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用心暖群众

发布时间:2016-02-19 来源:

人物简介

侯先亮,1999年从西藏某部转业分配在江苏省丰县司法局梁寨司法所工作,2004年担任梁寨司法所所长。他自创了“一车”(便民法律服务直通车)、“一卡”(便民服务卡)、“一记”(民情日记本)、“一网”(民情信息动态管理服务系统)的走村串户工作法。十多年来,侯先亮调解矛盾纠纷万余起,被江苏省综治委特殊人群领导小组授予刑释解教安置帮教先进个人、被徐州市司法局授予“十佳调解员”称号

□文/图 本报记者 马超 本报通讯员 王应举

“各位村民朋友们,我是梁寨镇司法所所长侯先亮,有需要法律咨询的村民可以直接到村委会来,我将为你们现场免费解答涉法问题!”1月18日早上9点,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梁寨镇腰里王村广播喇叭里又响起了梁寨镇司法所所长侯先亮的吆喝声。每月1日至20日,这样熟悉的声音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天寒地冻,都会准时回荡在村社前后,田间地头。

2014年5月,侯先亮将一辆闲置的面包车改装成便民法律服务直通车,定点开入全镇各村各户,把法律服务送到百姓家门口,免费为各村村民解答法律咨询、开展法制宣传、提供法律援助,并对村民发生的矛盾纠纷现场进行调解。

走村串户,怀里揣着一个本儿;磨破嘴皮,只为求得万户安。在梁寨镇,侯先亮走村进户,倾听群众呼声,急群众之所急,帮群众之所忙,解群众之所困。10年多来,侯先亮调解矛盾纠纷达10800起,其中成功调处的重大民事纠纷有30多起。

耐心化解民转刑案件

“田大姐,又来咨询法律问题啦?”广播里的吆喝声刚落,侯先亮就看到腰里王村的田大姐坐在服务桌前跟司法所工作人员聊天。法律服务直通车在腰里王村帮助的第一位村民就是田大姐。

2013年5月,田大姐在梁寨镇徐州某食品有限公司务工期间不幸被电击伤右肩,共花去医疗费用两万余元,由于没签订劳动合同及相关保险,该食品有限公司不予赔偿,双方未能达成协议,田大姐及其家人甚至上门围堵该食品有限公司老板逼其给钱,差点闹成刑事案件。

在直通车开入腰里王村时,侯先亮主动介入此事,进行调解,帮忙解决问题。在详细了解完情况后,侯先亮当即把该食品有限公司通知到现场,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先是诠释劳动合同法及《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法律规定,又严厉地指出,如果公司不能依法赔偿田大姐的损失,她将利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到时公司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在侯先亮苦口婆心解下,双方在互相谅解的基础上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束时已是下午两点多,田大姐邀请侯先亮到她家吃饭,说是为了忙活她的事,连饭都没吃,侯先亮谢绝了。他说:“百姓的幸福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群众在想什么、盼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要踏踏实实,真心实意,尽最大的努力为群众提供帮助和服务。”

自从解决问题后,田大姐一遇难题就直接到直通车上寻求帮助。

善心解开兄弟利益结

“喂,你好,请问是司法所侯所长吗?”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梁寨镇前四楼村1组的李根,在梁寨镇便民服务明白卡上看到你的联系方式,想让你帮忙调解纠纷。”

“好,我这就过去!”

就在电话里,侯称亮已经听见一阵喧哗,似乎有人在吵嚷。放下电话一看时间,已近中午12点,现在赶去调解,怕是又要赶不上吃饭了,可侯先亮毫不犹豫地驱车前往。

赶到李家时,李根正跟兄弟李叶激烈地争吵,老母亲一脸愁苦无可奈何坐在一角。侯先亮当即喝止了兄弟俩,指责他们不懂事,兄无长样,弟无孝行,然后他先安慰了坐在一旁伤心的老太太,这才让兄弟俩分别诉说纠纷的起因经过。

原来,李叶翻盖房屋时往东扩建占用母亲一间屋,李根以母亲已答应将宅基地给他为由拒绝让弟弟占用,李叶声称从未听母亲提过此事,坚持盖屋,双方各执一词,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了解完情况后,侯先亮问李老太太打算把宅基地如何处置,她回答说,宅子并不值钱,只要他们兄弟俩不闹矛盾,怎么处置都行。

听完老母亲的话,侯先亮对李家兄弟俩说:“母亲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对你们不求回报,只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你们不好好孝顺,反倒还惹老人家伤心,为一处宅子撕破脸,六亲不认,你们害不害臊,丢不丢人!”

