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司法所长王军荣的满意事儿

发布时间:2016-08-09 来源:法制日报

□ 本报记者 台建林

盛夏,秦岭深坳,《法制日报》记者与一名司法所长促膝长谈,共同回望他的成长之路,点点心血,缕缕艰辛,令人感触颇深。

以下是这位司法所长的谈话记录:

我叫王军荣,现任陕西省洛南县司法局保安司法所所长。多年来下的苦就不多说了,想起2014年12月被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全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荣誉称号,2015年被司法部授予“全国优秀司法所长”荣誉称号,一切艰辛就都不在话下。

2007年之前,我一直在乡镇从事统计、会计工作。2007年4月调入保安司法所时,我对司法行政工作一无所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门外汉。在乡村调解民事纠纷时,我经常被当事人反问的不知所答,狼狈不堪。有群众来咨询法律知识时,我经常因为把握的不准,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

咋办?学!我搞了个“三三制”。“三先”,即政治理论先学、党的政策先知、新的法律先用。“三多”,即记写笔记多,调研文章多,工作信息多。“三高”,即思想认识高,工作标准高,群众满意度高。滴水穿石,终见成果。如今回答村民的法律问题,答案张口即来,村民满意,我更高兴。

排查调处矛盾纠纷是司法所的重要工作职责之一。每当矛盾纠纷难以调处无法化解时,我的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

2013年9月,八道河村五组叶某认为杨某建房占了自家院子、影响了自家出路,多次阻挠杨某建房,最终发生互殴,叶某住院花去医疗费11320元。

9月21日,叶某召集亲属,要用挖掘机将杨某的在建房屋挖倒。杨某十分气愤,也找了一些亲朋好友准备和叶某血拼。

我闻讯后立即带着司法员赶去制止。在现场,双方都手拿着棍棒锄头,互相指责谩骂,情绪都很激动,随时可能发生流血事件。我大声制止,但由于双方吵闹声很大,没有人理会。

叶某看见我后,指着我说:“今天没有你的事,你走远点,否则连你一块收拾!”他家亲属也跟着起哄谩骂我。

情急之下,我爬到在建房子上,可着嗓子喊:“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站在这儿,看你们谁敢胡作非为!”

双方一下子都怔住了。我趁机给双方亲属讲解法律知识,要求双方亲属不要受蒙骗和鼓惑。双方亲属听后都对自己的鲁莽感到惭愧,纷纷放下棍棒悄悄地走了。双方回到了调解桌上。

调解成功履行结束后,叶某也感到不好意思,给我深深地鞠躬,说了声“谢谢”。以叶某的心态和平时在村里的为人,能从心底里说出感谢的话,真是不易。我由衷地感到欣慰。

这些年来,我带领各调委会累计排查出各类矛盾纠纷293件,调解成功289件,预防群体性上访案件7件286人次,防止民转刑13件。

保安镇许庙村五组胡某,因在山西铝厂盗窃被判处无期徒刑,在监狱服刑表现良好,经多次减刑,于2011年2月刑满释放。但这时,他的妻子已经改嫁,父亲卧病在床行动困难,女儿居住在外婆家,房子已成危房。

胡某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整天醉醺醺的,用酒精麻醉自己。

我在和他谈话时,鼓励他一定要振作精神,陪他一起到他家中察看了情况,和村组干部协商,由组长召集全组群众帮他把房子修缮好,给他家解决了低保,解了燃眉之急。后来又帮他在西安某建筑工地联系到工作,月收入近3500元。

后来,女儿也回到了他的身边。去年给女儿结婚时,他邀请我一定去喝喜酒。看着他生活有了着落,濒临破碎的家庭又充满活力,我也有一种成功感。

这几年,保安镇小城镇建设工程、移民搬迁建设工程、县级重点项目张坪水库建设工程、库区道路建设工程、农科院卫星基站建设工程、仓圣湖蔬菜基地建设项目、光伏农业项目等重点项目起点高、规模大,涉及群众多,疑难矛盾纠纷凸现,处理不好随时会突发不稳定因素。我带领司法员经常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深入工地、深入现场、深入农户调处工程建设中出现的各类矛盾纠纷76件,多方协调协助村组制订征地款分配方案8个、兑付征地款及赔偿款569万元,协助流转土地263亩,下大力气调处了库区72户移民同村组、水库建设单位的矛盾纠纷,使这些农户顺利搬迁到阳光庭院安置点。通过我们的辛勤劳动,各个重点项目建设进展顺利,也是我的高兴事。

2010年7月24日,保安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水灾,道路冲毁,桥梁垮塌,街道的商铺被大水冲的无影无踪。灾情发生后,我带领群众装砂石、运沙袋、扛木头,拼命抢险。

乱石坪村有一个组和华县金堆镇交界,比较偏远,唯一通往该组的道路被毁、桥梁倒塌、通讯设施全部被毁,通讯中断,失去一切消息,查灾人员无法前往,镇领导十分着急。7月26日,我带领两名干部,冒雨从北边山上翻越,向该地进发。一路上渴了喝山间溪水,饿了吃点方便面,胳膊和腿上被荆棘划出一道道血痕,脚上磨出了血泡。步行6个小时,走了30多里赶到该组,看到六成的农田被毁,树木被连根冲倒,部分房屋倒塌,到处一片狼藉。5名村民被洪水冲走,找不到尸体。村民担心晚上河水再次暴涨,连续两个晚上在山坡上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过夜。

这个组和华县金堆镇武坪村交界。但武坪村与华县及金堆镇政府的道路是畅通的,水灾当晚华县和金堆镇政府派出了警察和工作人员连夜抢险救灾。

保安镇的村民隔河远远望见金堆的灾民有人管,不见自己保安镇的干部来,憋了一肚子怨气,认为镇上不管他们的死活。现在看到镇上派人来时,情绪十分激动,围住我们3人大吵大闹,要求镇县领导来现场查看。

我无论做什么样的解释,村民们都听不进去,要把我们3人扣留,等县上领导来了才放我们走。无奈之下,我和两个干部脱掉鞋子,村民看到我们满身伤痕,脚心有很多血泡,情绪才慢慢稳定了,围上来诉苦。我们顾不上休息,立即查灾,一直忙到天黑。当晚又召开村民会,安排生产自救。

第二天一早,我步行8个多小时返回镇上汇报灾情。镇领导根据灾情部署了救灾工作,使损失尽可能小一些,使群众感到党的温暖,更让群众知道党和政府在危难之时不会忘记他们。灾后,在镇政府院子遇见乱石坪村民,他们亲热地上前拉住我的手。那一刻,我感到十分满足。

奉献永无止境,在司法所长的岗位上,我会继续用更多平实的业绩回报社会。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