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书画  >  艺术家  >  

京文化情怀 ——刘锁祥书法展览暨书学思想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5-09-15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刘锁祥

行书联 与齐白石先生对句之二 刘锁祥

隶书小品 参加教育部“中小学生书法教材”审定 刘锁祥

  

写意画 北京大白菜 刘锁祥

  2015年9月10日,正值中国第三十一个教师,由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姚奠中书艺研究会、太原师范学院主办,涵芬楼艺术馆、太原双塔美术馆、山西壶语茶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北京乐木文化艺术空间、太原亚泰工作室、太原怀冰艺术社协办的“京文化情怀——刘锁祥书法展览暨书学思想研讨会”在涵芬楼艺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开幕当天,共有200余位各界嘉宾参加了开幕式。

  此次展览共展出刘锁祥教授新作60余件,分“京文化渊源”、“京文化风物”、“京文化名贤”、“北漂翁自勉”四个部分,是其继2014年10月在山西太原举办的“‘晋文化情怀’刘锁祥诗书作品展”之后呈现给北京的一份书法文化之礼。

  刘锁祥,字固之,号常人。一九五三年生,山西省沁源县人。一九七七年毕业于原机械工业部太原重型机械学院(现太原科技大学)工程机械专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教育委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教育委员会主任;太原师范学院中国书法史论与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生导师;太原师范学院原文学院副院长兼书法系主任;教育部全国中小学生书法教材审定专家;“姚奠中先生书艺研究会”召集人。山西书法高等教育的开拓者。

  此次展览由已故著名学者、书法家、教育家姚奠中先生早年题写展名,历史学者、独立批评家帅好和青年策展人梁毅担任策展人,《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主编严长元担任开幕式主持。开幕式上,教育部原副总督导、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郭振有,中国书法出版传媒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国书法出版社社长,中国书法报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李世俊,日本书法四季会会长今川义纪分别致辞。郭振有认为,刘锁祥教授的书法风格鲜明独特,给人一种山穷水尽处奇峰逸出的感觉。李世俊表示,从刘锁祥教授的书法当中传达出中国文化的因子,没有文化光写几个字会很空洞,但刘锁祥教授的作品体现出了文化的内涵。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观察》主编李一,文化学者赵国君担任书学思想研讨会主持人。在研讨会上,做主旨发言的嘉宾先后有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吴高歌,中国国家画院理论部研究员、批评家朱其,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导倪文东,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黄庭坚书法全集》主编黄君,日本书法四季会会长今川义纪,姚奠中之女、奠中书院常务院长姚力芸,历史学者、独立批评家帅好,北京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外国法制史学会副会长贺卫方。探讨的论题涉及刘锁祥的书学师承、山西高等书法教育的实践、书法语言和风格特色、与姚奠中的师生之谊等;还涉及中日书法教育交流、传统书法如何转换为公共实践、当代文化视野下书法家的精神状态、知识分子如何参与国家历史等。

  吴高歌认为,刘锁祥教授的书法重要的特点是正大气象,后人在学习傅山之时,有很多人会吸收到傅山书法“丑”的方面,但刘锁祥教授没有,是有奇质而无怪态。朱其认为,书写不能变成一个技术活,书写首先是中国人人格、品格的美学,刘锁祥教授不只是一个书法家,首先是一个学人,是姚奠中先生的学生,他有作为书人、书法家的精神。倪文东表示,刘锁祥教授给中国书法高等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是山西书法高等教育的旗帜。黄君则觉得刘锁祥教授行草书当中表现出来的篆隶笔法,跟他的心灵以及学问能吻合在一起,难能可贵。姚力芸回忆了刘锁祥教授与家父姚奠中的拜师和学书经历,认为刘锁祥教授确确实实继承了其父书法文化方面素养,是最正宗的传承。今川义纪回忆了刘锁祥教授二十年的交往,他眼中的刘锁祥教授是非常诚实的一个人,自己也非常尊敬他,同时还介绍了日本书法界的现状、教育界的书法现状、社会书法现状,对傅山颇有研究的他明年预计要在日本举行傅山的展览。贺卫方觉得刘锁祥教授是特别了不起的书法家,此次展览是一场视觉盛宴和精神盛宴,他还认为,不能想象把这个国家每个人变成书法家,而是应当真正地把书法推进职业化,然后让大多数人腾出精力去进行国家制度方面的建设。帅好认为现代性对个人来说包含两个维度,一个是自我奠基,一个是自我肯定。在这两个维度中,书法精神在每一个时代都需要转换为公共实践。缺乏自我与个人、权利和自由意识的中国传统理念里,个性解放及其相关的权利和实践,实际是公共精神的一种源头。

