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法律界  >  司法界  >  

爱琢磨事儿的侦监局长

发布时间:2017-01-06 来源:法制日报

本报记者  马维博

本报通讯员 汪宇堂 冯建伟

在河南省内乡县检察院内时常会看到一位低着头、走路缓慢的干警,熟悉的人都会说“你看,邢局长又在那儿琢磨事了”。

在内乡县检察院侦查监督局干警印象中,他工作标准高、要求严、抠得细,用公诉案件的证据标准和程序规则对待审查逮捕案件,在业务考评中0.1分也不愿失去,连续四年在南阳市检察系统业务考核中位列榜首。

在主管副检察长陈永辉的眼里,他一丝不苟、敢于担当,把仅有5名干警的侦查监督局带领的名声斐然。

河南省内乡县检察院检察长黄玉林评价他有点子、有招数、有成效,勤学善思,善于把先进的司法理念与检察工作实际结合起来。

他就是河南省内乡县检察院侦查监督局局长邢永理。

从检21年,先后干过反贪、侦监、控申工作,先后办理各类大要案件340余起。

“批捕,是案件进入检察系统的第一道关口,也是维护当事人权益防止冤假错案的第一道防线。”

——邢永理

2013年10月,在外务工的齐某邀约精通印刷技术的杨某一同回乡“创业”,利用废弃多年的房屋秘密生产假烟。2014年8月,内乡县烟草专卖局接到匿名电话,称内乡县瓦亭镇张家村有人从事生产假烟的违法活动,县烟草专卖局和公安局迅速行动,当场查获制售假烟的嘴棒机、滤嘴棒等设备,价值40万余元。随后,齐某和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被刑事拘留。2014年10月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齐某和杨某。

邢永理在审查逮捕齐某和杨某涉嫌非法经营一案过程中,通过审阅两人的供述等卷宗材料,发现齐某的亲戚王海生(化名)为该非法经营场所从事生产提供了电源。还有王宗立、王宗瑞、杨瑞3人以各种形式参与假烟生产,为制造、销售假烟提供便利条件,涉嫌共同犯罪。他马上向公安机关发出《应当逮捕犯罪嫌疑人意见书》。经法院审理,王海生4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错捕无辜者,因为我们的执法偏差使无罪者受到刑事追究,是失职的表现;放纵犯罪者,因为我们的疏忽大意使有罪者成为‘漏网之鱼’,也是不忠诚履职的表现。”邢永理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总是告诫全局干警,要“解剖一只麻雀,弄通一类问题”。遇到疑难问题,不要稀里糊涂地放过,对于棘手问题,不要轻易得出结论,而应将其中法律关系进行透彻分析,不断追问是否还存在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问题。

任侦监局长以来,他共办理批捕案件289件,改变侦查机关错误定性25起,追捕34人,监督立案42件,撤案47件,并保持了无错案、无超时限案、无违法违纪案、无被投诉案的“四无”纪录。

“邢永理的这一琢磨,又琢磨出了大成果。借助两法衔接信息平台,对行政执法单位各类执法信息一览无余。”

——内乡县检察院检察长 黄玉林

2015年4月12日,邢永理在审查林业执法信息时,一案例引起了他的注意。村民张某为种植香菇无证采伐树木,制作锯末20方。林业稽查大队对张某作出行政处罚后,将案件移交森林公安机关,但公安机关以无法计算采伐量为由未予立案。根据有关法律解释,零散的锯末1吨为1方,张某制作锯末20方的行为已经达到立案标准。13日,邢永理向森林公安机关发出说明不立案理由通知书。15日,森林公安依法对张某立案侦查。

立案监督是侦监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能,以往存在着视野窄、领域窄、监督不够有力等问题。2013年2月,高检院全面部署“两法衔接”工作,全新探索这项工作。

邢永理便开始琢磨“两法衔接”信息平台的工作要求,敏锐发现“两法衔接”是破解制约侦查监督难题的“金钥匙”,是推动侦监业务发展的新增长点。为此,他向院党组提出建设规划,把“两法衔接”工作纳入全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范畴,争取县政府投资100余万元购置了系统软件、电脑等设备,协调各行政单位,统一规划、统一配置、统一安装、统一联网,在全市率先建立了“两法衔接”信息平台。

为确保“两法衔接”信息平台衔接到位,他深入行政执法单位进行协调,现场指导,召开行政执法部门“两法衔接”推进会。一年时间,先后有52个行政执法单位实现联网,录入行政执法信息2300多条。

为解决“两法衔接”运行中的问题,他牵头行政执法单位,会商制定了联席会议、信息沟通、执法备案、联络对接、工作考评、内部监督一体化协作制度。2014年6月,南阳市检察系统“两法衔接”现场会在内乡县召开。邢永理探索的“三联三审三监督”(与行政执法机关联动衔接,审查执法信息开展移送刑事案件监督;与公安机关联动衔接,审查立案情况开展刑事立案监督;与自侦部门联动衔接,审查职务犯罪线索开展职务犯罪监督)工作机制,在全省检察系统推广。

黄玉林告诉记者。自2015年以来,通过该平台共监督行政执法单位移送刑事案件61件,立案监督27件,发现并移送贪污贿赂、渎职犯罪线索8件8人。

2015年7月,在工作中,邢永理发现一个反常现象,一段时间公安机关提请批捕的刑事案件数量急剧下降,是社会治安好转?还是其他原因使案件进不了程序?这引起邢永理的警觉。他发现刑事案件少与群众反映的社会治安状况形成明显反差。一些基层乡镇、农村盗窃案件多发,特别是农村偷盗牛羊案、城区砸车盗窃案一度持续发生,一些案件属基层派出所管辖,迟迟未见告破。公安机关特别是基层派出所提请逮捕数量大幅下降,这不仅与群众对治安问题的反映相矛盾,也直接影响到侦查监督工作的开展。

他向院党组提出建议,对基层派出所刑事执法活动开展专项监督,亲自制定工作方案,带领全局人员深入26个基层派出所和刑侦大队,对执法案件进行延伸监督。把基层派出所办案信息与受理提请逮捕、移送起诉台账相对照,弄清各个派出所的发案、报案、立案、破案、撤案情况,以及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和变更强制措施、捕后侦查进展、上网追逃等情况。通过深入分析,发现一批该立不立、立而不侦、久侦不结案件,依法纠正一批案件。

内乡北部山区4个派出所共有17起盗窃山羊案件均未侦破。这些案件发生的地点、时间和情形相似,可能为一人或团伙流窜作案。邢永理提出了并案侦查的思路并引导侦破,一个月时间,该案件全部告破。借鉴内乡县院的做法,南阳市检察机关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对派出所刑事侦查活动专项监督。

在这位爱琢磨事儿的侦监局长带领下,内乡县检察院侦查监督局每年办理200多起案件的定性准确率和法定时限办结率均为100%,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