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新中国电影译制片初创事略

发布时间:2016-02-0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王正纲

译制片《团的儿子》。

译制片《普通一兵》剧照。

译制片《普通一兵》全体译制人员合影。

  1946年10月1日,经中共中央东北局批准,在黑龙江省兴山(今鹤岗市)成立东北电影制片厂,简称“东影”。1954年改名为长春电影制片厂,简称“长影”。东影这个新中国电影摇篮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电影事业揭开新篇章。其后,我国电影艺术家们创作了众多各类题材的优秀影片,还译制了几十个国家的电影。

  新中国第一部译制片

  外国电影传入中国后,语言的障碍就开始出现了。尤其是有声片的问世,更给中国观众观看外国电影带来很大的麻烦。在新中国成立前,影院放映外国电影的普遍方式,主要是通过幻灯字幕、说明书或是现场解说员的解说,来大致了解影片的内容,也有极个别影院安装了“译意风”,可以进行同步翻译。

  1948年,为了消除这种语言上的障碍,经东北电影制片厂与苏联影片输出公司驻东北代表处协商,由该公司提供一部影片交由东影厂试验译制成汉语,这就是新中国的第一部译制片《普通一兵》。1948年底,东影在开拍解放区第一部故事长片《桥》后,又开始译制第一部外国故事片——苏联电影《普通一兵》,即配以和电影中演员表演同步的汉语对白,这样影片就能使广大的民众看得懂。《普通一兵》是根据苏联作家帕·茹尔巴的传记小说《亚历山大·马特洛索夫》改编,故事讲述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军队入侵苏联,苏联卫国战争爆发,苏联青年马特洛索夫积极参军,屡建战功,在最后一次战斗中,他在冲锋时用自己胸膛挡住敌军碉堡枪眼,英勇牺牲。马特索洛夫牺牲后,被有关部门追授“苏联英雄”光荣称号。东影首部选择译制这样内容的外国影片,明显对当时仍然激烈进行的我国解放战争具有现实意义。

  纵观译制全过程,其时建立仅两年的东影一切从零开始,难度可想而知。首先着手剧本翻译,第1稿由徐立群承担,第2稿(对口型台本)由孟广钧、刘迟、袁乃晨3人用8昼夜艰苦劳动在1949年3月8日完成。此时,东影从黑龙江省兴山迁至吉林省长春。该片译制导演是袁乃晨,录音张家克,配音系来自东北军政大学宣传队的张玉昆(为主角马特索洛夫配音)、吴静、李白水、李雪红及原伪满映株式会社演员凌元(为马特索洛夫母亲配音)等担当,以上人员除徐立群外均属东影工作人员。

  接续的译制工作,其难度最大的要算演员的对口型配音,因为那时采取整本(一般影片都是10本左右)录音,而非后来的将一本片子剪为几个小卷录制,所以在录音过程里,配音者每段台词表述、录音师辅之的声响效果必须一气呵成,不能产生非银幕要求的间隔。况且彼时录音使用胶片,不是后来的磁带。译制当中,只要工作人员发生丁点差错,就会导致前功尽弃,浪费人力物力财力。故而,在录音棚,演员精力需高度集中,还得防止过分紧张,录音师亦然。总之,第一要务要求配音者发声须与原片人物口型张闭紧密吻合。

  经过译制组共同努力,克服种种困难,《普通一兵》于1949年5月1日译制完毕,旋给东影全体职工放映,受到热烈欢迎。同时,苏联影片输出公司驻东北负责人看过这部影片译制版后,充分肯定译制成绩,并当即和中方签订进片合同。随后,该片在解放区全面公开放映,令广大民众惊讶赞叹。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观看影片后,也非常高兴,特致函东影,嘉奖《普通一兵》的翻译工作:“在目前的中国,我们急需扫清美帝国主义所给予中国人民的遗毒。你们的工作岗位和任务显然是更加重要了。”

  诚然,实事求是地说,由于东影初次译制外国影片,缺乏经验,乃至《普通一兵》的汉语对白效果尚未达到形神兼备、声情并茂,甚至有些演员的东北口音迭现银幕,留下少许遗憾。但是瑕不掩瑜,应当承认,影片《普通一兵》的诞生,为新中国电影事业开创了一个新品种——翻译片。