  之后的嘉宾自由发言阶段,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导,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李存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罗传芳,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刘笑敢,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赵广明,中国社科院艺术学博士、天津美术学院教师郝青松,书法家张晓东,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副研究员白锐,文化学者张建安,《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副主编续鸿明,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吕书庆先后从哲学、美学、思想等方面探讨了与书法相关的论题。

  李存山看到刘锁祥教授书赞傅山的对联“品清知耻辱,德孔转乾坤”,认为书品人品要保持一种道德的高尚,这才能够知荣辱,另外他觉得书法艺术比诗还要更加高深。罗传芳表示,书法不光是看好,不光是艺术,里面有很多很多人文的东西,有文化,有伦理,包括师承的关系,还有很美好的情感。刘笑敢认为,一个人的全面培养,练字是必要的,而当书法家,是一个心灵的训练,美感的训练,如果每一个人都没有美感,不能静心,不能安心做事,这个社会很危险。赵广明表示,书法的最高层次是从审美对象、审美活动回到主体自身,在审美中感到愉悦,就是如何通过审美在情感之中所有人能进入愉己的状态。郝青松觉得刘锁祥教授的作品中有破碎感,认为这是自然的流露,他认为不管你之前学养如何深厚,如何去临帖,当你的笔端毛笔跟纸接触的那一刻无论如何是一种破碎,而破碎感源自对时代的痛感。张晓东分析了刘锁祥教授书写的节奏感在篆书当中的表现,认为他书写的线条有生命的力度,有一种生命鲜活的东西。白锐感受最深的是对刘锁祥教授在书法上的坚守,像一面旗帜一样召唤自己。张建安说他一看到刘锁祥教授的书法,就会想到姚奠中和章太炎先生,因为在他们身上看到中国文化的一脉相承。续鸿明觉得刘锁祥教授是一个谦谦君子,其书法的特点是典雅、厚朴,作品有感而发,都是自己的创作,这样的作品很美。吕书庆认为刘锁祥教授的书法和其为人一样,质朴、真诚、直率,自己有主见,不随世俗。

  原定两个小时的研讨会因为发言嘉宾众多,最后延长到三个小时。据悉,展览将持续至9月18日,展览期间,还会举行相关的书法活动。

  北京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外国法制史学会副会长贺卫方压轴发言

李锁祥教授陪同共识传媒总裁周志兴参观展览

  研讨会现场一角: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导倪文东,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黄君,姚奠中之女、奠中书院常务院长姚力芸和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吕书庆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观察》主编李一(右)和文化学者、资深媒体人赵国君(左)担任书学思想研讨会主持人。

  与会部分嘉宾(自左向右)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博导张少琴,刘锁祥教授,教育部原副总督导、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郭振有,涵芬楼书店总经理王陆军合影。

  与会部分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赵广明(左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罗传芳(左三)、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李存山(右三)、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刘笑敢(右二)、历史学者、独立批评家帅好(右一)会后与刘锁祥教授(左四)合影。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部研究员、批评家朱其发言现场

