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书画  >  艺术家  >  

修福金

发布时间:2014-12-29 来源:中华名人杂志

 

隽永俊秀  书气文雅

——全国人大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的书法艺术之路

文/李建鹏

    身为领导干部而好书法者很多,而作为领导干部能把书法习到极高的水平,就极为少矣。修福金就是这样一位集领导干部与书法大家于一身,将书法作为毕生爱好,且运用到自己工作之中的人。

    修福金是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同时也是一位造诣极高的书法艺术家,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纵览修福金的书法作品,笔调清新,自然流畅,挥洒自如,其草书之精妙,深得唐代大书法家贺知章草书之妙意,笔中有笔,笔外亦有笔,于变化中笔笔生动,妙趣横生,令人赏心悦目。

    修福金从小就热爱书法,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毛笔字,虽然当时在米字格里七扭八歪地写着,满手沾满黑色墨汁,但心里总是很愉悦。由于在特殊年代,这爱好也曾一度中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因工作关系,修福金结识了一位既是领导又是书法家的人——张健身同志,并与他共同组建了吉林省中山书画社。张健身担任书画社副社长,看到修福金有热情,就让其做了秘书长,做一些服务性的工作。修福金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一职务,并将此“官衔”印在了自己的名片上。

    在一次笔会上,有人提出请中山书画社秘书长写幅字,这下可把修福金搞懵了,只好婉言拒绝。从此,修福金下决心学习书法。张健身得知修福金要学习书法后非常高兴地说,中山书画社的秘书长就应该会写书法。于是,他们就共同拜访了当时中山书画社社长、我国著名书法家周昔非。

    周昔非高兴地说,福金,你就做一名书法票友吧,票友做好了也能出名角啊!修福金就问周昔非,学习书法应该从哪入手。周昔非说首先要临帖。修福金问,那临谁的帖呢?周昔非告诉修福金,你到书店在众多的帖中翻阅,感到眼前一亮的,就是你要临的帖。

    周昔非的话让修福金如获至宝,从此他就开始了自己的书法之路。每天早晨四点钟,修福金就会起床开始学习练习书法,至今30多年从未间断,可以说书法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修福金对书法的酷爱已近痴迷的程度。他公务繁忙且繁重,但忙碌的工作并没有改变他对书法的不懈追求,出差在外也时常携带笔墨纸砚和喜爱的法帖,有机会就抽空写上几幅,既消除了工作的疲劳,有享受了书法艺术的魅力,这是一般书法家难以做到的。

    修福金坚持从传统经典中求创新,从唐楷入手,专攻章草,从章草的宝库中去寻求奥秘。他练习过皇象的《文物帖》、宋克的《急就草》、王羲之的《阁帖》、张芝的《秋凉平善帖》、贺知章的《孝经》、孙过庭《书谱》、宋高宗的《洛神赋》,进而又研习《圣教序》、《祭侄稿》、《书谱》、《十七帖》、《大观帖》,后又进一步研究苏轼、米芾、杨凝式、李北海等名家,至今还坚持临帖,他说临帖是书法创作的加油站。功夫不负有心人。修福金对古人书法艺术的研修,丰富了自己的书法内涵,笔法更加得体,线条更加灵动,逐渐形成了以章草为主体的独特艺术个性。

    在临帖过程中,修福金深刻体会到书体之间没有辈分,是兄弟姐妹的关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你爱这个书体,就会有兴趣,有信心。修福金说,一个人要想得到回报就得先投入,要不断地坚持再坚持,渐渐由嗜好变成癖好,由狂者变为醉者,由票友变成主角。这也许就像一代草圣于右任先生所讲“人生贵行乐,书道乐无边。每日三千字,长生一万年。挥毫随兴会,落纸起云烟。悟得其中妙,功夫要自然”吧。

    从修福金的作品中,我们总可看出他是深受早期章草大家皇象、索靖乃至唐代贺知章影响的,尤其是皇象的《急就草》,想必修福金更是抄袭揣摩,烂熟于胸,无论结体、波磔、使转,都谨守法度,一笔不苟,正如宋代姜夔在《续书谱》中所说,“大凡草书,先取法张芝、皇象、索靖等章草,则结体平正,下笔有源”。修福金的字,严守这一路数,笔势平正,内涵朴厚,自由一种端正静穆的气息。

