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1981:沧海一声笑,邓小平与金庸的首次见面

发布时间:2017-02-25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作者:“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里,有刀光剑影的江湖天下,有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大爱大义感动无数人。1981年,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单独会见的第一位香港同胞,便是金庸先生。今年2月19日是邓小平逝世20周年纪念日,7月是香港回归20周年,谨作此文以纪念。

  金庸群侠传

  面具 - 劈腿哥唱劈腿歌

  -1981年7月,邓小平会见香港知名人士查良镛(金庸)先生-

  1981年夏天,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金庸,这次会见,金庸对两岸的统一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邓小平也透露了对香港问题的看法。

  交 往

  说起金庸与邓小平的交往,还得从金庸对中国共产党的了解和认识说起。金庸在进入香港报界的初期,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是迷茫又充满恐惧的。原因是他的父亲查枢卿在祖籍浙江海宁县袁花镇土改斗争中作为地主受到镇压。

  1959年,金庸凭8万港币创办了《明报》,开设社评专栏,对世界时事加以评述。一年300多篇社评,全由他亲笔撰写,观点之鲜明,语言之犀利,让发行量不多的《明报》成为香港知识分子心目中的第一大报,也使他迅速成为政治圈中的重要人物。

  金庸思想明晰,对政治局势的预测视角独到,在港台有着一大批比迷他小说还迷的“金迷”。他的政论文章透露出锋利的现实政治眼光。“文革”开始后,他在《明报》上开辟了“北望神州”专版,每天都刊登有关大陆的消息。他对“文革”的抨击是尖锐的,坚信“文革”是错误的。例如金庸对于红卫兵揪斗刘少奇和邓小平表示了极大的不满。金庸还针对林彪和江青一伙在香港《明报》上不断发表措词严厉的文章,这引起了他们的反感,但是林彪和江青一伙对于香港《明报》又鞭长莫及。香港《明报》在那一时期曾被内地列为“反动报刊”。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内地形势日新月异,这激起了金庸早日返回内地看一看的强烈愿望。改革开放以后,他的思归之心也与日俱增,而邓小平的出山给金庸心里带来了更大的兴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一直很钦佩他(指邓小平)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就像是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

  金庸对中国共产党所持态度发生的根本改变,在于他亲眼看到1977年邓小平再次走上了政治舞台以后国内发生的巨大变化。他对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尤其赞许。

  面对邓小平在国内实行的拨乱反正政策,金庸在振奋之余又利用为《明报》写社评的机会,对内地出现的大好形势不断加以赞美与讴歌。有一段时间,金庸几乎每天都看新华社电讯,然后亲自提笔撰写赞许的文章。金庸在《明报》上如此关注和赞许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明报》与此前相比焕然一新。也就在1981年的春天,金庸正式向新华社香港分社提出想访问内地、亲往北京的请求。党中央对于金庸的这一请求非常重视,虽然《明报》从前曾经发表过一些过激的言论,但是金庸和他的《明报》在“文革”前后对中共所持截然不同的态度,足以说明这位素有武侠风格的作家和著名报人,在思想深处正在发生着变化。团结金庸和团结《明报》显然对于1997年的香港回归大有益处。于是党中央对金庸渴望返回内地、亲往北京的请求很快就作出了回应。

  相 见

  -1981年,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会见金庸-

  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金庸。

  7月的北京,天气炎热,金庸郑重其事,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带着妻子林乐怡和一对子女,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廖承志的陪同下,走进人民大会堂。邓小平穿着短袖衬衫,站在福建厅门口迎接,一见到金庸,立即走上前,热烈地握着的他的手,满脸笑容地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你的小说我读过,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并同金庸及他的妻子和子女合影。金庸对邓小平说:“我一直对您很仰慕,今天能够见到您,感到荣幸。”邓小平笑口盈盈地说:“对查先生,我也是知名已久了!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

  在金庸看来,邓小平是郭靖般的英雄人物。邓小平对金庸也早已熟知,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自江西返回北京,就托人从境外买到一套金庸小说,很喜欢读。金庸《明报》社评他也是知道的。从70年代后期起,金庸在《明报》热烈支持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他认为“邓小平有魄力、有远见,在中国推行改革开放路线,推翻了以前不合理的制度,令人佩服。真正的英雄,并不取决于他打下多少江山,要看他能不能为人民百姓带来幸福”。

  在中共领导人中,他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单独会见的第一位香港同胞便是金庸。一个多小时的会见,气氛欢快,宾主谈笑间,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思想火花。邓小平在交谈中明确告诉金庸,回到香港告诉你的朋友,对他们说不要担心,生活不会有大改变。

  回到香港,金庸对中国政府恢复行使香港主权的一系列“动作”都“预测”得相当准确。如,1981年12月26日,金庸在《明报》的一篇社论中指出:“我一向主张香港尽可能现状不变,因为这最安全,对大多数人有利。”这是金庸对香港问题的一贯态度。他曾就香港回归问题发表了著名的政论文章《关于香港未来的一个建议》,提出了三个观点:一、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二、香港现状不变;三、中国如决定收回香港应在15年之前通知英国。中国政府将会在1997年之前的15年宣布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并宣布香港的现状将维持不变——这次会见可能给金庸的“预测”垫了一个“底”。显然,金庸十分了解邓小平对香港的一贯立场。

  支 持

  1982年9月24日,中英双方领导人邓小平、撒切尔夫人就中国收回香港问题进行实质性的会谈。

  金庸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高度评价“一国两制”是“一言可为天下法”。1986年4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成立了起草基本法的五个专题小组,金庸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专题小组负责人,同时担任经济专题小组的成员。

  1988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期间,金庸和香港著名实业家查济民联名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双查”方案,主张在制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时,应从香港的实际情况出发,体现均衡参与、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等原则,反对急于搞“普选”。这两个方案即:“香港政制过渡应实行循序渐进的民主选举的主流方案”。后来,金庸又撰写了《关于今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论文,为后来的《香港基本法》廓清了基本的走向。

  末代港督彭定康上任后,试图以“政改”把香港搞乱,为香港的平稳过渡制造混乱。1993年1月,邓小平就彭定康推出政改方案而引发中英对抗向有关方面发表谈话。他深刻地分析说,英国在撤出香港之前“搅局”,是蓄谋已久的、精心策划的。我们要尽一切努力使香港的局势好转,但是同时也必须做好香港在过渡时期的最后几年里出现最坏情况的一切准备工作。你英国可以单方面撕毁两国联合声明、两国谅解协议,但是我们中国贯彻执行基本法、实施“一国两制”则是坚定不移的。金庸也马上笔战彭定康,以《功能选举的突变》等一系列政论文章予以回击。

  在日益增强的压力下,英国政府最终还是要从自身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同时也为了能实现“光荣撤退”,英方从1994年下半年起,逐步调整政策,重新摆出了与中方合作的姿态。

  1995年12月28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经过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金庸也在这个名单之中,被任命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筹委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进入具体实施阶段。从此,金庸全身心地投入对香港回归祖国的事务工作中。

  1997年7月1日0点0分0秒,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在香港上空。香港回归祖国,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构想变为现实。遗憾的是邓小平于2月19日离世,未能亲眼所见香港回归祖国。

  本文作者 叶介甫

  首发于《团结报》“文史e家”微信号

  欢迎关注“文史e家”(wenshiyijia2016)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