相关领域的专家,学习和工作几乎成了她的整个生活,她也逐渐成为刑庭最权威、最专业的“百科全书”。她还担任了青年法官的带教老师,还受聘于复旦大学等高等院校,教授审判实务技巧。

张金玉是2009年9月进入上海市一中院的第一批法官助手,她的带教老师是周欣。

一次,张金玉撰写了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审理报告,照着一份审理报告的模板,不到一个星期,她就把审理报告放到了周欣的办公桌上。

“这么快!好,我先看看。”周欣说。

张金玉心里有些美滋滋的,她眼睛看着电脑屏幕,时不时地瞄一眼坐在对面看审理报告的周欣。

周欣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手里的笔也动得越来越快,张金玉有些坐不住了。

“金玉,这里有几个问题。”周欣终于停下手中的笔,抬起了头。

“在外面等被害人的人说曾给被害人打过电话,但是另外一个人接的,而且声音也不像被告人,这是谁呢?电梯里有一个血脚印,是被告人的吗?抛尸的地下室有一个饮料瓶,是被告人喝过的还是其他人喝过的?被害人的手机到哪里去了?”

一连串的问题让张金玉汗颜,她一个也答不出来。

“写审理报告并不是简单罗列证据,而是要发现证据中的问题并予以解决,这些细节主要涉及到被告人是否有同案犯,这在杀人类案件中不是个小问题,你再仔细去看看,写审理报告是很辛苦的,你可以做好。”周欣娓娓地说道,张金玉很感谢老师的肺腑之言。

“已然”,散发着宁静淡然之气

薛军对妻子周欣的好,那是有目共睹的。

读大学时,周欣很矜持,不但没有交往过男朋友,连学校里的男女生联谊舞会也鲜少参加。可毛晓琼没有想到,毕业后,周欣居然是她们寝室中最早确定“终身大事”的人。

“他是法警,当时正值严打期间,我们天天加班很晚回家,庭长怕女同志们晚回家不安全,就向法警队申请了一辆车子,一路上送我们回去。”周欣说起当年的“被追”,笑称自己“非常木讷”。她只记得每次回家时,负责开车的薛军最后一个送的人就是她。

有一天,薛军说:“那么晚了,我请你吃宵夜吧!”

“不需要,谢谢。”周欣摇摇头,她没想到这句话更加坚定了薛军心里的一个愿望。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姑娘好,不是别人一张口就跟着跑的,我下定决心要娶你。”结婚后,薛军笑着告诉周欣。

1997年登记结婚,1998年办婚礼,1999年生下儿子。周欣从此把自己和薛军牢牢地拴在了一起。

“他能四两拨千斤地把所有事都解决掉。而且他心地善良又会照顾人,把一切都照顾得妥帖。而我却是生活的低能儿。”一说到这些,周欣就有些不好意思。

有了坚强的后盾,周欣心无旁骛地在事业上发展着。她常常为了审理案件加班加点,是庭里有名的“加班狂人”,办理的案件数量在庭里总是数一数二。

周欣大学里的同班同学,有的是律所的合伙人,有的是公司的法务,经济收入都不错,每当有同学问她,她总是笑笑:“我就喜欢法官这个职业,虽然工资待遇不高,但是在办案的过程中,我充分体验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历练、行走、传承,周欣已然平静地做着法院里的一名普通法官,已然享受着生活、事业带给她的平静和淡然。

“你就用‘已然’做微信名吧!”2014年,一位同事开玩笑地对周欣说。

周欣笑了,她觉得不错,就用“已然”吧,每一次人生的经过都会成为一种已然,能够泰然地在已然中生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周欣荣誉小档案]

2001年 上海法院系统二等功

2009年 上海法院系统办案标兵

2010年 上海“创先争优,世博先锋行动”“五带头”共产党员

2010年 上海法院优秀法官

2010年 上海法院系统一等功、上海市“三八”红旗手

2011年 全国法院党建工作先进个人

2012年 上海法院系统一等功、全国法院办案标兵

2015年 全国优秀法官

2016年 全国模范法官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