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  

1948:东北流亡学生“七五惨案”

发布时间:2018-08-2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周利成

  1948年7月5日,北平市发生严重的纷扰事件,约四五千东北流亡学生捣毁市参议会,分别包围副总统李宗仁和议长许惠东私邸,与宪警发生冲突,双方伤亡达三四十人,史称“七五惨案”。惨案发生后,北平宣布全城戒严,一时震动全国。1948年7月15日《中国内幕》以《东北流亡学生古城喋血记》为题及时报道了这一事件。

  一 事件系由市参议会第一百十四号 议案《救济来平东北学生紧急办法》所引起。议案第一项:“本会已电请中央,对已到平之东北学生,不论公立私立学校,凡有确实学籍及身份证明者,应请傅总司令(傅作义)设法予以严格军事训练。在训练期间,予以士兵衣食待遇,并切实考察其背景、身份、学历等……确有学籍及思想纯正之学生,暂时按其程度分发东北临大或各大学中学借读,俟东北稳定时,仍令回籍读书。其身份不明、思想背谬者,予以管训。不合者,即拨入军队入伍服兵役,期满退伍。”第二项:“电请中央停发东北各国立公立学校之经费及学生公费,全部汇交傅总司令,会同省政府审核发放贴补东北来平学生费用,或改汇东北临大,作为经费。东北各校一律暂行停办,以免其一面派遣学生进关,一便另招新生,并套取经费公费”。第三项:“东北国立公立学校停办,停发经费,令教职员一律进关,以原薪(按平津指数)在学生军训班或东北临大工作。”

  其意旨在停发东北流亡学生的公费,欲将学生集中军事训练,投入内战前线。东北学生认为此议案是对他们的摧残和歧视。于是7月5日相约集合,齐至参议会门前,高呼“打倒参议会”,随即破坏铁门而入,用砖、石及木棍等当作武器,捣毁参议会办公室,撕毁公文。

  另有一部分学生以叠汉罗的方式架起人梯,用石头和木棒将参议会横匾“北平市参议会”和下款“许惠东题”,尽数敲掉,用墨笔改写为“北平市土豪劣绅会”。在门旁两柱上书写对联一副,上联是“假民主作反动是群什么东西”,下联为“倾青年毁教育作全民族公敌”,横批“三老四少议事厅”。

  北平军警宪闻讯先后赶到阻拦,宪兵团长梅庆岚更是独夫当门。随着学生中“打这个大肚子上校”的一声号召,梅头部受棍伤,眼镜被摔碎。随后,学生们即到北长街李宗仁私邸请愿。适逢李宗仁步行归来,学生鼓掌欢迎,请愿甚为圆满,道谢而去。继又整队集结东交民巷一号,欲与许惠东理论。但见东交民巷一号绿色大门已经紧闭,院内军警宪戒备森严。激愤的学生向大门里猛冲,有的跳越短墙,拆掉墙砖当作武器,砖棒交加,喊声震天。绿色大门终被撞破,一部分学生冲入院内。

  此时,枪声突起,许多学生应声而倒,酿成空前惨案。北平地检处连夜赶至现场检验,至次日凌晨验毕。中正先修班学生徐国昌,长白师院学生朴鸿勋与贺守志、孙德罄、吴肇泰等5人,以及送入医院不治而亡的一个不知名学生,均系中弹而亡。地检处又分赴同仁医院、北平医院检验已死伤学生李福维等及内七分局受伤员警张乃仁等共16人。另据东北各院校的学生报告,6日晨被军警捕去学生7人。最终统计,死亡13人,重伤18人,轻伤百余人,被捕者37人。死者均葬于西郊陆军公墓。

