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书香  >  对话与争鸣  >  

冯巩:扎根生活 扎根人民

发布时间:2015-10-2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

我是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演员。

从革命、建设再到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广播艺术团一路跟党走,始终与党同心同德、同向同行,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1949年录制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中国电影乐团正式成立;之后第一个录制了新中国国歌和《东方红》;说唱团成立了第一个相声改革小组,对传统相声进行了大胆改革与创新;民乐团确定了民族音乐交响性,开创了中国民族音乐的席位制;1958年拍摄了我国第一部电视剧《一口菜饼子》。

六十多年来,中国广播艺术团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形成了优秀的传统,以说唱团来说,1951年,在侯宝林等老一辈艺术家的带领下,成立了相声改进小组,对旧相声进行改革,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净化了语言,提升了格调,与时代融合,改编了《关公战秦琼》、《改行》,创作了《夜行记》等作品。马季老师坚持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长期生活在基层,一生创作了三百多段相声,像《找舅舅》、《打电话》、《五官争功》等。姜昆在此基础上不断继承创新,粉碎四人帮初期一段《如此照相》,似匕首如投枪,对形式主义进行了批判,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做出了贡献。李文华老师的“德艺双馨”,堪称楷模,他几十年如一日,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把做卫生、送报纸、打开水、接电话当成他分内的工作,至今还为全团上下所称道。这些艺术家们至今都为人们所喜爱,从他们的言行中我总结出几句话:“没有天赋干不了,没有勤奋干不成,没有文化干不大,没有人格干不长”。

在他们的引领下,三十多年来,我也不断地走向社会、走进观众,公益演出五六百场,在为观众演出中不光奉献了艺术,更多的是获取了很多营养,得到了很多感悟。

一是领略了老一辈的无私奉献精神。

1985年,我随团前往新疆的马兰21基地慰问国防科工委的科学家、解放军官兵。马兰基地是中国核试验基地,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地方。在那待了十七天,演了十几场,我真切地感受到,老一辈科学家、解放军战士为了国防科研事业,为了国家的强大、人民的安宁,献了终身献子孙,前赴后继地坚守在大漠边关、戈壁荒滩,作出了巨大牺牲。几十年过去了,在那里还能见到他们的身影,我至今难以忘怀。

二是体会了年轻一辈的艰苦奋斗精神。

山西灵丘是团中央的对口扶贫单位,当地条件艰苦,特别是十一二月份,温度低,风沙大。我随团去灵丘演出了三四次。有一次,狂风大作,黄沙漫天,当时舞台正好朝西,西北风迎面而来,风一刮满嘴都是沙土。我们说相声的还好,能够闭合些嘴说,歌唱家们以饱满的热情、专业的唱功演唱时,就难以幸免了。演出结束后,当地主办单位招呼大家吃饭,一男高音演员半开玩笑地说:“不吃啦,已经吃饱了”。

虽然如此,但我觉得我们才去了这么一两天,而扶贫支教的青年志愿者去那一待就是一两年,和他们相比我们有很大差距。

2012年,我们到甘孜慰问演出。甘孜是川藏咽喉,藏汉交汇中心,那里除了铁路天路,还有一条电力天路。我们降落在海拔4290米的康定机场,到2600多米的康定县城演出完,紧接着前往海拔4400多米的“新甘石”电力联网工程施工现场,为建设工人表演。当地空气稀薄,两个小时的演出,完成得非常艰难,殷秀梅、魏金栋等艺术家都病倒了。但想到电力工人常年坚守在海拔5000多米的崇山峻岭、雪域高原,挑战生命极限,用生命和汗水铺就了电力天路,我们深受触动,思想得到了洗礼和升华。

三是学到了同行的执着敬业精神。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去三亚榆林基地演出。之后准备去西沙,正要出发,发现飞机起飞不了,因为有20号风球,台风来了。全团三十多人等了三天,结果三天以后等来的是21号风球,还是走不了。

