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收藏  >  拍卖行  >  

默默无闻的“古币”转型收界的香饽饽

发布时间:2015-09-14 来源:搜狐


[摘要]: 三孔布是古钱币中的著名珍品。在北京诚轩2012年秋季拍卖会钱币专场中,一枚战国时期铭文“下邲阳”背“十七·两”的三孔布,特别耀眼。此枚三孔布为清代嘉庆、道光年间金石学家张廷济旧藏,丁福保编著、马定祥批注《历代古钱图说》第323号拓片原物。起拍价65万元,经过多轮交替竞争,成交价达368万元,刷新中国古钱币拍卖价格的最高记录。


 

  中国古语有云“乱世藏黄金 盛世收古董” 生逢盛世 收藏古董 既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同时也可以在追本溯源中陶冶情操 。

 

  古钱币专场频现拍卖会 单枚成交记录368万

 

  本司货币,又有汉唐以来历朝历代的稀少名誉品种古钱币,品相优美,得到了众多买家的青睐。

 

  近10年间,古钱币在拍卖场保持着鲜明的个性,成交价格呈稳步攀升态势。

 

  在北京翰海2011春首届大型钱币拍卖会上,出现一枚宋代“淳化元宝”金钱,非常精美,其成交价达44.8万元,刷新该币种成交纪录。

 

  三孔布是古钱币中的著名珍品。在北京诚轩2012年秋季拍卖会钱币专场中,一枚战国时期铭文“下邲阳”背“十七·两”的三孔布,特别耀眼。此枚三孔布为清代嘉庆、道光年间金石学家张廷济旧藏,丁福保编著、马定祥批注《历代古钱图说》第323号拓片原物。起拍价65万元,经过多轮交替竞争,成交价达368万元,刷新中国古钱币拍卖价格的最高记录。

 

  2013年,5月18日,中国天都2013春季邮品钱币拍卖会一组三百余枚的宋代“崇宁通宝”,被公认为最为完整的“崇宁通宝”全套集藏,内容囊括了几乎所有“崇宁通宝”的珍稀品、名誉品和精美的母钱系列,充分保留了宋代书法的精髓,结果以172.5万元成交。

 

  2013年11月24日,中国天都举办2013秋季邮品钱币拍卖会。拍前备受关注的清代“‘咸丰元宝’背‘宝泉当五百’雕母”,以218.5万元成交。这枚宝泉局“咸丰元宝”雕母铜质精黄,钱面文字雕工精湛、字口深峻,如斧削刀切,钱文舒畅,富有神韵,著录于马定祥《咸丰泉汇》第155页。并且,这枚宝泉局“咸丰元宝”雕母,未经流通,品相上乘,近年罕见。

 

  笔者参加中国天都2013秋季邮品钱币拍卖会,竞得一组五枚元代“‘至正通宝’折二钱”(背纪年卯、辰、巳、午和纪值二)和一枚宋代大型“‘长命富贵’背犀牛望月花钱”(背水波纹地儿)。

 

  其中,五枚元代“‘至正通宝’折二钱”是元代至正年间发行铸造的,是中国历史上较少带有“八思巴文”(背有蒙汉文纪年、纪值)的流通有年份文字记载的货币。面文端庄华美,背文纪年的文字风格粗犷、遒劲,非常罕见。《中国古钱大集(丙集)》介绍,元代“‘至正通宝’折二钱”的钱文可能为元代书法家周伯琦所书。

 

  一枚宋代大型“‘长命富贵’背犀牛望月花钱”直径72.7毫米,为《中国花钱图典》第273页收录的钱币原物,特别精美。

 

  总部位于亚洲金融中心香港,是香港乃至亚洲区域内最具盛名的拍卖公司之一,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大陆征集部位于上海中环中心位置,公司有自己的展览展厅,强大的业务团队精英,权威的鉴定专家小组。您的藏品交给我们运作,结合公司优势和藏品特色,以及充分利用香港拍卖市场的强劲表现,相信我们在拍卖会上一定能取得出色的成绩。香港时代国际拍卖公司,香港十大拍卖行之一,面向全国征集优质藏品,赶快抓住机会行动吧!公司经营业务包括艺术品拍卖,艺术品包括瓷器、玉器、铜器、名人字画、碑帖、善本、古木牙雕、钱币、邮品杂项及当代书画。

 

  近日,一则“宋代定窑美人枕”以3.95亿港元成交的消息迅速传开,甚至还抢占了某些主流媒体的头条位置。然而,在一片热闹之余,也不乏“炮轰”的声音,业内关注的焦点很快从天价成交转向对这一拍品甚至整场拍卖的质疑。

 

  “这场拍卖就是一场闹剧和笑话。”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研究员@燕语君达在微博中表示,“这件美人枕的造型、比例、开脸等方面都假得离谱,是典型的假拍+拍假。”抛开真伪暂且不说,其实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孩儿枕以及曲阳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收藏的出土残器美人枕比较之后,水平高下已然立判。

 

  据了解,这次拍卖只有一个瓷器杂项专场,一共上拍166件标的,成交率87%,总成交额5.9亿港元。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不管是成交率还是成交单价,都足以让很多大型的老牌拍卖行汗颜。在各大拍行深陷征集困境的时候,这家公司却成功征集到了包括多件宋代定瓷、元青花在内的众多重量级拍品,不禁好奇,这一征集团队究竟是何方神圣?

 

  查询其官网可以了解到,这家澳门拍卖行成立于2014年12月,而北京的一家同名拍卖行恰巧也在这之后暂停了内地拍卖业务。近几年艺术市场的调整行情让很多拍卖行步履维艰,不少实力薄弱的、暂时无力经营的拍卖行只能歇业或转战他处。但即便如此,依旧阻挡不住资本试水入场的步伐。那么,这些新入场的拍卖行对于市场是一种促进还是扰乱呢?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