  二 8日午后5时,东北学生代表七人 往西郊面见总司令傅作义。傅接见了学生,为此不幸事件的发生深表遗憾,当即泪如雨下,学生代表也随之一齐呜咽。会客室内顿为伤感空气所充溢,情绪紧迫异常。学生代表陈述之后,傅说,这件事太不幸了,太痛心了!我接到报告后,一夜睡不着,你说我们……说至此处,不禁潸然泪下。几分钟的唏嘘后,他竟哽咽着说不出话。学生也有多人不住地擦眼泪。傅作义殷切安慰一番,最后说:“死的同学已经棺殓埋葬,还要立碑。受伤的同学在医院要有很好的治疗。我关心他们和自己的弟兄一样。至于有嫌疑的被捕同学,一部分已经问明释放,一部分还有问题需要再问。我认为学生基本上总是纯洁的,而行为上有时却不免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利用。”稍后,傅作义派代表携带水果、牛奶、饼干等慰问品,赴医院看望负伤同学。同时派代表慰问负伤警宪,送去慰劳金。

  血案发生后,东北旅平人士组织后援会,东北学生成立抗议七五血案联合会,提出偿还血债的八项要求:一、立即释放被捕同学与受伤同学;二、立即交还死亡同学尸体;三、要求政府完全担负伤亡同学医药及治丧费用;四、追究肇事凶手并依法处以死刑;五、保障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六、要求政府拒绝北平市参议会建议对东北入关学生处理办法议决案;七、立即解决东北入关学生教育问题;八、要求政府在第七项问题未完全解决前,负责东北入关各省立院校食宿问题。

  9日上午,为抗议“七五”惨案,北平学生上街游行请愿,参加游行者有东北各大中院校16个单位和北平9所院校学生近万人。游行队伍到达李宗仁官邸请愿结果尚称圆满,警宪均徒手保护并未发生冲突。游行大队派代表晋谒李宗仁请愿,提交请愿书。

  李宗仁对学生代表说,立即写信给地方当局调查真凶,严惩杀人凶手。如地方当局不调查,则再写信给中央调查。查出真凶后,其他一切问题都可解决。这时不仅南北长街一带禁止通行,全城均已下达戒严令,各处严加戒备,禁止行人。李宗仁给治安警备最高当局打电话,令其将北长街上的装甲车撤回。某负责人回话说,现在全城已经戒严。李宗仁答称,我这里不必用装甲车戒严,我不怕!旋即,李宗仁答复学生:一、马上调查被捕之学生,无罪者立即释放;二、已通知治安当局撤回装甲车。

  全体学生于请愿游行后返回北大民主广场,举行“七五”惨案被难同学追悼控诉大会。不久,被捕学生全部获释。

  三 10日上午11 时, 10名东北各院校教授赴西郊谒见傅作义,表达了三点意见,希望他不要因七五事件而对东北学生发生误会。记者曾问及傅作义对学生游行请愿的意见,傅说没什么意见,搞政治的人就要准备挨骂,搞政治的人根本就不能没有牺牲。挨骂我不怕,牺牲我也不怕。

  教育部次长田培林抵平办理善后,10日召开记者招待会。田氏表示成立东北临大、临中事宜正积极进行中,希望能于9月初正式成立,校舍已请傅总司令设法筹措。谈及东北学生时,田氏称可分为四种:一是国立各院校学生;二是省立各院校及私立立案各院校学生,以上二者均可入临大;三是私立即尚未立案院校学生;四是中学已毕业仍未考入大学者。以上二者拟成立补习班,先行补习,而后举行甄试,再入临大。记者问及七五事件死难学生如何处理,田氏称死难学生之处理不是教育问题,这事可依法办理,教育部只管学生念书。最后,田氏慨叹道:“这年头做官最倒霉。民主时代今天立法院问你,明天监察院问你,后天国大会议问你。尤其是做教育的行政官最倒霉。我做学生的时候是教员管学生,我当教员的时候是学生管教员;我做老百姓的时候是官欺负百姓,我做官的时候老百姓管官了。倒霉的事都叫我赶上了!”田氏之言,反映了时局变化的一个缩影。(周利成)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