  【展览序言】

  守正求质:刘锁祥的书法艺术

  朱其

  现代书法的变革诉求,即剥离掉书法的技术形式和风格模式的“法度”,回到“书写”本身。在此前提下,以“书法”一词讨论刘锁祥的书法,难免言义错意。

  同所有的书家一样,刘锁祥面对一个独一无二的中国文人的书写传统。这个传统强调“正入正出、守正求质”,即它要求坚守一个大师的正统,由临习至求变,是为一种持正而别出新意。此即孔子所谓“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某种意义上,刘锁祥先生倾其大半生,正逼近此一境界。

  所谓“守正求质”,质,乃“文质彬彬”。章太炎高足黄侃释《说文解字》,认为“文”指诗的押韵,延伸之义即诗学。质,在之后的历代文论及文人艺术中,指骨气、朴厚等。文质具备而“彬彬”,即诗学的骨质也。从唐宋古文运动到清代朴学,道统即是“守正求质”。同时期的艺术亦与之对应,同出一辙,如赵孟頫的复古主义书画,清代的金石书法。

  “守正”为历代文人之原则,但“求质”不是尽数文人所能达到。就书法史而言,多数书家走向“求雅”、“求新”、“求奇”。从“二王”到董其昌,将文气转化为帖学的“文雅”,进入所谓“求雅”阶段,工于笔锋的波磔回转,以及笔线的清雅纤妍。晚明徐渭的狂草、傅山的奇字以及清代金石化的篆隶,走向“新、奇”之风,都偏离了“守正求质”的正统。而民国吴昌硕所谓金石书法,则更是只求其质,而失文气。

  作为章太炎传人姚奠中先生的师承学人,刘锁祥注重文质并举的涵养。不仅随姚奠中先生治小学、经学而诗文,在书法上,亦追随守正求质的书家正典而临习,如颜真卿的《家庙碑》、《祭侄文稿》,孙过庭的《书谱》,以及傅山的行书、章太炎的篆隶等。历史上,这条线脉代表一种“书而藏法”的正典,即将“法”藏于书写中,书写穿透于文质。

  明清以后,“雅、新、奇”使书写成为一种风格化的书法,违背了书写的文质取向,实为一个误区。总体上,刘锁祥承续了从傅山到章太炎的学人书写的传统,他写得最出色的一批作品是对话性的书法,比如《“纪念傅山先生诞辰四百周年”》(行书自作诗)、《“敬读启功先生书作有感”》(行书自撰文)、《临章太炎先生篆书千字文》(篆书册页)、《有感五台山佛寺古建两首》(行书自作诗)、《咏傅山七首》(小楷自作诗)、《步恩师姚奠中先生论书杂咏》(小楷自作诗)。

  以自书的自作诗,与大家的诗书对话,在当代书家中是为少见,体现了刘锁祥在诗歌、书法上的学人功力。刘锁祥在傅山研究上着力甚深,与傅山的对话之作颇多,他在行草、章楷、篆隶等类型以及守拙、雅妍或藏锋等书风上,样样皆能上手。但主要的书风更近傅山一脉。傅山为晚明向清代转型的开创性人物,近代清代、民初的书法新风,奇字怪体、金石碑学与篆隶风、篆刻与书法字体,几乎都源自傅山。

  从阮元的《北碑南帖论》到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清代的书法理论概括了中国书法史的两大阶段,即从魏晋的“二王”至晚明的帖学,以及晚明至清末民初的碑学。这意味着书法走到了现代性的门口。

  纵观20世纪的书法史,重要的进展在于两个路向,一是日本战后1950年代上田桑鸠至井上有一的书法表现主义,另一是林散之由书法返回汉碑以前的书写。前者承续了晚明傅山的奇字怪体以及徐渭的狂草传统,将字体导向一种非字体的抽象主义的书写;后者沿着清代碑学的复古回溯的路径,回到前书法史的“写字”状态。

  此两路书法的变革,日本的现代书法走向一种绘画化的抽象主义书写,承续的是徐渭、八大的草书以及傅山的奇异书法;林散之则是试图去除一切笔锋的峰回路转的技术形式、笔线的流动性及韵律感,以及笔线本身的粗细挥洒的品格,回到一种无书法的反风格的书写。这是近代马一浮的路线,以“写”为中心,“书”则进入一种禅宗式的“无动于衷”的存在感。