    修福金的字虽出自章草,却并不固守章草原来的法度。章草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字字区别”,即重横势不重纵势,强调每一字内在惯性,却不太在意字与字之间乃至整体章法上的连贯性。唐代张怀瑾的《书断》在讨论章草到今草的演变过程时说:“章草之书,字字区别,张芝变为今草,加其流速,拔芽连茹,上下牵连,承接上字字终,而为下字之始……”既阐明了章草和今草的区别,又指出了一种新的草书表现方式。他不求狂怪,不为时风所左右,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不断探索书法美学规律。他的书法艺术观的形成,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尊古人师古之道,从古代书法名家名作中悟其真谛,取其精华,消化吸收,化为己有,于自身创作中,不断有所发挥,有所创新。修福金的诸多作品,无论是长篇巨制,如《中庸》、《心经》等儒释道经典,还是古代先贤的诗词语录小品,都可见在章草的深厚基础上,融入今草的流转之美,而且又可隐约感到二王及孙过庭的影响。其字或轻如蝉翼,或重若崩云,点画之间,似断还连,钩环牵引,意趣盎然,在沉稳古朴中寻求橫势与纵势相结合的意趣,在点画间自然流露出顾盼生态、映带俯仰的面貌,用“气有方圆,法兼使转”八个字形容,是不为过的。当我们看惯了以偏斜取势,于飞动中求平衡,乃至剑拔弩张的草书作品,再欣赏修福金的草书,自会感到一种笔意含蕴、醇厚有味的书卷气:不求点画圆润,但求神韵贯通,脱却姿媚习气,上追高古气象,正式修福金书法中流露的意趣。

    书法是写出来的,更是学问养出来的。由于历史的原因,修福金没有上过全日制的大学。但是通过学习书法,他自认为补上了这一缺憾。在读帖的时候,他学到了中国几千年博大精深的历史;在临帖的过程中,通过诗、词、赋学到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精髓;在书法创作中,他又深深体会到哲学、美学给自己带来神奇般的艺术享受。修福金经常以国学经典《大学》、《中庸》为母本进行书法创作,将这两篇力作写过数十遍,很多经典语句让修福金受益匪浅,也修养滋润着他的书法作品。同时,修福金对古典文学、历史、哲学、心理学、书法美学等有着深入的研究。厚重的字外功夫充实了他书法作品的文化内涵,对其独特书风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修福金始终倡导书法艺术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他提供雅俗共赏、正大气象的艺术审美,遵循艺术为民、惠民的宗旨,把人民作为表现主体和服务对象,注重发挥书法艺术的社会功能。他身体力行地把书法艺术服务于他所从事的统战事业,常常在报刊上发表宣传统战工作的书法作品,给人以耳目一新的艺术享受,获得各方的好评。

    2013年5月1日,是著名的“五一口号”发布65周年,为讴歌自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65年来多党合作事业取得的伟大成就,表达民革党员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坚定决心,修福金出版了《同心同德,薪火相传,多党合作共圆中国梦——纪念“五一口号”65周年书法图集》。书法图集以时间为序,以40余条书法和历史照片的形式分别再现了中共中央历届领导人、各民主党派中央历届领导人关于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展脉络走向的光辉历史,可以唤起读者对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长期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层层回忆。作品集出版后,修福金将书作无偿捐献给了重庆民主党派博物馆。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林智敏两位领导亲自为该作品集作序,并给予高度评价,称赞修福金作品集的出版对多党合作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字里行间透露出夺人的气势和激扬的感情,与时代精神息息相通。

    在几十年的习书生涯中,修福金书写做多的作品是《宁静致远》和《淡泊清心》,并经常将这些作品赠予友人。他说,在大千世界,人生要遇到很多兴事、烦事、急事或一时想不到的事,但要做到遇事处事泰然,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艰难曲折必然,历尽沧桑寤然,凡事顺其自然。

    文化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生存及可持续发展的根,如果失去了传统文化,就像一个人丢掉了灵魂。书法是我国传统文化具有代表性的艺术种类之一,其艺术性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有着重要的位置。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同时作为参政党的领导人,修福金把书法艺术作为修身怡性个人爱好的同时,更将其视为了参政党在弘扬中华文化事业中的一项重要使命。他不仅追求独具个人风格的书法境界,还更热心书法艺术的推广和应用。

    修福金的书法艺术成就来自他的修养与勤奋,来自他的见识与才能,来自他的崇尚与追求。见其字,可见其人,亦可见其理想——这一点,不仅难能可贵,而且称得上功德无量。

[ 责任编辑:贾晓鹏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