  初期译制皆为苏联影片

  伴随着全国形势的发展,译制任务增加,东影迅速充实译制人员力量,遂于1949年夏末,从厂办第4期训练班分配来若干学员,旋即招收十几名配音演员,如张桂兰(女)、肖楠(男)、王亚彪(男)、陈新资(女)、孙忠志(女)等。又自华北大学三部文工团调来白景晟(男)、向隽殊(女)、李景超(女)、车轩(男)、赵双成(男)等人,加上张玉昆(男)、吴静(女)等原有演员,共构成翻译组。组长袁乃晨,1950年改组扩大为翻译片科,科长鲍月千,下辖演员组。不久,香港的蒙纳(女)也赴长春加盟演员组。

  翻译片组的翻译除孟广钧、刘迟外,再添尹广文、胡伯胤、王澍等。译制导演则为袁乃晨、刘国权、于彦夫、王岚、徐明、方莹、张普人、任颍等。录音师友张家克、张剑平、隋锡君、洪堤、姚俊初等。1949年,继《普通一兵》后,他们又译制了苏联故事片《俄罗斯问题》、《伟大的转折》。1950年,东影译制的外国故事片猛增至30部,全是苏联影片。如《斯大林格勒战役》、《攻克柏林》等。到了1951年,东影翻译片科已发展成拥有译、导、演、录共百余人的实力深厚、艺术精湛的队伍,同时可组成7个译制班子。

  首创女演员为男少年配音

  《普通一兵》的译制成功推动了译制片的迅速发展,受东影译制外国电影的进取精神所鼓舞和激励,上海电影制片厂也开始了译制片的工作。

  1949年5月,上海电影界委派陈叙一率领导演周彦、寇嘉弼及录音师陈锦荣等人前往东影参观、学习译制工作流程。

  1949年12月29日,陈叙一从长春回沪,即在上海电影制片厂(1949年11月成立)领导下,于福州路与江西中路口处的汉弥尔登大楼一间办公室内开始筹建上海翻译片组,一切白手起家,因陋就简。

  延至1950年2月,上海翻译片组(1957年4月升格为上海电影制片厂,首任厂长柯岗,次任陈叙一)建成,组长陈叙一。其初期陆续进入的,配音演员有姚念贻(女)、张同凝(女)、苏秀(女)、邱岳峰(男)、富润生(男)、胡庆汉(男)、杨文元(男)、尚华(男)等。翻译组有杨范、陈涓、肖章、寇嘉弼、岳路、黎海生、时汉威等。录音师有陈锦荣、张福宝、梁英俊、金文江等。班子甫定,1950年上影就译制了《团的儿子》、《乡村女教师》、《米丘林》等11部故事片,皆为苏联影片。其中,《团的儿子》华语版公映,揭开上海译制外国影片的序幕,引起全国轰动。

  影片《团的儿子》描写的是苏联的一位小兵张嘎一样的人物,影片讲述了苏联红军某骑兵营在一个深夜邂逅四处流浪的孤儿伐尼雅,伐尼雅聪明倔强,深受骑兵战士的喜爱。但是,当时战争非常激烈,红军准备将伐尼雅送往后方。伐尼雅想方设法逃回,几经曲折加入了军队,在战斗中智歼德兵,立下了赫赫战功,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团的儿子”。在该片配音过程中,女演员姚念怡为男主角少年伐尼雅配音,开启了女演员为男少年配音的先河。《大众电影》杂志创刊号(1950年第1期)封面就采用了《团的儿子》影片主角伐尼雅的剧照。特别说明的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新中国各电影制片厂仅有长影、上影两家下设有译制部门。

  至此,新中国电影译制(包括故事、记录、科教、美术片等)事业。从无到有,初具规模。

  从1950年到1953年4年间,新中国共引进和译制了180余部外国电影(基本为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影片),不少著名的故事片导演和演员也参加了外国电影的译制工作。它们为当时在市场上清除美英影片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其中影片《普通一兵》在全国上映时,正值抗美援朝战争激战正酣,这部影片被送往前线上映,受到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欢迎,有资料显示,黄继光看过这部影片后,深受鼓舞,成为了中国的马特洛索夫。

[ 责任编辑:陈丽萍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