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律师界  >  

黄亚忠:选择律师 追求卓越

发布时间:2016-04-07 来源:上海律协

岁月匆匆,似水流年。从兼职到专职,执业律师生涯30年。2015年当选第三届“东方大律师”,与其说是对我律师执业30年的一次考核,毋宁说向我提出了律师执业的更高要求和期待。当然,我更乐意将执业心得、感悟与更多的律师同仁分享。

选择:无怨无悔

1980年9月,我有幸成为华东政法学院复校后第二届本科学生。进入中西合璧、如诗亦画的圣约瀚校园,我们便与法结缘。我酷爱法学,可以把课外作业写成论文公开发表。大三时,我担任团支部书记,在上海《青年报》开设“青年法律之友信箱”,向全国各地青年提供法律咨询,这或许是我与法律咨询职业结缘的雏型。四年大学,我连年获评“三好学生”,还加入了党组织。

1984年毕业时华政以品学兼优之名让我留校任教。大学教授是我仰慕的职业,为弥补司法实践不足,教学之余我和其他青年教师一起兼职从事律师工作。

80年代律师制度刚恢复,律师职业颇受尊重,我们代理的许多案件均获成功,慕名而来的当事人更是络绎不绝。教研室时常成为我的当事人接待室;我在学校授课,有当事人已在教室外等候。

留校三年,我是忙碌的,也是充实的。我担任教研室负责人主持编写教材、课题研究,讲授法学专业课程,兼职律师工作更是成果累累,但法学教学与律师工作的专兼职冲突也日渐显现,授课、教研与出庭、谈判时常出现冲突。

1987年,市政府发文鼓励市区干部支持郊区建设,崇明县的领导希望我去工作。我义无反顾,毅然决定放弃大学教师职业,回家乡崇明,而且不当公务员,就做律师。消息传出,不少人为我惋惜,校系领导更是以职称、住房等条件再三挽留,在我同意将户籍、粮油等关系留在学校并答应适时重返学校执教的承诺下,我成了华政留校教师中“下海”当律师的第一人。

执业:精益求精

从事自己热爱的职业,是人生一大的幸事。30年的律师路,有鲜花、掌声,也不乏泥泞、坎坷,但我始终热爱律师职业,认准“精益求精办精品案件,专心致志做一流律师”目标,尽心做好每一件法律事务。

1999年,原国资委控股的Y上市公司的部分股权转让给国家某部委下属的H公司。H公司成为控股股东后,违背承诺、转移资产、管理混乱,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我受政府的委派带领律师团队,调查取证、研判案情、论证方案,以H公司构成虚假出资和欺诈行为,分别提起股权转让无效之诉和虚假出资控告。历经5个月的诉讼、仲裁和侦查等多种法律程序,我以特别授权代表身份,全程参与,在国家部委和市政府的协调下,H公司最终返还Y公司原控股股东国资委逾亿元股权,有效地避免了国有资产的重大损失,Y公司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发展。

2011年,城桥新城某地块挂牌出让,B、J两家房产企业以人民币10亿余元联合竞买成交。B、J公司在支付定金人民币2亿余元后即拒绝支付余款,导致该地块开发建设中止,被拆迁人难于按约安置。为避免国家财产的重大损失和社会群体性矛盾,我接受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委托后,就出让合同的违约责任、定金的处置等一揽子解决方案向县政府出具了书面法律意见,并多次组织、主持法律谈判,先行与B、J公司达成解除出让合同协议和土地移交书。政府在未返还2亿余元定金的前提下顺利收回已出让的土地,并再次将该地块进行出让和开发建设。B、J公司向市二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返还合同定金2亿余元及赔偿损失近千万元。在长达4年多的中、高院一、二审诉讼中,B、J公司先后延聘著名法学家江平等北京五位法学专家出具《北京法学专家论证意见书》和上海五位法学专家出具《上海法学专家论证意见书》,确认规土局出让合同条款违反法律,应当返还定金。我带领律师团队仔细论证研究、调查取证,据理力争。最终,中、高院一、二审判决均支持规土局意见,驳回B、J公司全部诉讼请求,为市、县土地出让和财政收入净增2亿多元,也成为国有建设用地出让合同纠纷和国内标的最大的定金合同纠纷的成功案例。

