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一位委员的三十载痴心

发布时间:2016-03-15 来源:法制日报

本报记者 李想

时间都去哪儿了?对于全国政协委员阚珂来说,这个令很多人都困惑的问题,他能够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他的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工作里,投入到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事业里。至今,他共参加了七届全国人大的30次全国人大会议工作、174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工作。人大承载着他三十年奋斗的激情和梦想。

“人大制度研究专家、人大工作‘活字典’,这两个评价我当仁不让。”阚珂说,“三十年来,我有幸经历了国家重大发展阶段,是波澜壮阔改革进程的参与者和受益者。我的脑袋和肚子里都是故事,我愿意把中国法治建设和中国人大的好故事分享给大家。”

知青岁月点燃家国梦

在媒体和大众眼中,阚珂儒雅谦和,口才出众。他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新闻发言人,对于媒体“来势汹汹”的尖锐问题,他都能潇洒自如地应对。他还五次担任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总理记者会的新闻官。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阚珂小时候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性格的改变,始于他的中学时期。阚珂现在仍清楚地记得,自己1970年7月1日加入共青团,是当时学校里最早一批入团的学生。在中学班级里,他担任班长、团支部书记,管理组织能力受到老师和同学一致认可。正是这段学生干部的经历,让阚珂得到了极大锻炼,性格也慢慢开朗外向起来,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怯场。

中学毕业后,阚珂来到吉林敦化农村,成为一名知青。在村里,他和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在春节时,和老乡们一起扭大秧歌,还给农民写对联。

这段知青岁月给阚珂的人生记忆打下了深刻烙印,也点燃了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梦想。回首那段岁月,阚珂动情地说:“我们是有理想、有信仰、有抱负的一代,我们曾经历激情燃烧的岁月,见证了共和国的挫折与辉煌。我们人生虽坎坷,但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痴心不改。”

后来,阚珂在敦化农村当中学教员,又到城里工厂做工人,还曾在吉林省延吉市轻工业局担任干部。用阚珂的话来说,这一时期他经历了“社会大课堂”的历练。恢复高考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吉林大学哲学系,接着攻读政治学硕士学位,师从我国著名政治学家、法学家杜若君和王惠岩。1986年研究生毕业后,阚珂如愿进入全国人大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年。

“我的女儿是90后,她常常问我,爸爸你一件工作做了几十年,觉得有意思吗?”阚珂说,每次面对女儿的疑惑,他都会告诉女儿,自己选择了一个完美的职业。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综合的政治制度,而这个制度不是悬空的,是由一个个法律规范构成的。政治学和法学完美结合起来,和我学习的专业完全对口,我实在是太幸运了。”他说。

人生赛场“长跑运动员”

到全国人大后,阚珂先后在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秘书处秘书组、新闻局、法工委等多个岗位工作,可以说把全国人大的主要工作都经历遍了。回顾起在全国人大三十年的工作,阚珂用了一个很生动的词来形容自己:人生跑程的“长跑运动员”。

“长跑运动员要求有持久的耐力,始终保持一个节奏向前跑,没有耐力跑不到终点。而短跑运动员需要的是爆发力,一起跑就要达到很高的速度,很快也就到达了终点。”阚珂说,“很多人刚认识我的时候会觉得对我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但是经过时间检验,他们会发现我是一个很丰富的人,无论交给我什么工作我都会踏踏实实做好。”

在与阚珂交谈的两个半小时里,记者一直在试图探寻,他这本人大工作“活字典”是如何炼成的?最终,记者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他对这份事业的热爱和专注。

刚进入阚珂办公室时,记者暗自吃了一惊,因为整个办公室仿佛一个书屋,不仅贴墙的一面书柜里摆满了书,而且茶几上、沙发上、办公桌上都堆满了大部头的书籍。在办公室一角的地上,摆放着好几摞用编织绳捆扎的笔记本,这些是阚珂到人大工作后的一部分工作笔记。至今,他仍保留着每天记录工作笔记和日记的习惯。

