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为《团结报》和“团结报人”点赞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安冠英  民建中央原副秘书长

我是《团结报》的忠实读者,从《团结报》复刊起就经常阅读。1982年我到民建中央工作,因为工作关系,《团结报》成为必读报纸,也因此结交了“团结报人”。

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可我刚和《团结报》的编辑接触时,没有感到他们的傲气,只感到他们是那么和气,平易近人,工作起来特别认真,一丝不苟。张德海、刘小林、刘文卉、赵岩、侯玢等资深编辑接触多了,渐渐地感到他们身上有一股“牛劲”——钻研统战理论,深入了解民主党派工作,有敏锐的眼光,这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年轻的编辑们,如陈晓燕、周福志、黄昌盛、马寅秋等是那么朝气蓬勃,富有青春的活力,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团结报》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我和编辑接触多了,渐渐地由单纯工作关系成为“同事”关系和朋友关系,这种同事情、朋友谊保持到现在,这期间没有“研究”(烟酒关系)。有的曾经和我一起到河北省保定、丰宁搞调研,参加民主党派活动。有的和我到北京市延庆、丰台、朝阳、通州、西城区参加民主党派基层组织活动,在参加这些活动中,他们不怕苦不怕累,深入了解情况,一丝不苟地工作。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他们参加这些活动没有接收过一分钱的礼品,在北京市区参加活动时都谢绝“车接车送”,都是自己乘车前往,连工作餐也没有吃过,多么难能可贵啊!张德海和我到保定,黄昌盛和我到丰宁,在饭桌上他们连一滴酒也没有沾,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多么好的《团结报》人啊!真诚地为他们点赞!

我也是《团结报》的投稿人,有三十多年的交情了,但他们对我也一点不客气。有的稿子他们提出意见,让我反复修改;有的稿子他们提出更深层的意见,让我受益匪浅。2003年我发表了《消除农民工权益保护中的体制障碍》一文,文章提出:“使农民工真正实现从农民到工人,从农村到城市,从农民到市民的彻底转换,”就要“消除农民工权益保护中的制度性障碍。”2004年,温家宝总理为熊德明讨回了工资后,全国掀起了为农民工讨工资的高潮。张德海打电话问我有什么想法,能不能往深层次想一想,往长远想一想,受到启发,我写了《维护农民工的权益不只是清欠工资》的文章,提出了“把全面维护农民工的权益提到日程上来”的观点。此后,我一直关注农民工问题,比如,前些年春节前后火车票涨价,为此我起草了一个建议,提出一面拖欠农民工工资,另一面火车票涨价,亿万农民工在外一年,只有春节想回家过一个团圆年,不仅车票难买,还涨价,这对农民工是不公的。我又联合几位全国政协委员共同签名,经民建中央反映到全国政协和铁道部,他们非常重视,通知下来说全国政协、铁道部、民建中央等领导要联合召开一个座谈会听听意见。可惜临近春节,领导都忙没有开成,但引起领导的重视,我们也高兴。现在在新农村建设中,“三农”问题虽然有了很大的进展,但问题仍然不少,有些新问题也亟待解决。

此外,我还在《团结报》上发表了对民主党派理论研究的文章,比如《对民主党派理论研究的几点看法》《构建和谐社会是参政党的历史责任》《学习民主党派史之我见》《毛泽东赞扬民建驳斥美国白皮书》《民主监督之我见》等文章。这些文章从不同的方面论述了民主党派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必然性和现实乃至今后的重要性;论述了民主党派要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发挥政党职能,就要不断地结合新情况加强自身建设。

在纪念中共发表“五一口号”60周年之际,我在《团结报》发表了《“五一口号”指引民主党派走向光明》一文。此文发表后,先后被《海南民建》《江苏民建》《民讯》《北京民建》《贵州民建》《丰台民建》转载。同时我也应邀为民建北京市委会机关干部和民建北京市委会举办的市委会委员学习班上做了学习“五一口号”报告,还在民建北京市朝阳区、民建海淀区、民建丰台区工委做纪念“五一口号”报告。

感谢《团结报》赋予我这个平台,使我有了机会宣讲“五一口号”。宣传中共领导人和民主党派领导人肝胆相照的合作关系,宣传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民主人士在不同历史时期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贡献,感谢《团结报》给了我机会。

为纪念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我在《团结报》发表了《邓小平给资本家“脱帽加冕”》和讲述邓小平岳父浦在廷的《爱国实业家浦在廷》的文章,这两篇文章被许多报刊转载。在《爱国实业家浦在廷》的编者按中介绍说:“浦在廷是一位爱国实业家,始终抱着实业救国的理想和追求,积极追随、支持孙中山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他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父亲,他的进步思想教育和影响了子女,子女们都参加了革命活动。”其中之一就是浦琼英,1938年因工作需要改名卓琳。在《团结报》副刊中,我还发表了《毛泽东与李烛尘的交往》《孙起孟——民建工商联卓越领导人》等纪念文章。

为配合重大的纪念活动,《团结报》组织了许多有分量的文章,这也是《团结报》的特色之一。在编辑们的支持下,我也写过纪念文章,再次表示感谢。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前后,我在《团结报》发表了《抗战胡子胡厥文》《章乃器为抗日必胜呐喊》《为抗日部队筹措军粮的孙晓村》等文章;此后为揭露侵华日军的罪恶,我还发表了《日伪统治时期的东北工商业》《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工商业》《侵华日军的细菌战》等文章。在《侵华日军的细菌战》一文中深刻揭露了侵华日军的关东军731部队、关东军100部队、华北1855部队、华中荣字1644部队、华南波字8604部队等细菌部队的滔天罪行。初步统计,这些细菌部队在我国63个大中城市都有细菌部队分部,在我国20多个省市实施了细菌战,这些细菌部队的罪恶罄竹难书。文章发表后,我的一位朋友打电话对我说:“原来只知道731部队是细菌部队,现在知道了侵华日军到哪里细菌部队就到哪里,太惨无人道了。”

编辑和记者,读者和撰稿人,为了共同的事业,凝聚了同志情、朋友谊。让我们一起为《团结报》和“团结报人”点赞吧!

[责任编辑:吴家珍]