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书画  >  收藏  >  文物辞典  >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赏析

发布时间:2016-12-22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元代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

  2009年《五王醉归图卷》在香港佳士得以4658万港元成交,时隔七年,2016年12月在北京保利“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以6800万元起拍,最终以3.036亿元人民币成交,不仅刷新了拍卖纪录,也创造了今年中国艺术品在全球的最高成交纪录。

  《五王醉归图卷》为纸本,设色绘制,纵35.5厘米,横212.5厘米,清宫旧藏,出自元代水利专家任仁发之手。任仁发(1254年—1327年),字子明,号月山,松江(今上海市)人,才华横溢,一生在朝廷里任要职,他精通水利,著书文献就达十卷。而闲暇之余,任仁发还喜好诗文书画,擅长画人物和马,与以往画家画马不同,他画马实则是画人,也反映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他的画的马描绘的几乎都是当时进贡朝廷的外国良驹,色彩艳丽,雄健肥硕,故而他所画的马深受元朝皇帝的喜爱。

  《五王醉归图卷》中共有五位王爷,四个侍从,九骑九乘。其中穿深红色衣服,由两个侍从搀扶的是玄宗,他所骑的是“照夜白”。在玄宗后面的是身着淡黄衣,骑“乌骓马”面部醉红的宋王。接着是前顾后盼,骑“玉花骢”的岐王和骑“黄骢骠”的薛王。需要侍从服侍的申王,骑的是“九花虬”。侍从挽着袖子,侧骑照料身旁醉得坐不住的申王,整幅画面好不生动。明代成化朝的礼部右侍郎程敏政曾经做诗一首:何处离宫春宴罢,五马如龙自天下。锦鞯蹀躞摇东风,不用金吾候随驾。缓策乌骓衣柘黄,颜赪不奈流霞浆。手戮淫昏作天子,二郎旧是临淄王。大醉不醒危欲堕,双拥官奴却鞍座。宋王开国长且贤,谁敢尊前督觞过。申王伏马思吐茵,丝缰侧控劳奚人。可怜身与马斗力,天街一饷流香尘。岐王薛王年尚少,酒力禁持美风调。前趋后拥奉诸兄,临风仿佛闻呼召。夜漏归时严禁垣,花萼楼中金炬繁。大衾长枕已预设,帝家手足称开元。我闻逸乐关成败,狗马沉酣示明戒。二公作诰五子歌,此意当时可谁解。仙李枝空人不还,王孙一日开真颜。鸰原终古存风教,珍重丹青任月山。此诗描述的内容与《五王醉归图卷》完全相符,极有可能为此卷已失的题跋,根据诗文的内容可以很好地解析《五王醉归图卷》中诸王的身份。

  唐睿宗李旦(662年-716年)共有六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宋王李成器、次子申王李成义、三子唐玄宗李隆基、四子岐王李隆范、五子薛王李隆业、六子汝南郡王李隆悌。唐睿宗虽然是个碌碌无为的皇帝,但让他欣慰的是他的六个儿子除早亡的六子李隆悌外,其余五兄弟无论出身嫡庶,相互间的感情都非常深厚,这在历朝历代的帝王之家实在罕见。武则天在位期间,他们五个兄弟就出阁自立,为了使兄弟间朝夕相见,五人将宅邸选择在东都洛阳城中的积善坊,分院同居,号“五王宅”。李隆基登基后,故居成为“龙潜旧邸”,改为“兴庆宫”,并将其余兄弟的府邸也建在周围,以便往来相见。在兴庆宫,唐玄宗李隆基建了一个小楼,专做兄弟饮宴谈笑之所,题名曰“花粤相辉之楼”,并制作了一个大枕头和一床宽大的棉被,饮宴晚了便一同在榻上抵足而眠。诸王的日子因此过的逍遥快活,参议政事之后,便回到家中奏乐欢饮,击球斗鸡,或到近郊狩猎,或到别墅游玩,所到之处都有侍从互为联系,以免玄宗皇帝心有牵挂。

  《五王醉归图卷》就是一件描写五王花萼楼宴罢醉归的情景的人物鞍马图,曾经被《石渠宝笈续编》著录,明确的收藏记录自明代便已开始,先后经数人递藏。入清后由梁清标、耿昭忠、耿嘉祚父子收藏并归入清宫内务府,卷上乾隆、嘉庆、宣统三帝钤印累累,更用清宫最高规格的装裱重装此卷并记录在册,由此可见清宫对此卷的高度重视。乾隆皇帝收藏了任仁发9件作品,其中8件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独独此卷流散民间。此卷离开清宫的原因,是被宣统皇帝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偷运出宫,《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赏溥杰书画目》中清晰的记载了此卷被赏赐的时间是在1922年。几经转辗,大约是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此卷被收藏家侯士泰带到了美国。侯士泰是徳裔美国人,为人低调,一直深藏不露,在侯士泰的收藏档案里至今仍保存有这卷《五王醉归图卷》的黑白照片。

  上海博物馆于2016年12月举办了关于“青龙镇隆平塔塔基地宫的重大考古发现”报告会,上海博物馆考古部在2015年对青龙镇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了文献记载的隆平寺塔基及相关建筑遗迹。元代的任仁发当年也是上海青龙镇的居民,家族聚居于此地,并且出资参与修建过隆平寺。

[ 责任编辑:殷雪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