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党派建言  >  

致公党中央建言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

发布时间:2016-04-11 来源:

为切实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充分发挥律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促进司法公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作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以下简称两院三部)于2015年9月16日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的出台,对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促进律师事业发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充分发挥律师作用、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制度具有重要意义。但实践中由于长期以来,律师一直未真正被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平等主体及成员,在思想观念及实际行为上,均存在对律师执业的区别对待及不当限制,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还经常会遇到阻碍律师行使执业权利的情形。

一、主要存在问题

(一)律师调查取证难

在部分地区,尤其是在很多基层地区,律师在刑事案件的调查取证中无法获得足以与检察机关形成抗衡的权利,现有权利也往往受到很多制肘而难以实现,甚至稍有不慎便可能面临刑事追责。民事诉讼中,当律师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时,申请是否能获得准许也没有具体的客观标准,往往依赖不同的审理法官的主观认识及判断。实践中便经常发生同样类型的案件申请调查取证的结果完全不同的现象。而当律师依据法定的权利及授权向其他政府职能部门调查取证时,若不通过法院的协助,则无法得到配合,导致取证无法完成或者极度困难。

(二)刑事案件律师会见难

很多地方的看守所不设立预约会见平台,不提供网上预约、电话预约方式(《规定》第七条的要求),律师的会见还大多需要到现场临时排队等侯。而律师的会见量通常非常大,需要为此耗费超长的时间,外地律师更是可能无法当天完成会见。在会见过程中,公、检、法机关均享有特别待遇,无需排队,可以直接讯问,并且给予公、检、法机关专门的会见区域及会见室。有时宁愿这些专用区域空闲,也不提供给律师使用。若同一个犯罪嫌疑人,既有公、检、法机关需要讯问,又有律师需要会见,公、检、法机关无条件优先,无法体现出对律师执业和律师权利的尊重。

(三)目前大多数的法院并未为律师执业提供更为便捷、安全的条件

实践中无论是何种案件,律师都是与普通当事人及旁听人员走共同的公共通道,休庭或庭前与普通当事人及旁听人员一起在走廊里等待书记员打开法庭大门后蜂拥而入,律师基本的职业尊严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很多群体性案件甚至可能导致律师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四)律师执业过程中尤其是异地执业时,权益受到限制或侵害往往投诉困难或投诉无门

律师的管理部门或维权部门,如律师协会或司法行政机关等对侵害方无任何有效制约手段,也缺乏法律明确授权的强力维权手段,尤其是当侵害方为公、检、法等机关时。

(五)目前的公民代理制度存在着实际操作和执行过程中的漏洞

虽然我国目前诉讼法中允许当事人聘请非律师的公民代理案件,但实践中存在着部分不具备法律职业资格的人员借公民代理的名义,以牟利为目的,长期、专门从事诉讼代理业务,这显然与法律规定的本意和精神是相违背的,在监管上存在漏洞,实践中也带来很多问题。这些人员甚至有意无意地误导当事人以为其具有法律职业资格,对合法律师的正常执业声誉造成了影响。更有甚者,某些法院或仲裁机构等,明知这种情况,但保持沉默,不予干预。

(六)法律服务行业准入条件不统一

多个不同的法律服务主体在同一法律服务市场上受到不同的法律调整和规范。尤其是一直未能明确界定律师与法律工作者的业务分工、法律地位以及执业规则、执业范围等,造成真正通过国家严苛的专业考试筛选出来的律师,与那些未取得国家授予专业资格的法律工作者一直存在着管理上的矛盾和执业上的无序竞争。

二、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建议

(一)修订和完善现有法律规定,保障律师调查取证权的实现

明确赋予律师在刑事案件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明确赋予律师基于合法的执业行为对各类案件的调查取证权,除个别的、特殊类型案件,如涉及重大国家机密、国家安全等情形的需要设置律师调查取证程序的特别限制或许可以外,任何单位,包括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等,不得额外附加律师取证的限制性条件,更不得拒绝为律师调查取证提供帮助,否则应受到相应处罚。

(二)要求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等均应设立专门的律师通道,为律师办理案件提供专门的、专业的保障

各级人民法院还应设立律师休息室、等待室等,以保障律师执业的安全性及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的职业尊严。

(三)严格落实各地看守所应当设立会见预约平台的有关规定,推行网上预约、电话预约制度,解决会见难问题

建立预约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系统,律师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申请预约会见。这样可以大量减少律师等待会见的时间,将更多的精力花在研究案件及法律上。并且保障律师会见不受监督,取消律师会见次数限制,有效平衡公、检、法机关与律师的会见权利,有效保障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切实享有与公、检、法机关平等的权利,以保障律师的辩护权行使。

(四)设立全国统一的律师投诉电话及专门的受理渠道,实现跨区域全覆盖无差别的律师保障机制

投诉处理机制应由投诉律师所在的律师协会、投诉事件所在的律师协会、被投诉法官或检察官或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所在的机关以及中立的第三方共同参与调查,严格规定律师投诉受理程序及处理期限以及调查证据及结果的公示制度。

(五)制定可行性细则,严格规定及限制公民代理

尤其是严格对公民代理的身份规定、审查程序以及违反规定的罚则,各级公、检、法机关及其他执法机关均应严格执行公民代理的审查及处罚,净化法律环境,严肃法律权威。

(六)尽快制定法律服务市场的整体发展规划

明确法律服务市场的发展思路,制定统一的、明确的法律来划分不同法律服务主体,尤其是律师队伍与法律工作者队伍的业务分工、执业领域、范围,建立统一的执业规则,完善竞争机制,并保障国家授予专业执业资格的律师的专业权利。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