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收藏  >  拍讯  >  

李可染精品山水亮相传是秋拍

发布时间:2014-12-19 来源:人民网-艺术收藏频道

  北京传是2014秋季拍卖会将于2014年12月19日-20日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预展,12月21日举槌拍卖。本次秋拍中,传是拍卖推出的“中国书画(一)”、“中国书画(二)”及“古董珍玩”三大专场共计上拍1200余件,为广大藏家呈现一场盛宴。

 

  李可染 阳朔碧莲峰 设色纸本 镜框

  1972年作

  尺寸:66 × 43 cm

  题识:国权同志指正,阳朔碧莲峰,一九七二年(1972年)可染画。

  钤印:可染、河山如画

  估价:RMB  6,000,000-8,000,000

  出版:

  1.《名家翰墨》 25期李可染鉴定特辑翰墨轩 第32页;

  2.《荣宝斋》2005 肆 第222页 中国美术出版总社 2005年5月;

  3.《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集》(三)第232页保利艺术博物馆 2011年10月。

  展览:“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三)” 保利艺术博物馆 2011年10月。

  说明:1.上款人国权即马国权,字达堂。专修古文字学,为国学大师容庚先生入室弟子。

  2.1971年,中苏交恶,中国政府为打破僵局,重新作出布署,周恩来总理召集可染师等一些画家从下放的农村回京,为宾馆作画。李可染在阳朔作过不少写生,他作的宾馆画,以阳朔为题材的作品较多,采用全景式构图,有的篇幅很大。如他1972年为民族饭店所作的《阳朔胜境图》,近四米宽,画了一年的时间。《阳朔胜境图》是可染师山水画创作生涯中的一座里程碑。李可染的山水画风格,从一九七二年以后似乎忽然走向成熟,其实他是历经半个多世纪长期艰苦的艺术实践与探索,自然而然形成的丰硕成果。由于文革中,李可染被剥夺了创作的权利长达六年之久,于一九七二年第一次以精心制作的纪念碑式的巨幅山水重返画坛,人们感到他的山水画风格似乎是忽然走向成熟的。

  李可染的山水,胜在笔墨的丰富和厚重,而他对于光影的成功表现,也是其它同辈画家所远不及的。由他所创作的漓江山水系列,恰是最能体现其笔墨特征和风格的。这件《阳朔碧莲峰》,全图为漓江与碧莲峰截景,构图取势匠心独具。画幅中左半边为表现漓江而作的大量留白,与右半边碧莲峰的浓重墨色形成强烈对比,足令观者情绪为之一振。碧莲峰一角矗立于漓江之畔,山水交接之处以淡墨渲染,峰中草木葱荣、生趣盎然,有游人拾级而上,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山峰的描绘,是李可染最为典型的积墨之法,层层积染的重墨之中间以藤黄、赭石、花青之色,色墨交融,山色厚重而不失秀润,同时又造就极深邃之感,碧莲峰的美丽和隽秀迅疾般活现于大师笔下又出脱于尺幅之限了。漓江之中,渔帆接踵,近处渔舟就要落帆捕鱼而远处的渔舟若隐若现,似正要穿透薄雾,前后渔舟遥相呼应,观者就此已得极目远眺之感。值得一提的是,此作系李可染为马国权所作。马国权字达堂,当代著名学者,专修古文字学,兼善书法篆刻,为容庚先生的入室弟子,历任中山大学及暨南大学教授,后应聘赴港,出任大公报编撰,并曾于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此件《阳朔碧莲峰》既是李可染的代表作,又印证其与马国权的友谊,当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在近百年中国山水画发展中,李可染是一位开宗立派的大师,他独创的“李家山水”构图饱满,笔墨凝重,气势博大,并巧妙吸收借鉴了西画的明暗处理,富有鲜明的时代精神,形成了“黑、满、重、亮”的崭新山水画图式,将中国山水画的变革向前推了一大步,被喻为近代中国山水画“划时代的里程碑”。

  与黄宾虹、傅抱石、陆俨少等讲究传统笔墨、追求古意的山水画大师相比,李可染的山水画无疑更具有时代感,在山水画语言的探索创新上更显“当代性”。这种创造性的贡献得益于他早期对西画的学习和晚年到真山真水中的大量对景写生。李可染上世纪二十年代末曾在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学习西画,对油画、水彩涉猎较深,1957年他访问前东德,历时4个月,看到了西方绘画大师伦勃朗的许多原作,深厚的西画素养对他日后的山水画变革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在光线、构图的大胆创新与感悟皆来源于对西画的超凡了解。从50年代末期开始,李可染多次到全国各地写生,开始他“为祖国山河立传”的路程。桂林、黄山、武夷山、苏州、从化,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其中漓江山水成为他百画不厌的题材,变为他最具个人风格的标志性画作。

  自古道:“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风景佳桂林。”而阳朔的风景又以碧莲峰为最。阳朔位于桂林东南方十五公里,境内沃野千里,林木苍翠,川流纵横,峰峦嶂叠,风景为天下之冠。碧莲峰在县城与漓江之间,群峰拥围着层楼村舍,自然景色与田园风光天然融合,正如诗中所写的:“碧莲峰里住人家。”

  近百年中国山水画发展中,李可染是一位开宗立派的大师,他独创的“李家山水”构图饱满,笔墨凝重,气势博大,并巧妙吸收借鉴了西画的明暗处理,富有鲜明的时代精神,形成了“黑、满、重、亮”的崭新山水画图式,将中国山水画的变革向前推了一大步,被喻为近代中国山水画“划时代的里程碑”。与黄宾虹、傅抱石、陆俨少等讲究传统笔墨、追求古意的山水画大师相比,李可染的山水画无疑更具有时代感,在山水画语言的探索创新上更显“当代性”。这种创造性的贡献得益于他早期对西画的学习和晚年到真山真水中的大量对景写生。李可染上世纪二十年代末曾在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学习西画,对油画、水彩涉猎较深,1957年他访问前东德,历时4个月,看到了西方绘画大师伦勃朗的许多原作,深厚的西画素养对他日后的山水画变革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在光线、构图的大胆创新与感悟皆来源于对西画的超凡了解。从50年代末期开始,李可染多次到全国各地写生,开始他“为祖国山河立传”的路程。桂林、黄山、武夷山、苏州、从化,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其中漓江山水成为他百画不厌的题材,变为他最具个人风格的标志性画作。

  在他的画中,瀑布、江水、梯田、小屋的高光留白极为精采,从此幅《阳朔碧莲峰》中处处可窥。“白”每每成为他画中的“点睛之笔”,虚实处理非同凡响。笔墨浑厚,苍茫之韵。加之自称为“酱当体”的李可染书法,融会了篆、隶、楷、草的体格,粗重刚猛,连绵起伏,渗透到绘画中处处给人“纪念碑”之感,雄浑博大,凝重老练,一改文人山水画的靡弱,堪称对中国山水画变革的一大贡献。

[ 责任编辑:王富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