兄弟俩被侯先亮说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最终自愿达成协议,同意宅子归兄李某峰所有,李某峰一次性补偿给弟15000元,并保证双方在今后生活中保持和睦关系,互帮互助,共同侍奉赡养老人。

面对有各种诉求的当事人,侯先亮采取与当事人交心谈心,对粗暴蛮横的当事人直言正告,使其恢复常态;对急躁不安的当事人耐心劝解,使其冷静下来;对忧闷痛苦的当事人婉言抚慰,使其得以宽心;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当事人真诚开导,使其充满信心;对不知法规的当事人耐心宣传,使其知道应遵守什么,用什么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爱心助农民工讨工资

2014年12月10日,黄楼村村民曹亮来到直通车,希望侯先亮帮忙索要老板拖欠的薪金。

2013年年底,曹亮与同村代军等21人被包工头汤某带领到北京市良乡某建筑工地上,从事土建工程。曹亮等人一直从1月干到12月,年底结算工资的时候,却被告知没有钱付工资,经过再三争取,曹亮等人只拿到了一点回家的路费,连过春节的钱都不够。包工头汤某欠曹亮等人工钱共计243800余元。

听完他的诉说,侯先亮当即表示司法所可以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免费为他们代理诉讼,依法帮他们讨回被拖欠的薪金。

仔细梳理案件后,侯先亮发现几个难点:一是包工头不是丰县人,不容易找到;二是工地在外地,取证比较困难;三是这批农民工兄弟没有和包工头签订劳动合同,包工头容易抵赖。

为了取得关键证据、防止包工头逃逸,侯先亮向上级领导详细汇报后,第二天就在曹亮等人的带领下,前往北京良乡建筑工地。经调查包工头汤某已经与公司结账走人。

通过多方联系查找,打了无数的电话,走访了数十人,最终在石家庄一宾馆,侯先亮找到了包工头汤某,而此时农民工的血汗钱已被其挥霍一空。在侯先亮和同事的多次协商努力下包工头不得不为21位农民工结算了部分工资,并对余下的工资打了欠条。

在拿到工资欠条后,侯先亮告诉曹亮等人,如果汤某不支付偿还你们的工资,梁寨司法所将为你们提供法律援助,依法起诉汤某。

细心巧解田间难缠事

2014年三夏麦收期间,后四楼村村民李军在直通车开往小张口村的途中把法律服务直通车拦了下来,希望侯先亮帮忙做做邻居的工作,好让他们家的麦子收成。原来,李军的邻居在自家地里种了几棵果树,收割机要进李家麦地可能会碰伤果树,因此邻居不让李家雇的收割机过去,李家的麦子已经熟透,再不收割就无法收成了。

听完诉说,侯先亮立即把直通车开到了李家地头,并通知了后四楼村村干部及李军的邻居来现场。侯先亮仔细察看环境地形,发现只要把果树枝朝上扶一下,就可以让一辆小型收割机开过去,这样既不会损伤邻居的果树,又能保证李某的麦子顺利收成。

定下方案后,侯先亮立即去做李军邻居的工作,告诉他,邻里乡亲要互相帮扶,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如果他坚持不让过车,那么李某的麦子将无法收成,这样会影响他们的邻里关系,并向这位邻居保证,肯定不让他的果树受到损伤。

在侯先亮耐心劝导下,邻居终于答应按照侯先亮的方案进行。看到邻居答应了,侯先亮告诉村干部联系收割机,在收割机到达后,侯先亮带领村干部帮忙扶持树枝让收割机顺利开进地时收割后才离开。临走前,李军紧紧握住侯所长的手,连声道谢,侯先亮轻轻地说:“没什么好谢的,赶紧收麦子去吧。”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