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1955:细思恐极!制造飞机爆炸暗杀周恩来的主谋竟是中共叛徒

发布时间:2017-02-25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作者:郭守华

 

  编者按

  谷正文最受蒋介石称许的,是在1955年4月精心策划了暗杀周恩来总理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事件。所幸周总理因临时改变行程,没有乘坐“克什米尔公主号”,而出席万隆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中外记者11人因飞机失事而殉难,震惊世界。

  -新中国第一代红色空姐-

  1955年4月,包括新中国在内的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在印度尼西亚的万隆举行亚非会议(又称万隆会议)。我外交部包租的一架印尼航空公司的星座式“喀什米尔公主号”客机,在飞往雅加达途中,突然在北婆罗洲沙捞越附近的上空爆炸,机上包括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黄扬在内的八名代表团工作人员及一名越南代表,一名波兰记者,一名奥地利记者和五名机组人员遇难,仅有三名机组人员在海上飘流了好几个钟头后获救。此一空难事件使国际震动。这是美蒋特务针对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的一次暗杀行动。但由于台湾当局矢口否认,使此震惊世界的空难事件成了历史悬案,尘封了四十多年,由当年悉知此案来龙去脉,并参与完善计划的台湾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现身说法才使这一悬案真相大白。

  谷正文(1910年—2007年1月25日),山西汾阳人,早年就读于汾阳中学,后考入北京大学。九一八事变后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为学运的积极分子,曾任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书记。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在林彪的115师任侦察大队队长,后被国民党逮捕,随即叛变,加入国民党军统局,成为一名军统特务。深受戴笠的赏识,长期担任军统华北地区的负责人。在国民党败退台湾之际,获得蒋介石重用,在台湾岛内有“活阎王”之称,专门从事对中国大陆的颠覆渗透工作。为了刺杀周恩来,谷正文参与策划了著名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此外,与李登辉也有过节。2007年1月25日在台北医院病逝,终年97岁。

  台海形势大好 美蒋图穷匕现

  1956年,新中国民航第一批空中乘务员走上飞机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毛泽东主席乘机时曾亲切地称空中服务员为红色空中小姐,红色空姐成为那个年代共和国天空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新中国成立后,溃逃至台湾的国民党不甘心在大陆的失败。从五十年代初期到中期,与我在东南沿海进行了一系列激烈的军事对抗。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取得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打破了蒋介石集团企图借扩大韩战战火而反攻大陆的美梦。其后,人民解放军一举解放了一江山岛,收复了大陈岛,又万炮齐发,炮击金门,使台湾当局惶惶不可终日。与此同时,新中国的国际声望大增。台海和国际形势不仅使得美国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的图谋受挫,也使得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不安与焦虑。华裔学者曾锐生曾在《中国季刊》的一篇长文中说:1954年开始的一连串台海危机,虽在1955年3月渐趋平静,国共斗争的场地已从闽浙沿海转移至国际政治舞台,然而中共外交能手周恩来所展示的策略与技巧,却使蒋介石大感紧张和焦虑,并认为国际外交风云比闽浙沿海情势更为险恶。蒋介石当时在对国民党高层人士发表的题为《最近国内外局势的推演与我们反攻复国计划的进度之说明》的秘密演说中表示,1955年4月至6月乃是我们外交最危险的时期。尤其是中共在台海危机中刻意避免对美国机船开火,在随后的和平攻势中又极力表示愿与美国直接谈判。同时亦积极进行加入联合国的活动。这些动作对台湾的外交处境将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蒋还认为周在外交舞台上对“国府”的威胁远甚于金马对岸的共军。

  -周恩来-

  在这样的台海和国际形势背景下,美蒋特务们图穷匕首现,计划暗杀周恩来。最早提出刺杀周恩来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美国参院特设情报委员会在七十年代调查中情局在海外所进行的一系列颠复、谋杀活动时,一名中情局老特务在听证会上坦承中情局驻远东特务曾向总局建议谋杀周恩来,但遭总局否决。前《纽约时报》记者葛洛斯在他的《绅士特务:艾伦·杜勒斯的一生》一书中披露:1955年4月亚非不结盟国家在万隆开会时,中情局亚洲地区特务提出了一项“最具创意的建议”——炸毁周恩来的专机,俾向其他共党领袖显示“杀鸡儆猴”之效,不过,这项建议遭到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的反对。美国中央情报局没有直接执行刺杀,但却在幕后支持和协助了国民党特务实施此一谋杀活动。

  炸飞机图谋得逞 蒋介石犒赏特工

  -广州白云机场,周恩来(左四)与总理专机组成员合影-

  4月11日早晨,小郑像往常一样按时上班了,他随身携带的牙刷、“牙膏”,丝毫没引起机场保安人员的注意,平安无事地通过了例行检查。他负责三架飞机的清洁工作,其中包括那架来加油、作短暂停留的“喀什米尔公主号”。他神色自若地跟着一组工作人员进进出出,东打扫西打扫,忙个不停,似乎挺勤快,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何时钻进了“喀什米尔公主号”的行李舱,偷偷地安放了定时炸弹。放了炸弹后,他又趁人不注意,爬上了停在机场的另一架飞往台湾的飞机——陈纳德的民用客机。由于他身材瘦小,缩在人们想不到的机轮间,这一切都是原先计划好的。