台风耽误了时间,我们又接到新的任务,大部分人依依不舍离开了。有个别同志留了下来,坚持上岛为官兵演出。听回来的同志讲,他们坐着船,晃晃悠悠去了西沙,演出完又晃晃悠悠回来,来回7天,基本都是晕船的状态,即便上了陆地,还是觉得眩晕,一时无法适应。有个朋友风趣地说,我虽然把胆摘除了,似乎感觉还能吐出胆汁来。而我错过了那次宝贵机会,至今没有去过西沙,应该找机会弥补。同行坚持到最后,令我敬佩不已。

四是感受到观众的热情与真诚。

纪念抗美援朝胜利40周年的冬天,我们到丹东演出。演出前,我们沿着鸭绿江走,走到一半,一边的耳朵冻着了,灰了,我们赶紧往回走,结果另一边耳朵也灰了。当地人让我们赶紧拿雪擦擦。天太冷。演出时,主持人上台打趣说,“话筒黏在手上了。”台下一片笑声。

但我想,我们演员,才在台上演出二十分钟,台下的观众一坐就是两个半小时,谁更冷,当然是观众。我们要感谢观众,那么冷的天,还等在那里看我们表演,多么不容易。

有一次,我们到宁夏固原(以回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演出。结束后,我们正在上大巴车,有一个小男孩走过来说:“冯巩叔叔,您给我签个名吧!”我说好啊,问他签哪儿,他说他找张纸去。结果他一转身的功夫,司机催着大家上车,车很快开走了。车刚停到招待所旁边,我们发现孩子追了上来,足足跟着跑了两公里多,特别感动。不光我签了字,全团在的人都签了字。领队的同志说:“好啊!这孩子可不是一般的追星,他追出了民族团结的情感”。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的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我们感到,这是对文艺工作者的深切重托。

是啊!扎根生活,扎根人民!

我们慰问演出,不光是奉献作品,更重要的是汲取到了营养,丰富了创作。树高千尺离不开根,老百姓用他们的生活,他们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滋养了我们的艺术创作。

这些年来,我把基层生活的感悟放在了艺术创作中。

比如,城镇化的进程中,我们发现,城镇化进程不是楼高了、路宽了、灯亮了、人多了,是一种以文化城的过程。第一代农民工进城背着编织袋,为了穿衣吃饭;第二代农民工进城拎着造革包,为了挣钱;现在新生代农民工进城拖着拉杆箱,是为了尊严。昨天的农民工为了追逐梦想来到城市,渴望着‘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今天的农民工想家的时候希望感到‘太阳出来啰喂喜洋洋’。明天,他们暮然回首,更希望这里有一个“我热恋的故乡”。这就需要文化的干预与助推。近些年来,我在春晚上创作表演了《公交协奏曲》、《陪着媳妇当保姆》,就是为了反映农民工的意愿和诉求,为他们呼吁,为他们代言。

相对文艺舞台,政协这个舞台更加广阔,更具影响力。当了政协委员之后,我经常回到曾经演出的地儿,在当地进行调研,特别是围绕着农民工问题展开调研,写成提案。

在广东调研后,写了《积极维护农民工文化权益、满足农民工文化需求》和《关于重视和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婚恋问题》的提案。去年又到深圳宝安进行调研,写了《促进农民工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的提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到贵州毕节调研后发现,许多农民工没有经过培训,“身无一技、只身闯南方”,很难融入南方日新月异的社会环境,回乡之后又眼高手低,“干活不如哥子,持家不如嫂子,打工不如妹子,一不留神变成二溜子”,不如就地就近经过培训,为家乡的城镇化建功立业,于是我就写了《让南飞的孔雀变回乡的凤凰——关于吸引农民工在小城镇就地就业的提案》。

习总书记强调,“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为今后文艺工作的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树高千尺离不开根,有多少生活,就有多少作品。今后我们要坚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为人民抒情,为时代放歌。

[ 责任编辑:王恺强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