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陈仪与二·二八事件及其遇害前后

发布时间:2017-02-27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作者:于百溪

 

  

    △蒋介石的老同学陈仪

  只要在旧社会宦海混过的人,可能都知道,陈仪原是蒋介石在留日士官学校的老同学,与蒋介石系浙省同乡,能文善武,顺应潮流。1927年,蒋介石率北伐军以破竹之势进入旧军阀孙传芳所管辖的势力范围时,身为孙传芳部下第一师师长的陈仪,首先举起义旗,投奔到北伐大军中来。以后,他又加入了由杨永泰、张群、张嘉璈等显要所形成的政学系集团,因此,颇得蒋介石的赏识与信任,从此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陈仪先后担任过军工署署长、军政部部长、福建省主席、中央训练团教育长等要职。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又畀以重任,陈仪以台湾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总司令的名义,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全权去接收曾被日本统治了半世纪的台湾。

  1947年台湾二·二八事件后,陈仪引咎辞职,不久虽又调任浙江省主席,但因他看清形势,反对打内战,赞同国共和谈,却成了蒋介石的眼中钉,肉中刺,先是撤职软禁,继则押解台湾,最后终于遭蒋介石毒手,1949年春枪决于台北。

  二·二八事件陈仪引咎辞职

  1947年,陈仪任台湾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总司令时,发生了轰动中外的台湾二·二八事件。那是由台湾省专卖局武装取缔私烟摊贩引起的。

  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台湾,农田水利遭到破坏,工商交通陷于瘫痪,极其富庶的宝岛一片荒芜,台湾人民处于食难果腹、衣难蔽体、就业无门的水深火热之中,加上大批台湾籍士兵从战败解体的日军中遣送回来,使失业人群如洪水泛滥。当时在台北市最主要的太平大街上,为了谋生而出现许多私烟摊贩,是可以理解的。但专卖局竟以违反专卖法规为由,采取蛮横措施,派武装人员开着卡车沿大街厉行取缔,把私烟往车上倒。于是跟踪卡车进行理论的人群越来越多,卡车无法开动,军警竟向群众开枪,打伤好几人,才乘隙开车扬长而去。

  这样,不但其私烟被没收的摊贩不肯甘休,同时更激起了群众的义愤。当晚群众纵火烧毁了专卖局的车库和几辆卡车,翌晨又直奔长官公署,声称要直接见陈长官。有的群众要冲入公署,门卫竟开了机关枪,当场有数人死伤。群众虽暂时散去,但革命大风暴却从此加速酝酿、扩大。有袭击机关的,有投掷警告信的,一些铁工厂为群众制作刀枪、弹药等武器,野火越烧越旺,从台北蔓延到台中、台南,遍及全岛。

  当时陈仪一面飞电向蒋介石告急,同时把所属连同其家眷等尽可能集中到公署大楼,实行集体保护,此外完全处于束手无策的境地。因为陈仪嫌原驻台湾的青年军军风纪欠佳,曾报请蒋介石同意另派部队接防,但不待新军前来,即先命青年军全部撤离台湾,所以当二·二八事件发生时,台湾已无正式驻军。蒋介石火速调派军队前往血腥镇压,并指派白崇禧赴台坐镇,惨杀了数以千计的台湾人民。蒋介石才是镇压二·二八事件的真正罪魁祸首。

  在二·二八事件发生后将匝月,我向陈仪面递辞呈时,陈仪摇摇头深为叹息地对我说:“现在二·二八事件演变至此,我也干不下去了。好!你先回上海吧!大约再过两个礼拜,我也回上海。那时我会来看你的。”果然,在我回沪两周,陈仪也回到了上海。

  陈仪与汤恩伯的关系

  陈仪在上海赋闲不到两月,蒋介石又任命他为浙江省主席。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统区民主运动的扩大,身为浙省主席的陈仪,认为内战不能再打,生灵不应再涂炭,国共和谈也不能再延误了。表面上引退到奉化溪口、实际上仍在遥控南京政府的蒋介石,不满陈在浙江的举措,指令南京政府撤了陈仪的职。陈仪又只好仍回上海住到汤恩伯公馆里去了。

