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此生无悔是法官

发布时间:2016-08-09 来源:人民法院报

一摞摊开的卷宗还未来得及合上,6月30日23时58分保存的裁判文书仍静静地停留在电脑窗口……7月1日6时20分,一颗为审判事业殚精竭虑的心,停止了跳动。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三庄人民法庭庭长、 “庄户法官”王海宏因病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他深情眷恋的审判台。

没有通知,没有讣告,7月3日,社会各界500余名群众自发赶到日照市殡仪馆为王海宏送行。他生前工作的三庄法庭辖区近百名老百姓从40公里外赶来,有人天没亮就起来等公共汽车,只为带着乡亲们的嘱托,送别他们敬爱的王庭长最后一程。

从陕西洋县到山东日照,从西北政法大学到东港区法院,这位扎根基层23年的西北汉子,无愧人民法官的光荣称号。

“海宏走了,在他最该发光发热的黄金阶段走了,我们很遗憾;但是,他按照我们的要求和嘱托去做了,一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我们很欣慰。”

——王海宏的双亲

1993年,日照市刚刚设区带县,亟须法律人才,市委、市政府决定到知名法律学府招引人才。刚刚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的22岁陕西小伙儿王海宏,和几位同样怀揣法治梦想的大学同学一起,背起行囊,跨越千里,来到日照这个海滨小城“创事业”。

在日照,王海宏是个地地道道的“外乡人”,又是大学生,而基层法庭的案子,大多是家长里短的琐事纠纷,加上当时法庭条件特别艰苦,同事们担心,这些大学生根本“待不住”。

王海宏长了一张圆脸,整天乐呵呵笑嘻嘻的,同事们都喜欢跟他开玩笑。有同事打趣说,俺们这“海蛎子”味儿的日照土话,是不是听起来很费劲?但无论是条件的艰苦,案件的琐碎,还是语言上的障碍,都没有让王海宏产生丝毫的畏惧。

据王海宏的大学同学、同事王向东回忆,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还是奇货可居的稀缺人才。当时他们一起出来“闯天下”的12个“战友”,都在不断地实践与摸索中追逐着自己的理想,最后坚守在东港法院的,只有他和王海宏两个人。

王向东说:“海宏的性子,天生就是当法官的料。”

王海宏的祖父是跟随王震将军解放新疆的老红军,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在王海宏身上,既有西北汉子的开朗、豪爽、不拘小节,也有心细如发的严谨、细致、坚韧扎实,这看似矛盾的两种特质,恰恰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在王向东的印象里,大学时的王海宏经常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就在学校的足球场上、武术馆里跑来跑去,所以他觉得,这人真“不讲究”。但熟悉之后才发现,每天不管多忙,王海宏的物品从来都是整齐划一,桌子从来都是一尘不染,在习惯和细节上,能做到如此细致严谨的人,真不多见。

法官这个职业,最重要的是“懂社会”,最不能缺的恰是“细致严谨”。正因为“不讲究”,所以王海宏跟不同圈子、不同阶层的人都能聊得来,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他都欣赏得津津有味。正因为“较真”,所以面对纠纷,他总是设法化解到极致,遇上大案难案,也总能挺到前面。

王海宏本身理论功底扎实,又特别善于钻研,所以进步飞快。因工作成绩突出,入职不到4年,他便获得了“全省法院办案标兵”荣誉称号,这在东港法院是第一个。

王海宏是个重情重义的西北汉子。他在给父母的信中曾提到,他决定留在东港法院了,因为领导和同事们都很热情,老百姓也很淳朴。当时回信告诫的话,王海宏的老父亲依然记得很清楚:“既然你按自己的心愿进入这个行业,就要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当法官,不求功名,但一定要精通业务,把一碗水端平,尤其要对老百姓好……”

王海宏不仅按照父母的嘱托做了,而且做得很出色。从活力四射的青年,到华发初生的中年,他扎根基层23年,深受老百姓爱戴,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庄户法官”。