  日本的书写现代主义与林散之的非书法的书写,都属于一种“脱正求变”的方式,前者属于抽象主义的现代主义,后者是反现代主义的现代主义。总体上,受到一种西方艺术的风格史观的影响,即使书写与历史上任一时期的视觉风格进行切割,找到一种风格上的差异,为寻求清晰的差异特征,甚至可以脱离“正典”的守正传统。

  由于傅山书风的多面性,傅山在清代以后的影响,多为其新奇怪之风,被视为近代书法转型的出路。但傅山的“正入出新”的核心脉络往往被后人忽视。但刘锁祥无疑延续了这一脉的正传,所谓守正求质、“书而藏法”,即坚守文质并举,文从实质,技术及风格上“藏法”、“藏锋”,寻求笔线的流动性及诗学的节律感,但以朴厚为质,而不过雅。

  刘锁祥先生学养广泛,由文人而为学人的近代传承,相信能在中国的“守正求质”的文人正脉下而致大成。遵嘱而为其京城书法展作序,是为刍议。

  2015年8月13日写于上海

  【策展人语】

  这个展览在一年多前就开始筹备了。在筹备的过程中,关于主题、内容,我们反复琢磨,最后尊重刘锁祥老师的意见,主题定名为“京文化情怀”。此次展览共展出刘老师新作60余件,分“京文化渊源”、“京文化风物”、“京文化名贤”、“北漂翁自勉”四个部分,是继2014年10月在山西太原举办的“‘晋文化情怀’刘锁祥诗书作品展”之后呈现给北京的一份书法文化之礼。

  展览内容都和北京有关,看得出刘老师从山西来到北京生活是有很多感触的,他手头有个小册子,走到哪写到哪,而写下的这些东西也就构成了今天展览的主要部分。触景生情、随性而发,无论是文化渊源、文化风物,还是文化名贤,刘老师的书写都是带有情感的,也是能看出性情和见识的。他自侃为“北漂翁”,则是借用齐白石先生当年“客居京华数十载”的诗句,他说,“客居京华”不就是今天所说的“北漂”吗?我作为学生,倒是希望刘老师可以把北京当做家来看待,因为现在有这么多朋友来祝贺,感觉很像家。

  做这个展览,还有一个初衷,今年是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成立二十周年,当时太原师范学院成立书法专业的时候,山西省内属首家,在全国也是比较早的。起初为“汉语言文学(书法方向)”三年制专科,2002年改为书法本科,为“美术学(书法方向)”四年制非师范类纯艺术专业,在文学院下设书法系。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成立二十年来,先后培养和毕业的学生达近千名余名,可以说山西书法高等教育,刘锁祥老师是当之无愧的开拓者。有意思的是,现在很多书法专业都设置在美术系或者传媒学院,而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设置在文学院下面,这个问题值得深入探讨。

  【作者自述】

  作本次书法个展,我有以下三点体会:

  一、既作个展,就应当克服书体单一的问题。

  在此,就我个人而言,现已是六十出头的人了,作个展书体单一了,仍然是不行的。在这方面别拿自己与“启体”(启功先生的书法风格)去比。要知道,一个书风独特、并为当世书法作出示范作用的“启体”,早在我辈出生之前就已形成。所以,若与“启体”作比,是比不得的。作个展,除了个人的擅长之外,书体尽可能的多一些还是好。即便是平常也一样。事实上有作为的书家,他们总是以一体带多体,又以多体融一体的。

  我作为一名专业的高校书法教育工作者,目标是“博涉多优”,其结果仍属“偏工易就”。

  二、作个展,是以呈现书作者鲜明的个性书法风貌为目的的。

  在这方面,我也曾告诫过自己切忌不可以习气为优点,也不能拿特点当作书风来对待。书史上,凡引得起共鸣者,乃为铸就共性者所得。特点易为,风格难成。一种独领风骚之风格,就更难了。但也不是追求不到的。以山西为例,清人傅山的超迈与今人奠中(姚奠中先生)的高古,就独步古今。古人说得好,“养其大者为大人”。铺排广、格局大、积淀深,究竟不一样。服膺经典者,总是能从经典之中走出来的。

