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循着他们的足迹 传承七七抗战精神

发布时间:2018-07-30  来源:六言良语微信公众号  作者:贾元良

  八十一年前的7月28日,佟麟阁将军、赵登禹将军在七七抗战中壮烈殉国。

佟麟阁(1892-1937)

  佟麟阁(1892-1937),原名佟凌阁(因牺牲后报纸误写为“麟阁”,此后就沿用了下来),字捷三,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人。1912年投笔从戎,在冯玉祥部历任排、连、营、团、旅长、师长。

  1933年5月,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抗日同盟军,佟麟阁代理察哈尔省主席兼同盟军第1军军长,积极配合吉鸿昌、方振武收复多伦等地。佟麟阁好学,素有“儒将”之称。1936年任第29军副军长兼军官训练团团长。

  1937年,七七抗战爆发后,佟麟阁以副军长之职负责军事指挥,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军部名义向全军官兵发出命令:凡是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时人在《北平时报》赞佟麟阁说:“佟副军长善治军,第二十九军纪律严明,勇于作战,而于老百姓秋毫不犯,佟将军训练之力也。”“军士于烈日守城,各队前置水一桶,用开水以止渴,商民感激欲泣,敬献西瓜,坚决不受,对老百姓恭而有礼,杀敌则勇猛武伦,堪称模范军人。

  7月28日,佟麟阁将军在南苑指挥部队与侵华日军苦战,腿部负伤后仍继续指挥作战,后头部又被敌机炸伤,壮烈殉国。是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高级将领之一。1937年7月31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授佟麟阁为陆军二级上将。抗战胜利后,将北京南沟沿大街改名为佟麟阁路,以示纪念。

赵登禹(1898-1937)

  赵登禹(1898-1937),字舜臣,山东省菏泽人。1914年投入冯玉祥部当兵。历任排、连、营、团、旅长。九一八事变后,主张抵抗日本。在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担任喜峰口作战的国民革命军第29军第37师109旅旅长,因功擢升第29军第132师师长。1935年底,任河北省政府委员,叙级陆军中将。

  1937年,七七抗战爆发后,奉命率部增援北平守军。7月27日,被任命为第29军北平南苑驻地指挥官。28日拂晓,在日军向南苑进攻时,与29军副军长佟麟阁指挥部队顽强抵抗,右臂中弹负伤,仍继续作战。在率部向城南大红门转移途中遭日军截击,身中数弹而壮烈殉国。年仅39岁。7月31日,国民政府追赠赵登禹为陆军上将。抗战胜利后,1946年4月5日(清明节)在北平八宝山忠烈祠,北平市各界隆重举行入祀大典,供奉佟、赵两将军神位。并将北平西城的南沟沿命名为“佟麟阁路”。通州亦因佟麟阁在该县指挥过抗日,乃命名一条街为“佟麟阁街”,以为纪念。随后,佟麟阁烈士忠骸移葬于北平西郊风景区香山南约一公里的兰涧沟山上。 1946年7月28日,国民政府又以隆重的国葬,将佟麟阁将军的灵柩从柏林寺移葬于北平香山的兰涧沟的坡地上。,何基沣奉冯治安之命到北平将赵登禹将军的灵柩于次日由龙泉寺起灵,运至卢沟桥以东2公里处的西道口山坡上安葬。 1946年11月25日,当时的北平市长何思源签发了《府秘字第729号训令》,将市区三条道路命名为赵登禹路、佟麟阁路、张自忠路,以纪念抗日英烈。并沿用至今。 1952年6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亲笔签署了革命烈士证书,颁发给赵登禹家属。文化大革命期间,赵登禹烈士的墓被红卫兵挖开,欲盗取“金银财宝”,一无所得后,砸墓而去,烈士尸骨无存。 1980年6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将其墓修葺一新,并树碑,以志纪念。 2005年7月,北京市档案馆研究室的工作人员经过近两个月的严谨考证,证实佟麟阁将军殉国的具体地点位于丰台区南苑时村路(大红门东北、赵公口桥南的光彩路中段路西处,距佟将军殉难地向南约100米处确认为是曾经掩埋上百名29军战死士兵遗骸的地点),并建议设立标志以纪念爱国将士。

  2017年4月,佟麟阁将军墓前,佟麟阁将军之孙佟国威(左)赵登禹将军之孙赵瑞明(右)献花。

  2017年4月,国民革命军第29军后裔祭奠赵登禹将军墓。

  2017年5月,我写信与北京市文物局和丰台区文物部门,建议将赵登禹将军墓升格为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6月,我收到丰台区文物部门回复,称赵登禹将军墓不仅是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我们将结合全区文物保护工作实际,对已公布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进行认真梳理,将赵登禹将军墓等具备升级的,向北京市文物局推荐升级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感谢您对丰台区文物事业的关注!今天是佟麟阁将军、赵登禹将军抗战殉国81周年纪念日。佟麟阁将军与赵登禹将军在天之灵告诉我:他们是在七七抗战中壮烈殉国的。在此之际,我再次建议:抗战馆将展陈中的“七七事变”修正为“七七抗战”。我们在缅怀佟赵两英烈抗战事迹的同时,更要把七七抗战体现出的全民族抗战精神弘扬光大,把抗战历史原原本本地传承给后人,方不辜负英烈们,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历史。(贾元良)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