王海宏办案,从来不以开完庭、结完案为标准,他给自己定下的标准是一定要彻底把群众的心结打开。

三庄镇上卜落崮村两村民因茶园承包纠纷诉至法院,案件经历了一审、二审,最终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了上诉。照理说,案子就算处理完了,但王海宏听说当事人的矛盾还没解开,就跟人民陪审员张德先商量,想找时间再去村里找找村干部,做做当事人的工作。这些工作,出不了什么业绩,但王海宏就是这么个人,不把工作做到极致不罢休。

张德先是三庄镇贾家沟村的老书记,在陪审过程中,和王海宏成了挚友。张德先说:“我有时看不下去,就劝他,‘你这样得多出多少力!’但王庭长的工作丝毫不打折扣。”

案子处理得多了,几乎什么样的突发状况都可能遇上,多年的办案经验,让王海宏在办理每一个案件时,都如履薄冰。

2014年初春,他审理了一起离婚案件,女方到法院起诉要求离婚。王海宏生前工作的法庭,地处山区,离婚对男方家庭来说,成本代价太大。所以一看到女方起诉离婚的案件,王海宏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直觉告诉他,这个案子肯定不好处理。

不出所料,起诉之前,男女双方两家已闹得不可开交,开庭当天,双方都带了不少亲属,多次有要动手的架势。庭审结束后,为避免发生冲突,王海宏让男方一家先走,未曾想,已经走出法庭的男方一家,又折返回来,和女方在法庭大厅发生了冲突。

大家都忙着劝架时,谁都没注意男方的母亲突然掏出一把剔骨刀,径直冲向女方。王海宏丝毫没有犹豫,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攥住刀刃,硬生生把刀夺了下来。书记员柏发斌回忆说,当时看到一地血,还以为是别人受伤了,后来才发现是庭长的手在流血。为了避免激化矛盾,王海宏选择了不追究,最终,案件圆满化解。

当事人双方又打又闹的案子,在基层法庭并不罕见。柏发斌是2013年底进入法院的年轻人,他说,来三庄法庭之前,从没想过法庭的案子这么琐碎,和自己想的“坐堂问案”完全不一样。比如,为了两家地界上一棵栗子树,双方就誓要拼个你死我活。为了这个案子,王海宏来回跑了无数次,磨破了嘴皮子。

“庄户人家没有多少‘大案子’,但是每一桩案子都是老百姓切切实实关心的‘大事’。两家以后还要在一起种地,矛盾化解不了,说不定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冲突,所以我们不能一判了之。”王海宏的话,柏发斌至今铭记在心。

王海宏的真情付出,让他渐渐走进了群众的心坎里。十里八乡的群众有点事,都愿意上法庭找他说说,让他帮忙拿个主意。7月1日王海宏去世当天,有村民专程坐车赶到法庭,问王庭长去世的消息是不是真的,打听遗体告别仪式在哪里举行。

“我就是三庄普通的老百姓,王庭长给我办过案子,他是个好法官。”村民朴实无华的话语,对王海宏来说,或许是最为珍贵的评价。

“王庭长心里装着老百姓,能站在俺们老百姓的角度,换位思考,但这并不是说他向着谁。只要涉及原则问题,他肯定‘丁是丁卯是卯’,不偏袒任何一方。”

——赵龙海

谈起王海宏,三庄镇三庄二村村民赵龙海满是感激之情。

赵龙海家住在省道附近,2014年1月9日,农历腊月初九,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冲进了他的家中,将五间平房撞毁了大半,幸亏家人躲避及时,才没造成人员伤亡。

房子塌了,粮食、家电、衣服、生活用品统统压在了废墟下,大冬天的,眼看就要过年了,日子怎么过?一筹莫展的赵龙海只能到法院立案,案件主审法官正是王海宏。

“第一次到法院打官司,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想到案子审理前,王庭长就到我们家看了很多次,安慰我不要着急,他会想办法给我们解决燃眉之急。”赵龙海回忆说,王海宏的关心让他心里有了底,