追求:至诚至真

告别大学讲台回到家乡崇明专职从事律师工作已近30年。在市区,我有不少长期合作的法律顾问单位和业务,但缘于对家乡的偏爱,我的主要精力和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崇明。家乡情节是首位,但更主要的还是崇明的发展需要律师,崇明的老百姓更需要优秀律师。

当年回崇明当律师,有报效家乡的念想、有补强法学教授司法实践短版的考量、有去基层锻炼才干的渴望,但确实没有在崇明干几十年律师的长期准备。毕竟大都市的律师与郊区律师还存在着诸多差异。90年代,我就在市区购置了办公和住房,报考复旦研究生、参加国际律师培训中心学习、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法学院研修和律师事务所见习。我虽有数次去市区工作的心动,但至今多次婉拒了离开崇明去市区执业、执教、做公务员的安排。

我多次被选送参加市、县党校的中青年干部、高级专家培训学习,组织部门数次考察培养我担任行政机关的领导职务,县委领导还专门做我工作,希望我能放弃律师执业,但我还是婉言谢绝。有时,我会反思,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把组织的需要作为自己的第一需要。几年前,我把所里一名重点培养了多年的优秀青年律师,主动推荐作为后备干部去乡镇挂职一年,并从律师所副主任提任司法局副局长,也算是我们对组织的一个回报。

时常有人对我长期在崇明做律师不理解,我只能说,选择崇明,就是选择艰苦;选择律师,就是选择奉献。律师不仅应当具有法律人应有的职业使命感,更应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为了体现人民律师为人民的宗旨,我带领党员律师开展与农村老党员的结对帮困活动;组织律师开展“送法下乡”、“送法进社区”、“送法进课堂”;上街进行法律咨询、下乡开设法制讲座。我担任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委员,义务参与协调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担任侨联法律服务团团长,免费为全县侨胞侨眷宣讲法律、解答法律咨询。2011年9月,我在市、县总工会的支持下以个人名义成立了崇明首家“劳动模范工作室”,义务为全县广大劳模、下岗职工和外来劳务人员提供法律咨询。

我曾当选人大代表、常委和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连续几届担任政协委员、常委,多次获得优秀政协委员、优秀提案的荣誉。我借助律师工作面向全社会服务的优势,就民生、法治、律师提出不少议案、提案。3年前,我以政协委员和市律协崇明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名义向全体律师征集政协提案时,不少律师提出政府应重视发挥律师作用。我撰写了《 关于推进县政府法律顾问工作的建议》,政协领导和提案审查委员会十分重视,将委员提案作为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集体提案。县政府主要领导高度关注,作为重点提案,并在短时间内成立县政府法律顾问团。去年两会,为改善律师执业环境,我就改进看守所工作提出建议。县政府分管领导亲自督办,县公安局就公安部关于律师会见室只配置电脑不配置打印机的规定专门请示市公安局,全部采纳相关建议,并对全市看守所工作起到推动作用。

1999年,作为市委、市政府信访志愿律师,我率先在崇明参与周四县长信访接待,并延续至今。我作为县信访稳定工作联席会议的成员,应邀参加县委、县政府、县政法委、信访办、维稳办等定期举行的信访稳定工作例会,担任县信访复查复核委员会委员,参与大量核查终结的论证,出具法律意见书,作为听证员参与听证,把远多于承办律师业务的时间和精力,投身于开展律师参与化解社会矛盾工作,成功调处解决了大量涉法信访纠纷和群体性矛盾,获得了市司法局授予的化解调解社会矛盾先进律师和司法行政三等功荣誉,受到了时任市委书记俞正声和市长韩正等领导的会见。

在从事繁忙的律师实务之余,我坚持法学理论研究,关注依法治国实践,积极参与司法改革。去年4月,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带领周强院长、曹建明检察长、吴爱英部长等领导在上海调研,我应邀出席法学家与律师代表座谈会,并结合律师工作实际就司法体制改革进行交流发言,得到了中央领导的称赞。

结语:

30年来,我扎根崇明,奉献家乡,用青春兑现着自己的诺言,用热血实现着自己的价值,获得了上海市劳动模范、东方大律师、律师标兵、优秀律师和崇明县首届平安英雄、建设功臣、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人才贡献奖、优秀拔尖人才、领军人才和两次司法行政三等功等30多项荣誉。荣誉属于过去,更是一种激励和鞭策,我将继续前行,执着追求!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