  我之书法,在探究优秀传统与现代审美中,追求大美、深美。自尔亦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依恩师姚奠中先生前几年的话说,“锁祥书法,略有了自己的风格”。今后我还将在此基础上继续锤炼与完善。

  三、作个展,内容、主题很重要。

  书法个展中,好的内容和鲜明的主题,既能对书法家个人书风的艺术表现起着直接的作用;同时,也是书法家个人思想境界的一种具体体现。这方面,还是学人、书法家姚奠中先生说得好:“由于书法是文化载体,因而对社会具有双重作用。所以我们既要字写得正(气正)、写得好(风清),为书坛树立一种正气,又要通过内容,对社会起到推动和谐、进步的导向作用。”(二OO九年,姚奠中先生荣膺书法“兰亭终身成就奖”时所言)先贤、前辈中给我们这方面的例子和启示也很多,不可不慎。

  中国传统瑰宝的书法艺术,她发“言”为“心声”;她作“字”为“心画”。而弄“形式”、作“具象”,誊抄古诗词,只为皮毛,并非本质。

  本次受邀来涵芬楼艺术馆作“京文化情怀”的主题书法展览,很是荣幸。再是,涵芬楼艺术馆负责同志,还特意为我的展览安排在九月十日(教师节)的档期,分明是对我作教师的一种慰藉。这次展览主题虽属自定,但亦非易事。尤其是在久负盛名、而又有着浓厚中华文化底蕴之涵芬楼作展,对我来说如何表现?确实是一次文化与艺术的最大挑战。不过就是在或上或下、或进或退作这一主题的准备过程中,也赢得了一份精神追求的快乐。总之,内容还不够多、不够厚,更难说有多精彩,但属自己的一份真情。人说,北京即是中国的象征。我正是抱着这种情怀来到北京作交流和学习的。望大家不吝赐教。

  二零一五年夏日

  刘锁祥

  【名家点评】

  思维这架机杼,不管是作学问、研究什么工作,都是头等宝物、神仙。善用脑力,开拓情性,事事时时,花些工夫。写字用手二分,费心须三分、四分。碑帖要常常看,体会审透,写得就入木。你的书艺进步神速,不胜喜悦!祝贺!我的手颤、眼力差,写字也写不成了。常叹老年就是不中用。“雏凤清于老凤声”吗?但望努力就是。

  ——卫俊秀(原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书法家)

  转益多师是汝师,杜陵此语耐寻思。锁祥深领其中意。卅载工夫翰墨诗。

  ——姚奠中(学者、教育家、书法家)

  锁祥常携书来舍下看稿,每每就书论法,我谓其不宜离颜书太远,或推迟、稍略连绵大草,应从《祭》帖伸延补益;并属以所好者并非所长,所长者未必能识。这一段时间,他有一个较大的变化,但对于作品中所出现的书“老”人未老,未熟先生的现象未曾察觉,直到编选此册时,经过先后、纵横比较才偶有所悟:重大气而忽视韵律;重迟涩而失于流畅;重简略而失于严密;注重生而忽视熟。孰不知经过熟以后的生,才是“生”。

  ——徐文达(原山西省博物馆馆长、山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大作古朴厚拙,足见用力之勤。书法历来为学者之余事,当以学问所养,若终日只挥毫,徒成书匠。君执教大学,正治学用武之地,愿在书史、论等方面获得成果。又今人之书,可资借鉴,不宜模仿,须知取法乎上。集中小楷册页尤为精妙。

  ——陈巨锁(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二、三届理事)

  锁祥教授从事书法教学、实践与理论研究多年,勤勤恳恳,不知疲倦,收获颇丰。其书法取法傅山、王铎等大家,又受姚奠中先生、卫俊秀先生、林鹏诸先生的影响,追求豪放跌宕之气,形成流变而不滑媚、劲健而不滞涩的书风。而其下笔行文,多出心志,将所思所想,付诸笔端,或临帖心会,或游历所得,或学术所感,或人生体验,皆随手拈来,一任自然,可谓享受过程。拜观其书作,真可谓“书为心画”,诗书双得。在锁祥教授作品集即将出版之际,聊以数语表示祝贺!

