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书香  >  对话与争鸣  >  

黄帝陵和黄帝故里哪家公祭更正宗?陕西河南争起来了

发布时间:2015-09-1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UC001

  近日,陕西黄帝陵一方与河南新郑黄帝故里又因为祭拜黄帝的问题吵了起来。

  先是2015年9月7日《光明日报》报道,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在日前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和河南省政协联合主办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与国家文化建设”专家研讨会上发言称,应该“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祭”,而“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所以国祭黄帝的地点应该在河南新郑黄帝故里。一同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还有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刘庆柱等。

  随后,9月10日,现任西安市副市长、西北大学原校长、历史学者方光华在大公报陕西办事处网站“大公报西部商务网”上刊发的反驳文章《对黄帝的国家祭典到底应该在哪里?》,称“历代对黄帝陵寝是祭拜的”,并且庙祭也不是在河南新郑,而是在“中央设立历代帝王庙并对其进行祭祀”。

  “从现有文献看,陵祭是主流”

  黄帝头像取自清乾隆修《无锡钱氏宗谱》。

  许嘉璐和方光华的争论焦点在于,中国历代国家对于黄帝的祭拜有没有陵祭。

  所谓庙祭和陵祭,简单来讲,区别主要在于祭拜的空间场所:庙祭在宗庙举行,陵祭则在陵寝举行。显然双方争论这一问题的背后,实际是如果要将黄帝祭拜上升为国家公祭,那么公祭的地点应该在黄帝宗庙所在地还是在黄帝陵寝所在地。

  许嘉璐认为,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这就解决了新郑黄帝故里拜祖和陕西黄陵拜祭的关系。”

  方光华则援引《史记》《册府元龟》《大清会典》等文献予以反驳,“传说的不算,就历史记载的来看,历代对黄帝陵寝是祭拜的。”如《册府元龟》记载,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鄜坊节度使上书说,坊州轩辕黄帝陵应置庙,四时列入祀典,得到中央政府认可。“从此以后,对黄帝陵寝的祭拜作为国家祭典,就从未中断。即使是元代,也不废对桥山黄帝陵寝三年一次的祭祀。”

  显然,各种史料表明,古代国家祭祀先代帝王确实是有陵祭的。甚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古代礼仪制度史学者告诉早报记者,从现有文献来看,陵祭黄帝还是主流。

  但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雷闻所著的《郊庙之外:隋唐国家祭祀与宗教》研究,方光华所举唐代宗之例,似乎也不能作为国家正式祭祀黄帝的证据。雷闻研究称,北魏是将先代帝王(包括帝尧、虞舜、夏禹、周公)正式纳入国家祀典的王朝,到唐代,这些先代帝王的目录不断扩大,但并没有把黄帝列入国家祭祀礼典,唐代宗同意将黄帝“列于祀典”只是表明国家承认其合法性而已,“因此在贞元九年(793年)成书的《大唐郊祀录》所列先代帝王的祭祀名单中并没有看到轩辕黄帝。”

  除了有没有陵祭的问题外,关于庙祭的地点,方光华也对许嘉璐予以了反驳。方光华历数了古代国家层面对先代帝王的庙祭,称历代都是在中央设立历代帝王庙并对其进行祭祀的。这个观点,在相关学界研究中,基本是确凿无疑的。

  祭拜黄帝争夺战

    黄帝画像为明代画家仇英绘

  实际上,陕西、河南两地对祭拜黄帝的明争暗斗已经不止一次上演。在建国后,陕西从1955年就开始由当地政府主持祭拜黄帝活动,而河南则是从2006年开始祭拜。

  2009年三四月间,两地先后举办祭拜黄帝大典,规模空前,陕西一方邀请到连战、李昌钰,河南一方则抬出宋楚瑜、余秋雨,海内外百余家媒体对两次祭祖大典进行了直播和后续报道。

  但是,对于黄帝的争夺并不仅限于河南和陕西。除了陕西黄帝陵外,还有河南荆山黄帝陵、甘肃正宁县黄帝陵、河北涿鹿黄帝陵。而对于黄帝故里的“冠名权”,除了河南新郑,甘肃天水也不甘人后,比如《天水师范学报》就曾刊发文章《黄帝轩辕氏发祥地及祭祀略论》论证黄帝故里应归属甘肃天水清水县。当然,诸地中当属陕西黄帝陵和河南黄帝故里最受认可和关注。

