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1940年的汪伪“中央党务训练团”

发布时间:2018-07-26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敖 凯

  1938年,是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第二年,面对日本的疯狂侵略,长期奉行对日妥协的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公然叛国投敌。1940年,汪精卫在日本的支持下,建立伪国民政府。为了维护与巩固其统治,汪精卫等人设立“中央党务训练团”(以下简称“党务训练团”),以加强对“干部”的训练。先后举办过三期培训活动的党务训练团,其概貌如何?它对汪伪政权有何作用?笔者有幸找到一份党务训练团一期训练时的《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务训练团报告》,内容包括:该团一期训练时的总务、教务、军训三处工作报告以及各种章则;书前有团长汪精卫训词,书末有学员成绩表及统计图表。笔者希冀通过对该报告的释读,以期还原该团的概貌。

  “中央党务训练团”的设立

  在“还都”南京建立伪政权以后,汪精卫有感于多数党务工作人员此前未参加过国民党,因此他主张设立党务训练团,来加强各级党部工作效能,训练党务人才以谋求“党务改进”。1940年7月12日,汪精卫政权召开“中央党部”第十三次常务会议,决定由陈公博、梅思平、林柏生、丁默邨、周学昌五人负责党务训练团的总体设计,以及组织条例和学员调训规则的拟定。相关提议在7月25日举行的党部第十四次常务会议上通过后,筹备工作正式开始。7月27日,汪精卫与陈公博、梅思平、周学昌、刘仰山等人,商议党务训练团成立及入团人选。

  经过一番筹划,党务训练团的《组织条例》和《学员调训规则》相继出炉,这意味着该团雏形初现。在组织方面,条例规定党务训练团直属于“中央执行委员会”,训练团下设团长、副团长各1人,主持全团一切事宜,并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兼任团长,副团长则是团长在中央执行委员中选出。为了秉承团长和副团长之命,处理训练团的日常具体事务,训练团设教育长1人,并配有秘书1名。在教育长之下,又分设总务、教务、军训三处,各设处长1人。所有职员都以调用为原则,由团长派任。至于教师,则由团长负责聘任。与此同时,训练团还设有训练委员会作为训练中的研讨机构,并管理小组讨论会以及座谈会的设计和指导,训练委员由团长派任,委员会之下设秘书长1人、指导员若干人,主持小组训练事宜,指导员由训练委员或教师兼任。以党务训练团一期为例,1940年8月23日,党务训练团决定由汪精卫兼任团长,陈公博担任副团长,周学昌任教育长。其他人事安排分别是:戴策任秘书,刘渤、黄大中、刘夷3人则分任总务、教务、军训三处处长,陈公博兼任训练委员会主任委员,训练委员会秘书长由刘仰山担任,梅思平、褚民谊等29人则为教师。至于其余工作人员,一部分向各厅各部会调用,一部分为专任。另据受训学员回忆,全团分为三大队,每队分为三区队,每区队分成一分队;分队长由学员轮值担任。每队有队长1人,区队长2人,队长上有总队长1人。

  在学员调训方面,训练团原计划调训学员300名,对象为中央党部工作人员和各省市县区特别党部委员及工作人员,学员年龄要求24岁以上40岁以下,受训期限为2个月。至1940年9月15日中央党务训练团一期正式开班时,实际报到学员292人,分别由中央党部、省党部、市党部、特别党部以及党员通讯处保送,涉及单位25家,约四分之三的学员来自各省市党部(省党部共保送127人,市党部共保送97人),保送学员最多的是江苏省党部(43人),次为南京市党部(27人)。学员籍贯方面,江苏77人、安徽38人、河北37人、浙江33人、南京20人、天津17人、河南15人、广东12人、上海10人、山东9人、湖北5人、山西3人、江西3人、福建3人、北平2人、四川2人、热河2人、湖南1人、辽宁1人、察哈尔1人、陕西1人。由上可知,绝大多数学员来自汪伪政权控制的地区,且以其实际管辖区为主。至于学员年龄,21—25岁有44人,26—30岁有79人,31—35岁有85人,36—40岁有82人,41—45岁有2人。这说明学员调训时并未按照年龄要求严格执行。虽说学员调训规则中未对学历作出规定,但据事后统计,受训学员素质普遍较好,在292名学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有128人,占全部学员的44%;有中等教育经历的人数最多,共计161人,占全部学员的55%;另有3人受过特种教育,占全部学员的1%。