  陈纳德的民用飞机在小郑躲进去不久就起飞了。飞机降落在台湾松山机场。飞机降落后,小郑从飞机上跳下,引起了一阵骚动。台湾保安司令部驻机场联合检查处的一位赵姓上校,以为来了“偷渡客”,一通电话打到了保安司令部。正准备吃中饭的谷正文获知小郑提前到来,立即带了两个人,坐吉普车赶到松山机场接人。开始,不明就里的赵上校不让谷正文把人带走,认为是偷渡,一定要依法严办。谷正文担心惊动新闻媒体,因为当时“喀什米尔公主号”在香港还未起飞,小郑绝对不能曝光,否则功亏一篑。于是他板起面孔,说是:“老先生亲自交办的”,如果消息见报,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这样才把小郑从机场接走,而那位赵上校事后也因此事被撤了职。

  1955年4月11日中午12时15分,“喀什米尔公主号”自香港启德机场起飞,下午6时30分左右飞抵北婆罗州沙捞越古晋100里外海的上空时,突然行李舱传来一声巨响,飞机起火燃烧,接着就像一团巨大的火球一头栽进大海。正当美蒋特务们准备弹冠相庆时,他们获知:周恩来并没有在“喀什米尔公主号”上。

  万隆会议结束后,周恩来应邀访问印尼。这是他在招待会上同印尼总统苏加诺(右二)、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右一)交谈。

  本打算乘“喀什米尔公主号”飞雅加达参加万隆会议的中国总理周恩来,因接到缅甸总理吴努和印度总理尼赫鲁的邀请,参加吴努和尼赫鲁在仰光的约会,临时决定改乘专机从昆明至仰光。陪同周恩来参加万隆会议的副总理陈毅、副外长章汉夫、外贸部长叶季庄等,一起从昆明飞至仰光,随后从仰光直达万隆。这使得美蒋特务暗杀周恩来的阴谋破产。第二天,台湾保密局长毛人凤亲自向蒋介石报告,并对周恩来等幸免于难深表遗憾。而蒋介石听后,非但没有生气,还觉得给大陆一个下马威,挫挫士气也好,于是,拿起笔来,签发嘉奖令并发9000美元的奖金,犒赏有功人员。

  保密局策划炸机 花重金收买凶手

  -“喀什米尔公主号”飞机-

  历史上的香港,是情报贩子聚集之地,不仅有英美的情报人员,也有其它各国的;台湾的特务更如过江之鲫。他们在这里与大陆进行暗中较量。台湾保密局香港站,对外是挂着“就记电料行”的牌子,以此为据点,对大陆进行情报收集、投毒、刺杀、爆炸等一系列颠复活动。

  1955年4月,亚非不结盟国家在万隆开会前夕,国民党特务获悉:周恩来将率中国代表团,包租印尼航空公司的“喀什米尔公主”号飞机,飞往雅加达开会,专机将在香港启德机场短暂停留加油。台湾特务受美国中情局特务的启发(也不排除中情局远东特务暗中参与策划),决定趁飞机停留加油安时放炸弹炸掉飞机,干掉周恩来。

  策划并执行暗杀行动的两个人,一个叫赵斌丞,是国民党保密局敌后部署组组长,此人沉默寡言,工于心计,是戴笠得意门生之一。另一个是该组组员陈鸿举。他们的计划是找人到“喀什米尔公主号”安放定时炸弹,时间一到,炸弹爆炸,自然什么都炸得灰飞烟灭,乘客没有了,犯罪证据也没有了。但是谁来执行放炸弹这个任务呢?这是全盘计划中的关键,找个陌生面孔的国民党情报人员,恐怕混不过机场严密的检查,最好是机场工作人员,尤其是能接近飞机又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色”。于是赵陈二人连续几天到启德机场暗中勘察,终于找到了心目中的理想人选——清洁工小郑。小郑本名周驹(又名周梓铭),二十出头,未婚无家累,是个赌徒兼色棍。家中还有一个嗜赌如命的父亲。周驹个子瘦小,长相一般,在机场打扫卫生,鲜少引人注意。赵陈二人找到小郑,对其诱以港币50万元的重利,于是这个形象猥琐的赌徒“勇敢”地接受了安放定时炸弹的任务。

  计划大致底定后,赵斌丞和陈鸿举赶回台湾,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口头报告”,毛人凤一听,觉得“大有可为”。因为本来美国中情局就一直不断在积极策划暗杀周恩来的行动,但始终没有付诸实施,正好赵斌丞提出了炸毁周恩来专机的计划。毛人凤大赞这个计划可行。但赵陈二人却不敢向毛人凤提出50万港币酬劳的事。因为当时50万港币是个相当大的数字,怕金额过高,遭毛反对。于是二人央请当时有“地下局长”之称的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出马为50万港币关说,谷正文在详听计划始末后立刻赞成。他的理由有三:一是暗杀中共领导人物本来就是特务工作之一;二是借机给香港政府压力,因为在此之前香港对台湾情报人员不太客气,抓到老是判重刑;三是这个计划太漂亮了,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谷还对这个计划的细节进行了补充。在谷正文的关说下毛人凤批准了这个计划。

