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服务群众他干了一辈子

发布时间:2016-02-19 来源:

法制网讯 (记者周斌 通讯员袁诚 张全连)

刘荣贵的丧事是家里办的,当地政府没有通知任何单位和个人参加。按照农村传统风俗,出殡时间定在凌晨3点。然而,出殡时,仍有许许多多的群众前来送行,还有不少群众献上传统路祭——在德高望重的逝者灵柩经过的路边,摆上祭桌,供上酒菜,全家人追忆逝者生前的功德。

刘荣贵,1985年起先后任江苏省如皋市葛市乡、江安镇司法助理、法律服务所主任、司法所所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主任、政法综治中心常务副主任,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司法行政干部,为什么他的离世,牵动了那么多人的心?

一份带血的“通知书”

2014年1月8日,傍晚6点多。江海平原上的沿江小镇江安,雨雪渐止,朔风更劲,寒气愈甚。刘荣贵匆匆吃完妻子徐秀梅熬好的腊八粥,放下碗筷就要出门。

“天气不好,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徐秀梅劝道。

“不行啊,明天还有会。”刘荣贵边说边穿上大衣往外走。他打算去找靖江同业商会的陆会长商量下成立调委会的事,然后给社区服刑人员孙强送去《社区服刑人员参加公益劳动通知书》。

徐秀梅还没来得及再说,刘荣贵的身影已消失在夜幕中。这一走,他再也没回来。

出事的地点离他家不到一公里。一个农民工酒后超速驾驶一辆没有照明灯光的电动车,把步行的刘荣贵撞倒在地。肇事者张惶失措,丢下车子跑回打工的工厂,几番犹豫后才报了警。闻讯赶来的民警和群众紧急将刘荣贵送往医院,为时已晚。

在刘荣贵口袋里,人们发现一份带着血迹的“通知书”。

刘荣贵出殡当天,能容纳400多人的殡仪馆告别厅,挤满了前来吊唁的群众,挤不进去的群众默默地站在室外寒风中,抹泪等待。

新建村村民吴爱林来了。“社区矫正3年,刘所长没把我当坏种,是他教会我做饭,帮我找到工作,给我介绍了对象,他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李柱秀、丁采琴来了。因蔬菜大棚通道发生纠纷,两人准备大打出手,是刘荣贵及时赶到,阻止了打架还化解了纠纷。“刘所长答应蔬菜大棚有了好收成,来喝丰收酒的,他怎么就走了呢?”李柱秀抹着眼泪说。

“荣享百姓爱戴赛过海深,贵把群众事情看作天大”,告别厅里这幅出自乡村文人之手的挽联,蕴含了刘荣贵所在地11万群众对他一生的最高评价和深切缅怀。

纠纷再复杂都能化解

“是刘所长解开了我们两家17年的‘死结’。”得知刘荣贵不幸离世,六团村退休教师刘伯建老泪纵横。17年前,邻居徐桂华家盖楼房时,刘伯建曾与亲族百般阻挠,之后不久,徐桂华的小儿子与母亲相继去世,徐家认为是刘家阻挠坏了风水,两家由此结怨。

这起重大疑难纠纷,村里多次调解无果,只好向刘荣贵求援。

“你们都姓刘,怎么调?”第一次上门,刘荣贵就吃了“闭门羹”,徐桂华拒绝调解。

徐桂华白天在城里打工,只有早晚在家。刘荣贵就每天早晨5点骑车赶到徐家,耐心地听他倾诉,晚上再骑车赶去,任他数落。从刘荣贵家到徐桂华家,单程10多公里路,刘荣贵连续10多天往徐家跑。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凝结了17年的坚冰慢慢化开了。刘伯建主动登门道歉,双方握手言和,刘荣贵还主持双方吃了顿“和好酒”。事后,徐、刘两家联名给司法所送去“化解矛盾的楷模,促进和谐的典范”的锦旗。

“刘所长调解每一起纠纷总是把诚心、耐心用到极致,只要有百分之一的调解可能,都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实现。”回忆起刘荣贵去年调解的一起死亡赔偿纠纷,镇调解中心副主任尤兴成泪流不止。

