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收藏  >  藏事  >  

最早流入欧洲的“佛塞斯搜集品”

发布时间:2015-09-17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第一个在新疆进行考古挖掘的佛塞斯。

  佛塞斯“使团”成员在新疆拍摄的照片,是有关中国西北的最早影像资料。

  阿古柏于1871年6月攻占新疆迪化(乌鲁木齐)后,沙皇俄国以“安定边境秩序”为由,于当年7月侵占伊犁地区。英国为了将南疆变成阻挡俄国南下势头的缓冲地,此后全力扶持阿古柏反动政权。1873年,英属印度总督诺斯布鲁克勋爵命令托玛斯·道格拉斯·佛塞斯再访塔里木盆地,主要目的是与阿古柏签订一份政治、经济盟约,并进一步刺探塔里木盆地情报。已对塔里木盆地沙埋古城及出土文物感兴趣的佛塞斯,也将文物古迹列为调查目标之一。

  为了能搜集到有关塔里木盆地的各种信息,佛塞斯于1873年7月招纳了一批专长历史、地理、气象、经济等学科的英国军政人员和印度土著学者,组建了一支庞大的“使团”。佛塞斯一行于1873年9月29日离开列城,于1873年11月12日到达叶尔羌。在叶尔羌逗留期间,佛塞斯开始对当地巴札上出售的和阗古茶砖之来源进行调查。佛塞斯在从叶尔羌前往英吉沙的路上,又打听了许多有关沙埋古城遗址的信息。1873年12月4日,佛塞斯一行到达喀什噶尔,开始与阿古柏谈判。1873年12月20日,佛塞斯将草拟的盟约提交阿古柏考虑,然后开始打发“使团”成员四处探听情报。佛塞斯“使团”成员通过询问往来旅行者、派遣印度土著团员亲访等方式,对塔里木盆地的道路及文物古迹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

  佛塞斯“使团”成团一共记录了塔里木盆地及其周边地区的32条道路。其中第12条道路“叶尔羌至阿克苏道”中,提到了图木舒克的古城遗址。第13条道路“阿克苏至库车道”中,不但记录了库车古城遗址和石窟寺遗址,还记录了位于库车以北的一尊大佛像,均为近代西方人关于库车周围文物古迹的最早记录。第14条道路的支线“叶尔羌至和阗道”中,记录了和阗近期出土文物的情况:“从沙埋古城中,获得了檀香木和茶砖。檀香木被刻制成了念珠,茶砖被拿到市场上出售……有一个在自家地里干活的农民……挖到了一个金饰物,据说是一头牛的雕像。后来,和阗的‘总督’下令进一步发掘,结果又发现了更多的金子。”

  1874年2月2日,佛塞斯和阿古柏在喀什噶尔签订了非法的《英—阿通商条约》12款,主要内容是英国承认阿古柏伪政权、双方互派“大使”等。《英—阿通商条约》签订后,佛塞斯本想去和阗、罗布淖尔一线考察一番,但因阿古柏态度消极而未能成行。于是,佛塞斯于1874年3月17日离开喀什噶尔,经英吉沙、叶尔羌回国。

  佛塞斯在英吉沙逗留期间,亲自实施了一次挖掘活动。他在游记中记录说:“第二天早晨,我们带着铁锹和镐头出发了,决心要瞧一瞧能挖掘出什么古代文明的遗物来。经过一番令人疲劳的搜寻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些陶器破碎残片,一些铜块,一些破碎的玻璃和瓷器,还有两枚钱币。其中一枚钱币可以部分地辨识出来,看上去属于一个非常早的时代。在这里发现了玻璃,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因为现在当地绝没有人使用任何一件玻璃器,制作玻璃的工艺似乎完全不被人所知。”这次简单的盗挖,是近代欧洲人在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的第一次田野发掘活动。

  佛塞斯早在喀什噶尔逗留期间,就已派出印度随员拉姆·昌德等人前往和阗一带,调查文物古迹。这些印度随员不仅对和阗一带的文物出土情况进行了较全面的了解,还将一批和阗出土文物带给在英吉沙逗留的佛塞斯。佛塞斯在其游记中记录说:“确实有一些属于查斯丁和康斯坦丁时代的漂亮金币,被人们从古城带到了我这里来。还有一些金饰物,也从一座城中挖掘了出来,这些金饰物和今天印度教徒妇女所佩带的饰物颇为类似。我们还看到了大量的黑色茶砖,也出自同一地点。”据称,这些文物均来自和阗与克里雅之间的沙埋遗址中。

  佛塞斯于1874年5月6日到达叶尔羌,在这里又陆续收到一些获自和阗以东地区的文物。佛塞斯在其游记中记录说:“他(印度随员)给我带回了两尊雕塑像,发现于克里雅附近的沙埋城市中。其中一尊是佛像,另一尊是猴神胡奴曼的泥塑像……我派往和阗访问的另一个人叫拉姆·昌德,他给我带回了一些金戒指和金鼻环,就好像今天印度教徒妇女们所佩带的那些东西一样。他还给我带回了一些钱币,其中最不同寻常的是一枚铁币和数枚金币……1874年4月,大概就在拉姆·昌德逗留和阗的那个时候,有一件重达16磅的金饰物被发现。这件金饰物的形状是一个小花瓶,上面还附着一条链子。”佛塞斯以如此散漫的方式直接或间接获得的文物,都被他随身带往印度,后又带回英国,史称“佛塞斯搜集品”。“佛塞斯搜集品”是近代历史上最早成批流入欧洲的新疆文物。

  佛塞斯一行于1874年5月18日离开叶尔羌,于6月17日返回列城。佛塞斯返回印度后,于1875年在加尔各答出版了一部长达574页的详尽报告书《1873年赴叶尔羌使团报告书》,这是近代史上第一部涉及新疆考古学的长篇报告书。该书中附有“使团”成员拍摄的102幅照片,是中国西北最早出现的影像资料,可以改写摄影术传入中国的历史。佛塞斯从印度返回英国伦敦后,于1876年11月13日在伦敦皇家地理学会宣读了论文《论戈壁大沙漠的流沙中埋藏的城市》,发表于1878年出版的《皇家地理学会会刊》第47卷(1877年卷)上,这是近代历史上第一篇有关新疆考古学的专题论文。(六)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