  过去对于黄帝的争夺,或多或少,暗战大于明争。而这次的味道则不同,原因在于一旦上升到国家公祭层面,那么必定只有一个是正统。

  从皇统到国统

  今天中国人普遍以炎黄子孙自居,黄帝在人们心目中无疑是具有始祖的意味,但实际上,这种观念其实是在晚清民国才逐渐建立起来的。

  无论是河南还是陕西,所拿出的历史证据,都只是在证明历代帝王才拥有黄帝后裔的血统性。台湾“中研院”教授沈松侨在其著名的文章《我以我血荐轩辕:黄帝神话与晚清的国族建构》中说明,历代君主通过一连串的祭祀仪式,得以祖宗黄帝,与之建立一套虚拟的“政治血缘”,从而将黄帝夺占为皇室专属呃世系祖源。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深刻的民族危机使得黄帝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逐渐被论述为中华民族的祖先,开始被转化为民族认同的历史符号。当时为了反对满清统治,革命派将满洲人排除在了中华民族和黄帝子孙这样的话语体系。而立宪派因为并不反对满清统治,则认为“四万万人皆出自黄帝”。

  但在排满呼声高涨的话语背景下 , 出现了同盟会成员祭祀黄帝陵的行为。1908年,同盟会陕西分会召开秘密会议,讨论贯彻同盟会纲领,,决定重阳节祭扫黄帝陵, 表示复兴中华民族的决心。

  待辛亥革命后,掌握了中国政权的革命派却在理论上归顺了立宪派的民族话语,提倡“五族共和”。此时,中华民族已不再是种族的而是文化、认同、政治的。抗日战争的一致对外要求,更是使得黄帝成为全中国人民团结的符号,这也是当时致祭黄帝形成热潮的历史原因。

  今日祭拜黄帝:文化、政治还是经济?

  时至今日,祭拜黄帝的意义显然已经不同于晚清民国时期,具有那么强的政治内涵。但是,涉及黄帝祭拜的各方学者普遍考虑的是,我们今天需要以祭拜黄帝的方式,将全世界华人凝聚在一起。

  祭拜黄帝大典所带来的实际经济利益也是巨大的。陕西黄帝陵1980年恢复公祭典礼后,规模一年比一年大,祭祖程式一年比一年规范,景区建设一年比一年好,“祭祀经济”已成为陕西旅游的金字招牌。而2006年3月,河南省政协在新郑举办了“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后,当月就接待游客110万人次,“五一”黄金周又猛增至200多万人次,旅游人数、旅游收入和旅游综合效益同比增长50%。

  近年来,各种认祖归宗、历史文化名人争夺愈演愈烈。河南周口与甘肃天水“瓜分”了伏羲;湖北竹山、河北邯郸、甘肃天水和山西万荣等地“共享”了女娲;河南焦作、湖南炎陵和山西高平“肢解”炎帝;湖南宁远跟山西运城一起“争夺”舜帝;同一个诸葛亮,山东临沂祭,湖北襄樊祭,陕西汉中祭,诞辰祭、逝世祭、出山祭,祭祀活动在不同的地方多次上演……出现了“伏羲东奔西走,黄帝四海为家,诸葛到处显灵,女娲遍地开花”的热闹局面,甚至连盘古、西王母、孙悟空也都被抬了出来。

  如果只是民间的历史传统和自发行为还好,但不少公祭活动的背后是地方政府的主导和推动。据不完全统计,2003年以来,已经有数十个地方政府直接介入了类似的“公祭”活动。显然,这些看似认祖归宗的文化活动后面都写着“公祭经济学”“旅游经济学”。

  回到这次陕西、河南的祭拜黄帝之争,尽管两家你来我往,但却有一点共识,就是都同意把祭拜黄帝上升到国家层面。而不少网友认为,以国家级公祭仪式,来强化国民的集体记忆和认同,才是整个仪式的精髓,但是祭祀谁并不重要。

    汉代画像砖上的黄帝像

[ 责任编辑:王宇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