为了让赵龙海一家在寒冬之中先能有个住处,王海宏多次跟肇事方协商,催促他们预付部分赔偿款,让赵龙海先把房子盖起来。面对肇事方“确实没钱”的推托,王海宏依法果断作出了“先予执行”的裁定,并继续坚持做肇事方的思想工作。

赵龙海清楚地记得,在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他在法庭拿到了10万元预付赔偿款,解了他们一家的燃眉之急。

“刚开始打这个官司,我就想多要点赔偿,我房子没了,东西都砸在里边,钱赔少了肯定不满意,也上火,为此我没少跟王庭长理论,跟他发火,但他从来不生气。王庭长劝我,‘老赵啊,身体没有受到伤害是咱最大的福报,赔偿多少,还得按照法律来。’”王海宏不偏不倚的办案风格,让赵龙海心服口服。

赵龙海说,后期案子处理完了,判决肇事方赔偿的数额,比他预想的要少点儿,但他真心觉得,案子处理得很公正。

多年的基层法庭工作经验,让王海宏办案越来越“接地气”,为了拉近和老百姓的距离,他还在法庭开辟了“小菜园”,让老百姓走进法庭,没有陌生感。

“在我印象里,爸爸总是提着三个蓝色帆布公文包,一个装手提电脑,另外两个装案卷,我们家用坏了的公文包不计其数。每次视频聊天,看到的画面总是他在办公室或家里的书房,前边是电脑和案卷,后边是书架,他坐在中间……”

——王海宏的儿子

2010年10月,王海宏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从那以后,他兜里的药,从来就没停过。但是,他并没有因此选择“退居二线”,反而比以往付出更多的心思在办案上。

近年来,案件数量一路飙升,每天开四五个庭,成了“家常便饭”,加之王海宏对办理每个案件都精益求精,所以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白天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写判决书只能放到周末和晚上。

“王庭长每天总是最早到法庭,最晚一个离开,从5月以来就没休过周末。在生活上,他也从不讲究,能吃饱就行,而且总是一边吃饭一边和干警讨论案子。”

王立迎是老三庄人,也是东港法院的人民陪审员,平常在法庭值班,中午负责做午饭,谈到王海宏,他止不住流下泪水。

王海宏年迈的父母远在陕西老家,因为工作繁忙,他平均每两年才能回老家一次。“每次回家,家里的电脑就被他霸占了,为了不耽误工作,他总是在家写完判决书,再通过网络传回法庭,很多判决书至今还在老家的电脑里。”王海宏的母亲虽偶尔嘴上抱怨,但却一直默默支持儿子的工作,并以他为骄傲。

王海宏是个孝顺儿子,为了不让父母牵挂,他几乎每天都会跟父母视频聊天,或者把自己的生活工作情况,发到一家人的微信群里。在家人眼里,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法痴”,就连父母在老家养了条宠物狗,他都能从法律角度分析一番。

王海宏的父亲说:“海宏的专业,就是他最大的爱好,所以他特别享受工作的状态和乐趣。有时礼拜六礼拜天不休息,他就把光着膀子加班写判决书的画面,或者法庭中午吃饭的大饼和汤菜拍下来,发给我们看。我偶尔还调侃他,加班还干得那么高兴。”

7月1日后,王海宏的微信再没有了消息。担心两位老人承受不住打击,家人只能欺骗他们,说他正在党校参加封闭式培训,不能和家人联系。直到7月5日,王海宏在众多亲人故友、同事同学的陪行下魂归故里,安葬在陕西洋县公墓,老人才知道儿子已经走了。

7月26日,王海宏的父母专程从陕西老家赶到日照,只为再看一眼儿子最后生活、工作的地方。三庄法庭的“小菜园”里,蔬菜瓜果依然茂盛,王海宏亲自设计的法庭文化墙,静静地守在一旁……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