  ——王元军(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锁祥先生的书法很精彩,最精彩之处在于既能入古又能出古,而且出得很巧妙、很干净。比如初看他的作品,就很难找出其入古的痕迹,他取法的古代经典对象被巧妙地隐藏了起来,而是以一个出古后的崭新的自我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也就是说,刘锁祥先生对于作品的形式感的追求,已经退居到作品内涵表现之后,重视入古而更重视出新、重视技法而更重视自我性情的表现。这是很难得的。

  ——祁小春(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教授)

  锁祥教授于书深受三晋书家傅山的影响,又得姚奠中先生指授,行草书自成风格,其点画简洁而劲健,结体稳重而不乏险势,章法疏朗、清新,自然“活泼”。楷书、篆书也有很厚的功底。锁祥先生之字别具风神而不故作“创新”状,有自己的面目又不强作奇姿异态。“翰逸神飞”本是对行草书赞颂的很高评价,但往往被用到胡涂乱抹、黑头粗服的字迹上,让人不敢认同。锁祥教授行草并不追求剑拔弩张的“飞”动之势,但那种动感、逸气、清气是充溢字里行间的。

  ——刘守安(中国传媒大学书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刘锁祥先生乃多年熟识之道友,欣闻他即将出版个人书作集,为他祝贺!刘先生乃晋中硕学姚奠中先生高足,积学有年,勤于翰墨,诸体兼能,尤长于行草体,深得乃师家风,浑莽气息,宽博笔势,落落大方,令人敬佩!

  书法乃文之所化,一切消息均从文史哲中出其美,舍文史哲则无书之美,是知锁祥先生之修文积学,长于文史,正书之本根也。本固而枝荣,期待刘先生枝繁叶茂,艺臻圆满。

  ——梅墨生(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部副主任)

  【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介绍】

  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成立于1995年,在山西省内属首家,在全国也是比较早的,至今已有二十年办学经历。起初为“汉语言文学(书法方向)”三年制专科,2002年改为书法本科,为“美术学(书法方向)”四年制非师范类纯艺术专业,在文学院下设书法系,并设“中国书法史论与艺术研究所”,为系、所一体建制的教学、研究单位。本专业曾聘请姚奠中、卫俊秀、徐文达、张颔、林鹏、水既生、赵望进、李才旺、邵秉仁、宋富盛等先生为名誉、客座教授,另外还聘请日本著名书法家今川义纪先生为外籍客座教授。

  本专业成立二十年来,先后培养和毕业的学生达八百余名,其中近百名学生又分别考取了全国书法和相关学科硕士、博士研究生。目前,毕业的学生除从事文化、艺术、出版行业外,其他大多数在省内外各级各类学校从事书法或汉语言方面基础教育和教学工作。

  2005年9月12日,在山西太原隆重举行了“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成立十周年庆典”活动,全国有二十余所高校(设立书法系、所的院校)的四十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庆典活动,由中国高教学会书法教育研究会(筹)、太原师范学院共同举办了“新世纪——高等书法教育学术研讨会”,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新世纪—高等书法教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太原师范学院书法专业有明确的办学理念和专业培养目标如下:

  专业教学原则:立足传统;取精用弘;开创自我;作字作人。

  专业学术思想:教育为本;艺术至上;独立精神;兼容并蓄。

  专业培养目标:立身务本;内藏刚柔;欲领风骚;独上高楼。

  专业教学内容:诗书画印;以作精研;文史马哲;会通一贯。

  专业教学方法:因材施教;长善救失;教学相长;共讨共研。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