  相关章则出台的同时,各项先期准备工作也在进行着。譬如隶属于总务处下的庶务股,在团址确定后,便开始整理场地,购置家具,布置办公室,为训练团的开办提供硬件基础。又比如教务股,为了迎接新学员的报到,他们于8月20日开始办公,准备学员入学手续,制定学员入学须知、注册证,以及布置注册地点等工作。除了党务训练团自身的组织系统外,为了保障训练工作的开展,其他单位也给予了不少支持,比如工商部就承担着为党务训练团采购粮食事宜。

  在经过这样一番准备后,党务训练团于1940年9月15日成立、9月16日上课。对于这一旨在训练“干部人才”的党务训练团,自然寄予着汪伪政权的“殷切期望”。汪精卫在开学典礼上强调:“各学员要认清楚时代的要求,要能担负时代的使命,要有一致的言论,一致的行动,才能担负这个时代的使命”;而“一致的言论,一致的行动”的获得需要从训练中得来,这正是中央党务训练团设立的原因所在。那么,汪精卫等人在训练内容上是如何规定与要求的?

  训练目标与内容

  训练目标是制定训练内容的指南,党务训练团的《训练实施纲要》对训练原则和课程都有明文规定。

  具体而言,训练原则有十条,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内容:一是对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再阐释”,二是“和平反共建国”的主张,三是团训“诚明廉毅”的体现与要求。三者虽各有侧重,但又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具体言之,汪精卫主办的中央党务训练团,与他提出的所谓“和平反共建国”主张建立起关联,从而为自己的投日叛国提供理论依据,并试图训练出一支效忠于自己的干部队伍。在汪派看来,“抗战是没有出路的,只会国亡种灭,只有与日本提携,实现和平,才是出路。因此,必须树立和平运动的信仰,并用于实行”。

  在此原则下,党务训练团就八周训练的课程内容作了如下规定:一是基本课程,有党史(6小时)、总理遗教、三民主义(12小时)、五权宪法(2小时)、建国大纲(2小时)、建国方略(12小时)、知难行易学说(5小时)、民权初步(4小时)、大亚洲主义(10小时)、汪精卫言论(10小时)、“和平反共建国”重要文件、六全大会宣言(4小时)、本党政纲(3小时)等;二是特约演讲,有国际大势(10小时)、日本现势(8小时)、中国与日本之关系(4小时、国内现势(8小时)、党务组织与训练(12小时)、民运指导、宣传方法(6小时)、社会政策(8小时)、社会运动(8小时)、社会服务工作大纲、合作事业之理论(4小时)、合作事业之实施(4小时)、地方行政(2小时)、农村保甲(2小时)、人事管理(4小时)、文书管理(4小时)、政府会计(8小时)、本党重要法规(4小时)、政党分析(4小时)、中国政治制度(2小时)、统计学纲要(8小时)、经济概况(8小时)、军事训练(48小时)、精神讲话(16小时)、体育概论(2小时)、特务概要(2小时)等。

  虽然在一期训练中,有些课程并未开设;一些课程的课时量,因缺乏讲师而不能保证。但不难发现,课时量排在前三位的课程依次是军事训练,精神讲话等,最后是党务组织与训练。

  军事训练所占比例之重,这在学员的回忆中得到了佐证,有学员称,他们自入团后,“完全实行军事训练:每晨五时起身,洗漱毕,整理内务;五时半至七时为早操,参与举行升旗礼;九时半至十时半军训;下午二时至四时军训;晚上六时半至八时半自修。每日缮写笔记,每星期呈缴一次”。归结一点,就是训练团内“一切的生活都是军事化”。党务训练团在全部实行军事化教育的同时,还制订了一操五讲堂以及夜间紧急集合的课程安排,来实现思想的、政治的、体格的、精神的训练。至于授课教师,有学员事后追忆道,“每周一出操后,第一堂课规定为汪精卫的“精神讲话”。第二堂课起听取教习授课,教习为陈公博、周佛海、梅思平、褚民谊、丁默邨、林柏生、陈璧君等。其中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三人的课时比重最大。

  11月9日,学员修完所有课程,准备最后的考试。11月15日,中央党务训练团举行毕业典礼,汪精卫亲自致训。经历了两个月的训练,第一期训练正式结束。

  中央党务训练团作为汪伪“政权”干部训练的一个重要机构,整合了战时的汉奸群体,经过其训练培养的所谓“干部”,堕落成中华民族的公敌,充当了日本侵略与统治中国的工具,最终也被历史所唾弃。(敖 凯)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