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应夔丞为何要找王阿法当杀手

发布时间:2017-02-25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作者:尚小明

  

  1913年3月,宋教仁在上海遇刺。喜欢探究“刺宋案”真相的人,经常会提出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即:应夔丞作为共进会(由青红帮、公口成员组成)首领,从手下当中找个杀手易如反掌,为何他要舍近求远,从共进会外寻找王阿法(又作王阿发)这样一个售卖古董字画的人充当杀手呢?

  宋教仁遇刺

  刺宋主动人并非应夔丞而是洪述祖

  应夔丞被捕后,从应宅所获函电中,发现有1913年3月13日应夔丞致洪述祖一信,其中写道:“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虽中间手续,无米为炊,固非易易,幸信用尚存,余产拼挡,足可挪拢二十余万,以之全力注此,急急进行,复命有日,请俟之。”(《第四十件 应夔丞寄洪述祖信三纸信封一个》(1913年3月13日),《前农林总长宋教仁被刺案内应夔丞家搜获函电文件检查报告》,1913年铅印本,第32页)袁世凯和赵秉钧正是根据这封信,认定刺宋起于应夔丞主动,与政府无关。而国民党人、《民立报》记者徐血儿则认为,刺宋动机虽然起于应夔丞,但若没有政府允许,刺宋也不会发生,这样袁、赵就仍然被解释为幕后主使。

  孙中山赴南京就职,上海,1912年1月1日照片正中穿深色大衣者为孙中山,孙右二为沪宁铁路管理局总办钟文耀,孙左一为沪军谍报科长应夔丞,左二为胡汉民,胡汉民后为王宠惠。施塔福(Francis Eugene Stafford)摄。

  此后一百多年,无论是仅有的几篇专业研究论文,还是众多文史爱好者的分析,几乎都把应夔丞看成刺宋发起人,这实在是大错特错。如果我们能注意到应夔丞3月13日信件和洪述祖3月6日来函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们就可以明确,应夔丞信件实际上是对洪述祖来函的答复,洪述祖才是真正造意杀宋之人,应夔丞不过是为了获取私利而予以积极配合。关于这一点,我将会有长篇专题论文。正因为应夔丞并非刺宋主动发起人,因此其刺杀行为实际上只是共进会少数人的私人行为,难以上升为共进会组织行为。

  应夔丞主观上极力想避免共进会卷入刺杀事件

  根本原因在于共进会乃应夔丞生存之本,倘若刺宋被认定为共进会组织行为,应夔丞将可能遭到灭顶之灾。具体讲,又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自1912年10月以来,应夔丞及其共进会组织已经接受了政府招抚,应夔丞并亲口承诺“情愿效力,设法取缔共进会,如有违背法律、扰害治安之事,伊愿负担保之责”(《程德全保应原电》(1912年10月16日),《民权报》1913年4月8日,第7版)应夔丞为此还曾到京城见过袁世凯,表达输诚之意,袁世凯则给了他5万元经费,以解决共进会成员的解散、抚恤等问题。可以想到,一旦刺宋被认定为共进会所为,将会有怎样的后果。二是由于共进会组织庞大,管理困难,自应夔丞接受招抚后,其组织成员在江苏、浙江等地仍不时有扰害治安之事,为此,江苏都督程德全和浙江都督朱瑞一直厉行镇压政策,这让应夔丞很不满意,认为共进会已经接受招抚,程、朱不应如此,在现存共进会档案中,有不少文件反映这一情况。而一旦刺宋被认定为共进会所为,正好成为程、朱手中把柄,对应夔丞将极为不利。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应夔丞一方面决定配合洪述祖刺宋,另一方面又于刺宋前一周(3月13日)和刺宋前两日(3月18日)分别向各处共进会支部发布通告和训词,不允许会员有“违背法律之行为”。(《特任驻沪巡查长应夔丞通告》(1913年3月13日),北京市档案馆,档号J222-1-4;《特任驻沪巡查长应夔丞劝告共进会总支分部各会员训词》(1913年3月18日),北京市档案馆,档号J222-1-1)这看似矛盾的举动,固然有为刺宋打掩护的一面,但更重要的还是反映出应夔丞竭力想避免外界把即将发生的刺宋案与共进会联系起来。

  而这,也就是应夔丞为何要在共进会外寻找“枪手”这个关键角色的原因。这个人最好不会让人联想到共进会,古董字画商王阿法显然符合这一条件。试想,事情若按应夔丞的设想进行,警局或捕房将很难把刺案与一名古董字画商联系起来。只是王阿法胆子太小,即使应夔丞以重金收买,王阿法也没敢答应,反将消息透漏给邓文斌,结果成为刺宋案后来被破获的一条重要线索。另一方面,由于刺宋计划已在进行当中,应夔丞只好又急急忙忙派人物色到武士英。此人同样非共进会人,但由于当过兵,胆子自然大了许多,于是枪手就此确定。实际上,当时就有人认为,那些怀疑共进会杀宋的说法,是“误以应夔丞之私人行动,有涉该会团体”,并提出,杀宋果真是共进会团体行为的话,“何以应不求刺客于会员,而旁求力大胆大之人,卒乃得一与该会渺不相涉之武士英乎?”(仲材:《刺宋案之六不可解》,《民权报》1913年3月26日,第3版)案发后,共进会总部被查抄,副会长宋伯飞等坚决否认该会与刺宋案有关,要求归还被查抄的文件(《共进会竟敢请还文件》,《亚细亚日报》1913年5月8日,第3页),此事自然不会有结果,但从那些文件中也的确看不出刺宋是共进会组织行为,故而程德全等人在处理刺案时并没有采取扩大化举措。

  由上可知,要理解应夔丞何以找王阿法、武士英这样的人充当枪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方面必须对刺宋造意者有准确把握,另一方面必须对应夔丞本人和共进会的历史有深入理解。而恰恰在这两个方面,百余年来一直都缺乏深入研究。曾有论者以民初帮会与国民党之间关系紧张来解释宋教仁被刺原因,显系似是而非、隔靴搔痒之论。

  本文作者 尚小明

  首发于《团结报》“文史e家”微信号

 欢迎关注“文史e家”(wenshiyijia2016)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