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收藏  >  藏家天地  >  

我收藏的《鲁迅语录》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宋云彬辑《鲁迅语录》书影。

宋云彬辑《鲁迅语录》版权页。

 

宋云彬辑《鲁迅语录》自序。

  鲁迅先生是我所敬仰的文学大师。我学写杂文,也是向迅翁学习的,我对先生的著作,包括他去世后别人选编的鲁迅语录,还是妥加收藏,视之为传家宝的。虽然经过几十年的世事变迁,散失了一部分,但目前至少还能随手翻捡到三册不同的鲁迅语录。

  宋云彬辑的鲁迅语录

  1940年10月初版,桂林文化供应社发行,宋云彬辑的《鲁迅语录》(如图),家父谢伏琛于1942年1月购得的是该书1941年8月的三版本。售价二元三角,该书32开本,初版印了5000册,后来多次再版。

  据宋云彬自序,他当时在桂林的文化供应社当编辑,大约是鲁迅去世后的二年多,宋先生因患脚疾,在广西省立医院治疗,陪伴他的是一部鲁迅全集。“将近二十天光景,差不多把全集里的创作、杂感文都看完了。随看随把里面的警闢的语句摘下来。”他想到宋朝的理学家有语录,苏联的高尔基有语录,便想要为鲁迅编辑一册语录。病愈出院后,宋云彬继续这一工作,共摘选366则语录,交文化供应社出版发行。宋云彬特地声明,他所选的鲁迅语录,只选自鲁迅全集,“其他散见于报章、杂志的鲁迅先生的谈话与书简中的语句,都没有选入。”“编者所应得的版税,当以一部分移赠研究鲁迅的机关或团体”。

  这本《鲁迅语录》,把366条语录归为20类,共220多页,分上、下两编。上编是文艺、文学、创作、幽默、木刻、古文、文人等12类,下编是历史、革命、世态、帝国主义、奴才等8类,著名藏书家李树德在《藏书报》815期上介绍的是该语录仅336条,二者相差30条,我估计李先生检阅的是一版本,而我的是三版本,辑者又增加了30条。这本《鲁迅语录》附篇名索引,便于读者查找原文。作者编辑精细、眉目清楚,便于检索,基本反映了鲁迅思想的全貌,堪称是有一定权威性的鲁迅语录。

  印行这本《鲁迅语录》的桂林文化供应社,当时有许多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如宋云彬,傅彬然,邵荃麟等。邵荃麟是在桂林领导文化工作的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宋云彬和傅彬然都是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大革命以后失去了组织关系。其中宋云彬1924年经宣中华介绍入党,1927年“七一五”事变后,被国民党列入通缉名单,后失去与党的联系。傅彬然1927年入党,曾任中共萧山县委书记,1930年因为党组织遭到破坏与党失去了联系。当时傅彬然在文化供应社任编辑部主任,宋云彬是出版部主任。宋云彬(1897-1979),是著名文史学者、杂文家、民主人士,20世纪30年代任开明书店编辑,主持编辑校订大型辞书《辞通》,主编过《中学生》杂志。抗战期间在桂林参与创办文化供应社,编辑《野草》杂志。抗战胜利后到重庆主编民盟刊物《民主生活》。

  尤劲编《鲁迅曰——鲁迅名言钞》

  尤劲编的《鲁迅曰——鲁迅名言钞》,上海正气书局版,是我1965年1月12日购于杭州翰墨林书店,售价仅1角5分,尽管书的品相不好,连封底均已被毁。但还算是捡漏了。书的封面黄色打底,左上角分两行写“讽刺幽默针对现实”八个字,书名《鲁迅曰》,副标题为“名鲁迅名言钞”。

  尤劲是鲁迅的崇拜者,他在序中说:“长夏无事,日以《鲁迅全集》作伴。尤其是关于杂感文方面,看了一遍还要看,真是百读不厌。”他认为:鲁迅的杂感文“不但字字精炼,句句警闢,而且是十多年前的作品,看起来还是针对着现在。我觉得鲁迅先生没有死。”为了让读高中的女儿尤在正也分享自己“读鲁”的快乐,尤劲在阅读的时候就用铅笔把“其中精彩的一段,警辟的几句”做上记号,让她精读。就这样,尤在正边读边把做了记号的内容抄出,然而再分门别类,辑集成了这一本《鲁迅曰》。

  《鲁迅曰》薄薄一册,只有60页,但内容并不单薄。由于字小行距紧,它辑录的语条多达416则,分为国家、社会、人民、青年、孩子、改革、文化、文学、文艺、文章、文字、文人、书、美术、杂谈等15类,从量上看不比同时期的其他《鲁迅语录》逊色。《鲁迅曰》出版后,销路甚畅,第二个月即再版发行。再版的《鲁迅曰》内容版式一仍其旧,唯封面色彩迥异于初版,初版为明黄,再版则易为淡蓝,很容易识别。

  关于此书的出版时间,倒颇为有趣。编者尤劲在“序”中自言写于1935年6月。但此时鲁迅先生尚在世,而尤劲序中又说编于迅翁去世后,且民国时期的出版物一般不会用于公元××年的出版日期,而此书的版权页又告阙如,故笔者推断当为民国三十五年之误。近见河北藏书家李树德与北京的龚明德文,都说此书出版于1946年6月,这与笔者的推断一致。让我困惑的是尤劲在“序”中自言写于1935年6月,不知是否盗版者误刊?不过此书新中国成立后仍有出版,尤劲大名并非李先所写为尤竞。遗憾的是尤劲新中国成立后不知所终,无从查核。

  “文革”中的《鲁迅语录》

  “文革”中,鲁迅语录被大量编辑和出版,鲁迅的“语录”和《毛主席语录》一样,成为“文革”时期对立的两派打“内战”时,被片面曲解、任意利用以攻讦对方的“理论武器”。

  笔者当时蜗居在杭州大学阴暗潮湿的斗室中,偶然在两派群众组织“文攻武卫”后的现场捡到一本破相了的《鲁迅语录》。该书由杭州大学中文系和浙江人民出版社的《鲁迅言论辑录》编辑小组合编,浙江人民出版社编辑部1968年2月印。

  该书塑料封面为咖啡色,隶书“鲁迅语录”四字,扉页却为“鲁迅言论辑录”,书的封面大小、版式设计与字体都与当年的红宝书相似。全书共246页,书前有毛主席手书鲁迅“万家墨面没蒿莱”诗赠日本友人、鲁迅照片和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手迹。鲁迅语录前有《毛主席论鲁迅》六则,全书共收鲁迅语录近500条,分为“对毛主席、共产党、无产阶级的赞颂”、“革命革命者”“革命精神”、“破旧立新”等13个专题,绝大多数语录辑自《鲁迅全集》,但也有辑自《鲁迅译文集》《鲁迅书简》及其他未经证实的文章。书末还附有所谓的《鲁迅对周扬一伙的批评斗争》材料,是编者根据1977年出刊的《文艺战鼓》转载的,对鲁迅先生的言论作了大量的曲解。这,也许更是鲁迅先生始料未及的吧!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