在阚珂办公桌上,有两本被他称为人大工作必备的案头书。这是两本比英汉大字典还要厚的书,一本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文献资料汇编》,一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书页由于经常翻动已经泛黄,里面贴满了五颜六色的便签纸。第一本书,主要的编纂人就是阚珂自己。

在当年的条件下,编纂这样一本书非常不容易。阚珂打开办公室的柜子,搬出一摞八开泛黄的稿纸,这些都是当年没有被这本书收录进去的草稿。“书中的资料部分当时都是我自己手写的。”阚珂翻开书向记者展示,书中密密麻麻小字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历次会议的主要议程,而这个议程的来源就是阚珂摘录的历史档案和他自己的工作笔记。

从1986年开始搜集资料,到最后成书,阚珂用了整整四年。“当时我爱人还没有调到北京来,我就一个人住在办公室里,白天工作,晚上都在编这本书。”阚珂说。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极简的生活方式,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家里、办公室、单位食堂三点一线。

“我对什么事情都非常用心,做一个生活中的有心人。虽然累,但是值得。”阚珂这样评价自己。他告诉记者,他从小就非常细心地观察周围事物,而且有很强的学习能力。阚珂举例说:“比如我会做木匠活儿,是自己看别人做学会的。我姐姐结婚的时候我还亲手做了一个折叠饭桌和两把椅子送给她。我还会手工扦裤脚,这也是我看别人做学会的。”

阚珂细致的观察能力和思考力,让他在工作和研究中经常有意外收获。进入全国人大工作后,一个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每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名额并没有随全国人口数变化而有规律地变化,这说明每届全国人大代表名额的确定是不规范的。据此,他经过长时间深入研究,提出了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分配“人人平等、地区平等、民族平等”的“三平等”原则,并撰写文章刊登在1987年第五期的《政治学研究》上。

“2010年修改选举法,确定了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分配的这三个原则。没有想到,这三个原则在23年后用上了。”阚珂欣慰地说。

立法领域“大龄新兵”

2011年年底,阚珂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任副主任,分管社会领域的立法工作。那一年他57岁。阚珂笑称,自己是一个立法领域的“大龄新兵”。

“我虽然年龄大,但是没有直接搞过立法。于是我边工作边学习,力争把立法涉及的每一个具体问题都弄懂弄透。”他说。

在法工委工作四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阚珂对立法有了不少心得:“法律本身是一个形式,每部法律的内容都是所调整的社会关系。所以制定每一部法律,最重要的是先搞清楚所要调整的社会关系,要在实践中进行充分地调查研究。”

阚珂把立法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未雨绸缪式的立法”,立法具有前瞻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制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体现了法律的预见性和包容性;第二种是“亡羊补牢式立法”,也就是社会上出现问题了再加以调整规制;第三种是“无病呻吟式立法”,他解释说:“我到一些地方调研发现,有些不需要立法的事项,地方领导提出一定要立法,地方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一些同志把这个叫做‘领导工程’‘条子工程’,搞得他们非常苦恼。”

对于某些地方的“无病呻吟式立法”,阚珂深恶痛绝。“现在地方上非常重视法治建设,立法积极性很高,但是究竟哪些事项需要立法,还没有从理论上完全搞清楚。法律不是万能的,法律不能过度干预社会生活,不能扰民。”

哪些社会关系需要法律调整?阚珂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考虑:第一,不立法不足以规范(规制)该领域的问题,也就是说,对那些社会生活中带有普遍性、反复出现、靠其他手段难以解决、最终需要靠国家强制力解决的问题需要立法;第二,立法一定能解决问题,如某一社会关系必须用法律调整,但现实立法也不能解决问题,就不要急于立法;第三,立法后的综合效益超过立法、执法成本。

“在很多人看来,法律条文比较枯燥。而立法者需要对法律条文字斟句酌,您觉得立法人是不是需要一种坐得住冷板凳的精神?”记者问道。

阚珂笑着回答说:“立法其实一点都不枯燥,因为立法不是闭门造车,而是与实践密切相连。法律本身就是对火热生活的归纳、概括、总结和提炼,要把五彩缤纷的社会现象都装到脑袋里,然后提炼加工,遇到新问题再调研解决,这个过程其乐无穷。”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