  汤恩伯是陈仪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对陈仪可以说是感恩戴德,五体投地!记得有一次当我持陈仪的介绍信面见汤恩伯时,汤见信是出自陈仪的亲笔,对我客气逾恒,而且很爽快地说:“请于局长吩咐吧,陈长官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遵办……”云云。使我立刻意识到汤恩伯对陈仪,的确是毕恭毕敬的。后来知道,当汤恩伯还在德国学习军事期间,陈仪去欧洲考察军事时,汤恩伯作为译员兼向导,每天都来为陈仪效力,博得陈仪赏识。当汤回国后,陈仪即放手提拔,不久,汤就当上了军政部兵工署长。多年来陈仪一直器重汤、相信汤,而汤对陈仪也万分尊敬,彼此形成鱼水之情。

  汤恩伯告密 陈仪遇害

  就在陈仪被撤去浙省主席的前几天,陈仪写了一封密信由其外甥从杭州带往上海交汤恩伯亲启。信的内容主要是对汤恩伯晓以大义,认为国家已残破不堪,人民的苦难已够深重,内战实在不该再打,也不能再打了!目前和谈之声已甚嚣尘上,力促他认清大势,应作迎接解放军渡江的准备,而不要再劳民伤财,做深沟高垒的防御工事,等等。汤恩伯看到信后,认为此事关系重大,非同小可,为了讨好最高统帅,显示自己的忠诚,不惜出卖他的恩人,竟把陈仪给他的密函面呈蒋介石。

  告密后,汤恩伯派了两名副官开着一辆吉普车到上海北四川路陈仪寓所,对陈仪说,汤总司令派他们来请陈主席到司令部去一趟。当时陈仪心中有数,怒形于色地说:“我不去,我犯什么罪?要枪决就在这儿枪决好了!”副官只好用电话向总司令请示。最后,汤恩伯躬亲来请,仍很温顺地说:“我是奉命来请的,主席不去,不太好。我看不会有什么,一切我当负完全责任……。”好不容易才把陈仪说服一同上车。从此,就暂在总司令部把陈仪软禁起来了。不久蒋介石往台湾撤退,汤恩伯又奉命用飞机把陈仪押解到台北。

  一九四九年春,百万解放雄师渡过长江,相继解放了南京、上海、杭州、广州,并向海南岛进军。台湾这时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蒋介石为了稳定军心,杀一儆百,不顾张群等政学系显要的劝阻,竟下毒手,以“陈仪通匪叛国”的罪名,将已达六十七岁高龄的陈仪枪决于台北。其阴险企图是把在形式上镇压二·二八事件的直接责任者陈仪,在台湾人民面前处死,以讨好台湾人民,而把自己才是镇压二·二八事件的真正罪魁祸首这一铁的事实掩盖起来。但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是了解陈仪的,认为他不过是蒋介石的替罪羊而已!

  陈仪沉冤得昭雪

  笔者自抗战胜利,应陈仪之邀同赴台湾以来,凭自己的亲身接触和感受,对陈仪有了较深的了解。他廉洁奉公,礼贤下士,任劳任怨,确是蒋家王朝中不可多得的上层人物。象这样的人物,最后终于逃脱不了蒋介石的毒手,实令人有“好人不在世”之感啊!

  从近数年来所发现的资料中,证明陈仪与革命先驱鲁迅先生有深厚的友谊。当鲁迅先生处于危难时期,陈仪在经济等方面曾多次给予无私的援助。对其他进步作家如郁达夫等,也是如此。

  三年前,中共中央追认陈仪为爱国将领,对陈仪作出了公正的评价。死者地下有知,亦当感到欣慰。

  (本文作者于百溪,1945—1947年曾在台湾任贸易局局长。本文摘编自长篇史料《我对陈仪的回忆》。原刊于团结报1983年2月26日)

  本文作者 于百溪

  首发于《团结报》“文史e家”微信号

  欢迎关注“文史e家”(wenshiyijia2016)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