2013年3月10日,葛市村村民瞿祥林在一家工厂上夜班时突发疾病去世。家属要求赔偿,而厂方则认为是睡觉猝死,不愿担责。

50多名亲属头扎白布、手捧遗像,在厂门口摆满花圈“闹丧”,工厂保安严阵以待,一场群体械斗一触即发。刘荣贵闻讯赶来,挺身冲入情绪激愤的人群中说:“国家有法律,不能乱来。”

调解室里,他悲痛地说:“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首先哀悼逝者安息,充分体谅家属的悲痛之情。”说着,刘荣贵失声痛哭。原来,他触景伤情,想到了一年前因车祸去世的儿子。

刘荣贵努力平复情绪,耐心听取当事双方的诉求,反复地讲解法律规定和乡规民情。第二天凌晨两点,双方达成补偿协议。

“29年里,到刘荣贵手上的矛盾纠纷,总能化解,无一上交,无一激化。”江安镇党委书记顾卫国说。仅2013年,刘荣贵就参与、组织调解镇村两级矛盾纠纷487件,其中重大纠纷28件,非正常死亡事件27件。

帮困难群众不求回报

“刘爷爷,我想您,您在哪里?”江安小学三年级学生马松萍在作文中这样写道。

2011年10月,在江西打工的马锦凡带着残障的妻子和7岁女儿马松萍,回到阔别34年的江安镇周群村老家。由于住房、户口没有着落,孩子上不了学,马锦凡多次上访。

得知情况后,刘荣贵主动登门。他拉过马锦凡的手安慰道:“在外漂泊30多年不容易,户口、孩子上学的事我来解决。”

随后,刘荣贵多次到镇教委和学校说明情况,以司法所长的名义担保,把马松萍送进了学校。接着,他又协调公安、民政等部门,为马家办了低保,把户口簿送到了马锦凡手中。

这么多年,刘荣贵真诚帮助的困难群众又何止马锦凡一个。

“我不识字,但我眼不瞎,刘所长真的是有菩萨心肠的大好人,没他我早就不在人世了!”45岁的社区服刑人员樊成说。

2012年4月,樊成因故意伤害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接受社区矫正。失去工作又赔偿了受害者6万元,本不富足的樊成一家生活陷入困顿。一天晚上,愁闷无助的樊成借酒浇愁,情绪激动地给刘荣贵打去电话诉苦。

没想到,半夜三更,刘荣贵爬出热被窝,匆忙赶到了樊家。得知樊成以前一直在靖江市西来镇做瓦匠,社区矫正期间无法离开如皋,又找不到工作,他多方协调,履行程序,为樊成办理了“跨界服刑”手续。如今,樊成重新找到工作,日子越过越好。

2011年以来,刘荣贵帮助了21名困难户,7户五保户和孤寡老人,捐款7000多元,帮助29个困难家庭和下岗职工联系工作。先后为6名刑释解教人员落实了低保,77名刑释解教人员在他的鼓励帮助下走上致富路。他接管的326名社区服刑人员、426名刑释解教人员,无一人重新犯罪。

背负亲情债无法偿还

2010年1月,妻子徐秀梅患高血压眩晕症,住进了医院。同时,江安中学发生一起男生溺水死亡事故。刘荣贵一头扎进事故善后调解工作。等调解成功,他身心疲惫地来到妻子病床边时,已是9天后的事了。

“真对不起,让你受累了。”愧疚的刘荣贵紧紧搂住妻子。“工作是大事,我懂。”通情达理的妻子反过来安慰道。

2011年12月,刘荣贵家遭遇塌天之祸。年仅27岁的儿子在南通遇车祸去世,留下年轻的儿媳和不满周岁的孙女。刘荣贵强忍悲痛,做好家里人工作:“相信南通交警部门会一切按法律办事。”

老母、病妻、年轻的儿媳、未出嫁的女儿、年幼的孙女,家里,就刘荣贵一个顶梁柱,可他没有因此耽误一天工作。

2012年,刘荣贵领衔为镇区域经济发展献计献策,提出法律建议121件,被镇党委、镇政府采纳118件。

2013年,他围绕“构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等“四个全覆盖”工作中心,深入全镇31个村宣讲法律43场次,帮助企业协调纠纷争议105件,避免和挽回经济损失7000余万元。

29年如一日地忘我服务群众,刘荣贵用实际行动和生命践行着共产党人、司法行政干部“让人民满意”的誓言和追求。

为表彰刘荣贵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司法部追授他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一级英模荣誉称号。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