  4月10日,赵陈二人从台湾带着港币50万元回到香港,与小郑住进了旅馆,将现金交给小郑的父亲保管。同时将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新式炸药TNT交给小郑,为了应付机场的检查,TNT做成牙膏模样,装进牙膏里,因为简易的盥洗工具,机场工作人员是被允许带入的。当晚,赵陈二人教给小郑使用方法,并就计划细节又进行了反复演练。

  港英台幕后交易 炸机案不了了之

  台湾特务密谋暗杀出席万隆会议的周恩来,并制造了“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事件。图为1956年周恩来在纪念牺牲的烈士遇难周年大会和烈士遗骨安葬仪式上情景。

  “喀什米尔公主号”爆炸的第二天,我外交部即向英国驻华代办杜维廉提出质问,新华社等媒体强烈谴责国民党特务蓄意谋杀,指出英国政府和香港当局对此应负严重责任。

  周恩来总理从万隆回到北京后,亲自插手此事。在我强烈要求及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香港当局不得不表示要积极侦办炸机事件,表面上是雷厉风行地展开了一连串的调查,并严厉追查台湾的情报组织。从4月18日起至6月11日,审讯了88人,其中19人被押,后又逮捕了8人。然而不仅从台湾派来专门督导执行炸机的保密局“第五行动组”组长吴义清、炸机案首谋赵斌丞、陈鸿举等人不见踪影,直接凶手周驹也早杳如黄鹤。

  有一种说法,这次炸机案是国共“谍对谍”一场尔虞我诈的斗争,认为中共早就知道国民党特务要在专机上放炸弹,而没有采取断然措施,只是例行公事地向印航和香港当局发出警告。周恩来临时改道,而让一些低层人员继续按原计划搭乘“喀什米尔公主号”,是一出“苦肉计”,牺牲一些低层人员,从而迫使香港当局与中共合作扫除台湾在香港布建的间谍网。对此一说法,当时的台湾保密局侦防组组长、直接参与炸机事件的谷正文颇不以为然,他认为“周恩来根本不知情,只能说他命大”。

  “喀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后,香港政府的确是吓了一跳,一方面港英当局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仍存在着敌意,另一方面,他们也怕把台湾特务逼急了,会给他制造更多的麻烦。所以,他们不得不一方面做足表面文章,大张旗鼓地调查、侦讯,做做样子给大陆和国际舆论看,而另一方面又与台湾当局达成一些默契。据谷正文披露,事后,台湾在香港的情报网的最高督导王新衡,曾与港督达成了口头协议:对于台湾的情治人员,香港可以破坏组织,可以抓人,但不准判刑,可直接遣送回台,交由台湾自行处理。如果香港政府答应放台湾情治人员一马,则台湾情治人员保证不在香港再搞炸机、杀人、放火等恐怖行为,并停止印制伪港币。由于有了这种幕后交易,所以炸机案只起诉了本名周驹的小郑一人。周驹潜逃在台,港府虽提出要求引渡,但遭台湾拒绝,港英当局也没坚持。连小郑的父亲也在当局睁一眼闭一眼的情况下,由台湾特务保护偷渡至台湾,两人在台改名换姓、落地生根。其他涉案人员都被“证据不足”而开释,遣送回台,匆匆宣布结案,使这一震惊世界的炸机案不了了之,成了一件历史悬案。

  谷正文现身说法 炸机案真相大白

  40多年过去了,“喀什米尔公主号”的空难事件,在人们的记忆中已经淡忘。一代伟人周恩来及陈毅等皆已作古,当年策划刺杀他们的赵斌丞、陈鸿举也在1990年初死了。而当年任职于台湾保密局侦防组组长的谷正文年已85岁,也感到了自己来日无多,在“喀什米尔公主号”空难40年后,打破沉默站出来,抖了当年的情报黑幕,坦承炸机案是国民党主谋,台湾情治人员放的炸弹。谷正文对记者说,蒙上神秘面纱的“喀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已经事过境迁40年,策划此计划的赵斌丞、陈鸿举已经先后过世,他是活在世上的唯一悉知全盘计划的人。如今他站出来,坦承是国民党主谋,放的炸弹,台北官方一定会觉得某种程度的难堪,甚至攻击他疯言疯语不足采信。谷正文说:“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类似这种政治屠杀事件多得不胜枚举,事实上这已不是对不对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喀什米尔公主号”对台湾特务而言,也许是一个转捩点,他们虽依旧在香港活动,但鲜少再使用类似炸机的暴力手段或暗杀行动。这位一生从事情报工作的老牌特务最后感叹地说,“喀什米尔公主号”空难事件是一件遥远的时代悲剧,海峡两岸应该在悲剧中学到教训,开万世太平。

  (原刊于团结报1999年1月12日)

  本文作者 郭守华

  来自《团结报》“文史e家”微信号

欢迎关注“文史e家”(wenshiyijia2016)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