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一九三七年元旦蒋介石日记解读

发布时间:2017-02-2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陈红民

  

  1936年与1937年交替之际,对蒋介石来说也是悲喜交加之时。1936年,本是他50岁大寿,当时国内还搞了一个很大的“献机祝寿”活动,蒋自己也以“避寿”为名,赴外地视察。万万没有料到,乐极生悲,他在西安被张学良、杨虎城扣押。幸而“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蒋介石在圣诞前夕被释放。蒋面临着如何处置张学良、如何安定西北等棘手问题,在西安时受伤的身体一时难以恢复。宋美龄又赴上海疗病,使他在新年到来之日,感到“孤独度岁,未免寂寞”。当然,他也知道,虽然凄凉,比起“禁留西安”,“安危之状不啻天壤之别。”

  蒋介石1937年元旦日记写道:

  上午三时,中室走电,熏烟甚浓,幸发觉尚早,未兆焚囗(注:一字无法辨识)。

  今日腿部风湿如昨,行动仍甚艰难,约逸民来谈西北善后与皖省府组织人选,益之来谈昨日审判张学良经过情形,张有“不承认政府”与“做百姓亦要革命”之语,是其尚无悔祸之心也,可痛之至。下午约力子、季鸾来谈,晚约益之、墨三、天翼、蔚文来谈,对西北以“政治为主,军事为从”之方略,面授机宜后就寝。

  妻在沪就医,未知其病痛有否略减?孤独度岁,未免寂寞,然较禁留西安,则安危之状不啻天壤之别,可知生死成败,冥冥中自有上帝为之主宰也。培甥陪住。

  孤独过元旦,凌晨住处又漏电,险些酿成火灾。预示着蒋介石的1937年将是艰难的一年。

  1月2日,蒋介石向国民政府请假获准,他回到故乡奉化溪口养病。故乡对蒋的意义殊为重要,其一在于故乡秀美奇峻之山水,置身其中,能荡涤净化“游子”疲惫的身心;其二在于血缘亲情之慰藉、邻里父老之认同;故乡是他的精神家园。蒋介石生涯中,无论得意还是失意之时,总是想到要回乡。他1927年第一次下野之时,是在第一时间内回到家乡溪口,在日记里写道:“遥望江口塔与甬山,复见名山之雄厚青秀,爱乡之心益切, 并恨卸之不早也”。故乡能使之平心静气,修养身心,当然是疗伤首选之地。

  西安事变带给蒋的另一痛苦,是他的兄弟蒋介卿意外死亡。蒋介石共有兄弟三人,弟弟蒋瑞青早年夭折,蒋介卿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长他十岁。蒋父过世后,蒋介卿即与继母(蒋介石的生母)分家另过,蒋介石一度对他怨恨,但毕竟是兄弟,蒋发迹后,对蒋介卿多所照顾。西安事变爆发的消息传到溪口,本来患有高血压的蒋介卿听说兄弟被扣押,惊骇过度,中风跌倒,一病不起。蒋介石返回南京,立即派人给已病危的蒋介卿送去人参滋补,仍不治身亡。

  1月2日,蒋介石返回故乡养病,直奔其兄灵堂,想到兄弟是为自己受惊而死,难免悲从心底起,“泪下如注”。在日记中发出“同胞兄弟三人,今只残余一人矣,不胜伤悲之至”的感慨。

  (作者系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所长)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